分享到:

抗肿瘤血管生成治疗癌性腹水有潜在应用价值

本报讯 56岁的林先生患晚期胃癌,肝、脑多处转移伴肠梗阻及大量癌性腹水,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肿瘤科采用静脉化疗联合血管内皮抑制素靶向治疗配合腹腔直接灌注对其进行治疗,患者病情稳定,腹水消失,提示抗肿瘤血管生成疗法、腹腔灌注血管内皮抑制素治疗顽固性癌性腹水可能有潜在的应用价值。 $$    肖主任组织全科医生对患者病情及外院治疗情况进行综合分析,他们认为单纯采用常规化疗对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08-12-26
《中国药房》2018年06期
中国药房

癌性腹水模型制备方法及在中医药作用机制研究中的应用

癌性腹水,又称恶性腹腔积液,是中晚期癌症常见的临床表现之一,其发生机制非常复杂,主要是由于恶性肿瘤渗透物或分泌物侵犯浆膜,引起腹膜腔液异常累积,从而导致腹水贮留[1-2]。癌性腹水具有量大、顽固、反复出现的特点,且治疗困难、预后差,严重降低了患者的生存质量;其发病和加重会导致患者异常腹胀和胸腔压迫,且通常为不良预后的信号[3]。目前,临床上已经使用各种治疗策略以缓解这一癌症并发症,如用于缓解症状的简单腹水引流、利尿药、水盐控制摄入和输注白蛋白,以及用于治疗相关恶性肿瘤的化疗配合反复穿刺抽液和手术等[4-5]。然而,由于上述治疗方式的作用时间短,以及不可避免的副作用如肠梗阻、脓毒症和感染等,故并未取得令人满意的效果。因此,迫切需要更有效和安全的治疗方式来减轻癌性腹水患者的痛苦并延长其生存期。近年来,中医药在癌性腹水的治疗上已取得初步成果,如研究发现甘遂、京大戟、芫花等单味中药和十枣汤、舟车丸等中药复方在治疗腹水和改善患者生存状况方...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中西医结合影像学杂志》2017年05期
中国中西医结合影像学杂志

癌性腹水体积评估方法的研究进展

癌性腹水,又名恶性腹腔积液,是恶性肿瘤发展至腹腔或全身引起的腹腔脏壁层腹膜发生病变所导致异常聚集的腹膜腔积液,是中晚期癌症常见的并发症之一。癌性腹水的发生率约占各种疾病引起腹水的10%[1],其中最常见的是肝癌引发的癌性腹水,约75%的肝癌患者和16%的胃癌患者合并腹水[2]。癌性腹水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及预后。早期研究[3]认为癌性腹水是肿瘤细胞阻塞膈下淋巴管,淋巴回流受阻,水和蛋白吸收减少;肿瘤细胞侵袭腹壁、肠壁和腹膜,血管内皮细胞受损,血管通透性增加;肿瘤引起的营养不良、低蛋白血症使血浆胶体渗透压降低致腹水大量产生,因机体循环血量减少,进一步刺激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导致水钠潴留。目前研究[4-6]认为癌性腹水的形成还有免疫调节剂[白细胞介素-2(IL-2)]、肿瘤坏死因子(TNF)及诱导血管通透性的因子[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和基质金属蛋白酶(MMPs)]等的参与。VEGF不仅增加毛细血管网的通透性,还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中医药科技》2014年04期
中国中医药科技

癌性腹水的中医药治疗概况

癌性腹水是许多肿瘤的并发症之一,包括肝癌、胃癌、卵巢癌及其他肿瘤,其最初对患者的基本生活影响不大,随着病情的恶化,往往影响生活,加速死亡,有效控制腹水对提高患者生存质量、延长生存期有重要意义。癌性腹水归属中医学“臌胀”范畴,中医药治疗癌性腹水具有优势,是其综合治疗中不可缺少的手段之一。现将近20年来中医药治疗癌性腹水的临床研究进展综述如下。1中医对癌性腹水的认识癌性腹水属于中医“臌胀”范畴。有关记载最早见于《灵枢·水肿》,古人将其列为“风、痨、臌、膈”四大顽症之一。中医学认为,“臌胀”之成,系病久正虚,气血水液运行受阻,水积于腹而形成,病机表现为虚实夹杂,行气活血利水为其传统治疗方法。国内著名中医抗癌专家王三虎教授在挖掘前人古藉经典的基础上,结合自己多年来治疗恶性肿瘤的临床经验,总结出其基本病机:气机滞涩,湿热毒浊凝滞三焦水道,本虚标实[1]。赵钢等[2]认为消化道肿瘤所致大量腹水,其病机为久病伤气,气虚不能行血而致血瘀,气虚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护理研究》2014年20期
护理研究

皮硝外敷治疗癌性腹水的效果观察

癌性腹水是指恶性肿瘤病人发生腹腔积液,是各类癌症晚期常见的临床表现[1],多见于妇科恶性肿瘤、肠癌及胃癌[2]。中医学认为癌性腹水的发生是病久正虚、气血水液运行受阻,水积于腹而形成的[3]。大量腹水可引起腹胀、腹痛、活动受限及呼吸困难等,影响病人的生活质量。积极治疗腹水、减轻腹胀症状,对减少病人痛苦、改善生活质量、促进康复有着重要意义。选择本科室2012年5月—2013年5月癌性腹水病人31例,给予皮硝外敷治疗。现将结果报告如下。1对象与方法1.1对象选择2012年5月—2013年5月在我院肿瘤科进行皮硝外敷治疗的癌性腹水病人31例作为观察对象。此31例病人长期使用利尿剂,治疗效果不理想,加用皮硝外敷治疗。在观察期间,病人的病情均较为稳定,无急剧变化。男21例,女10例;年龄(66.13±8.72)岁。其中肠癌12例,胃癌11例,肝癌7例,非霍奇金淋巴瘤(NHL)1例。癌性腹水诊断标准参照1988年福州全国腹水研讨会的诊断建议,...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实用中医药杂志》2012年08期
实用中医药杂志

癌性腹水辨治体会

癌性腹水是恶性肿瘤晚期常见并发症。目前西医治疗癌性腹水主要采用利尿、腹水抽吸、腹腔内化疗、静脉补充白蛋白、保护肝肾功能等方法[1],中医治疗癌性腹水有一定的比较优势。现将辨治癌性腹水经验总结如下。1实证气滞湿阻:多见于肝癌。表现为腹胀,拒按,肋下胀满,疼痛(有一定游走性),纳差,肛门排气稍多,小便短少,舌苔白腻。治以疏肝解郁、行气利水,方用柴胡疏肝散加减。醋炒陈皮15g,柴胡15g,茯苓15g,泽泻10g,川芎10g,枳壳10g,芍药10g,炙甘草6g,香附10g。湿重可重用茯苓、泽泻并加猪苓等增强利尿排水作用。寒湿困脾:表现为腹胀如囊裹水,得热可稍舒缓,甚至颜面及下肢浮肿甚,小便量少,大便稀溏,食欲不振,舌苔白腻,脉沉缓。因寒湿困阻中焦,脾阳不运,水湿不行,聚集于腹部而成[2]。治以温中健脾,行气利水。方用实脾饮加减。白术15g,厚朴10g,木瓜6g,木香10g,草果5g,大腹子5g,茯苓15g,干姜10g,制附子6g,炙甘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