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263首次涉足海外电信运营

2008年12月,北京。一份战略合作协议被正式签署。这是首份境内民营电信企业与北美电信运营商达成合作的协议,把主角之一的263网络通信股份有限公司,推向舆论关注的风口浪尖。$$电信运营“走出去”民营资本“发声” $$    当下,“中国拥有世界最大的固定电话网,拥有世界最大的移动通信网,拥有世界最大的互联网”,中国电信市场作为全球最大并且开放最早的行业之一,但相较于其他IT、家电等国际化进程还不错的行业,多年来在“走出去”战略方面的表现却乏善可陈。 $$    尽管2007年2月,中国移动成功收购了米雷康姆(Millicom)所持巴基斯坦巴克泰尔(Paktel)公司88.86%的股份,终结了中国电信运营商“走出去”屡战屡败的局面,但作为中国通信业重要组成部分的民营资本在“走出去”的战略中长期“失声”,直到263与iTalk的合作达成,让外界真正意识到中国的民营电信企业不仅可以走出去而且还能成为海外基础电信运营商。$$“借船出海”...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09-01-07
《现代经济信息》2014年20期
现代经济信息

新形势下中国电信市场营销问题及策略创新

一、电信市场的概念、特征及其发展趋势(一)电信市场的概念所谓电信市场,从整体上来说,它延续市场的定义,即指电信产品交换关系的总和,包括产品实体和服务、交易主体和各利益相关者之间的交换关系。根据电信市场的概念可知,电信市场的形成需要具备三个条件:交易双方对象、交易的产品和服务、交易条件。这三者之间关系紧密且缺一不可,它们共同作用形成电信市场。(二)电信市场的特点由于电信产品的特殊性,电信市场除了具有一般商品市场的共有特性外,还具有自身的一些特点。从服务对象角度来说,具有广泛性和区域性;从对国民经济影响来看,具有相关性;从消费者对电信产品的需求来说,具有连锁性,表现在消费者对电信产品的连锁需求和电信产品需求本身具有连锁性;从产品实虚角度来说,具有“二次性”,可为消费者提供信息传递服务;从企业生存状况和经营方式角度来说,电信市场具有竞争性和高度垄断性,且两者长期并存。因此,电信企业需通过对电信市场独有特点进行了解和分析,有针对性地制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集体经济》2011年34期
中国集体经济

中国电信市场竞争的基本判断及政策含义

一、引言中国电信市场体现出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在结构方面,移动市场中国移动一家独大,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市场份额以及净利润都小于竞争对手。固定电信市场中,中国电信市场份额高于中国联通,但是由于中国固定网络运营商在2001年后形成了行政性的区域分割的市场结构,以及在2008年实施的“5合3”电信市场结构改革,导致中国联通主导北方市场,中国电信主导南方市场。固定网络之间的替代性与移动网络之间的替代性相比要小得多,固定电信网络市场在北方区域内和南方区域内的竞争结构类似于移动和联通在全国的竞争结构。也就是说,从全国的层面上来看,中国移动处于移动通信市场的主导地位;从北方(南方)区域内来看,联通(电信)主导固定通信市场的主导地位。在接入价格方面,中国电信市场中接入价格(网间结算价格)是采取政府强制定价的方法执行的,各个运营商没有权力就接入定价进行谈判。固定网络与固定网络之间采取的是互惠的接入定价方法。固定运营商与移动运营商之间是非对称的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通讯世界》2008年12期
通讯世界

2009年:中国3G的期待

最近,工信部李毅中部长关于3G牌照发放的明确表态,印证了2。。g年将成为“中国3G年”的关注。2009年,中国电信市场将有什么期待呢?如果我们把眼光放到全球,就会发现2009年的全球电信市场比较悲观。以最有前景的无线通信投资为例,在经历几年的平缓增长之后,2009年将迎来两位数的负增长。电信行业越来越感受到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的影响。^T&丁发行商业票据融资失败,折封出运营商在未来投资上将采取保守和谨填的策略。设备商将首当其冲的受到其影响,北电、摩托罗拉、诺基亚西门子等国外设备商都已经宣布了裁员计划,华为、中兴通讯等海外业务比例比较高的国内厂商也面临着重重压力。用3G拉动内需、促进经济增长有着积极意义,根据李毅中的估计,明年至少有2000亿的3G投资。现在3家运营商已经直接或者间接的公布了投资计划,例如联通是打算未来两年投资100。亿,电信是未来3年用80。亿改造cDMA网络,中国移动则是打算到2011年将丁D履盖到95%的地市。...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经济科学》2008年06期
经济科学

中国电信市场的去垄断改革与技术进步

一、引言自从1998年中央政府开始强力推行电信市场的改革以来,中国电信市场在短短的几年之间,经历了市场结构的剧烈变化,其中,最为显著的改变是市场结构的去垄断,以及由此而产生的产品创新热潮。但是,总有不少人担心,市场结构的剧烈变化会导致我国电信市场的恶性竞争,而这种恶性竞争会带来市场效率的显著下降。正是基于这种担心,原国家信息产业部曾经明文限制“小灵通”的发展(当然,后来还是明智地取消了禁令)。关于市场结构的去垄断是否导致了我国电信市场的恶性竞争,本文并不直接予以讨论。本文所关心的问题是,市场结构的去垄断改革,是否促进了我国电信市场的技术进步,也就是说,不管是否存在恶性竞争,电信市场的改革是提升还是抑制了我国电信市场的效率。显然,只要市场效率得到了显著的提升,对恶性竞争的争论便不再重要了。为了回答这一问题,我们需要对近几年来中国电信市场的效率变化和技术进步进行定量的测算。如果改革促进了市场的技术进步,则改革就是有效率的,对恶性竞争...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中国软科学》2008年02期
中国软科学

中国电信市场改革效率之消费者福利分析

一、引言自1998年初国家信息产业部成立以来,中国电信市场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制度变革。首先是政府部门的职能由过去的亲自经营电信业务,转变为纯粹的行业监管部门,在电信市场实现了政企分开;其次,电信市场结构由过去的独家垄断经营,转变为多家运营商的彼此竞争,实现了电信市场的去垄断;其三,竞争的引入,刺激了电信企业的产品创新,实现了电信产品的多样化,掀起了以技术创新为先导的产品创新浪潮;其四,电信行业迅速发展壮大,成为对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影响巨大的行业。然而,如何看待和评价中国电信市场的这一变革过程,一直存在着相互矛盾的观点。一方面,人们承认电信改革打破了行业垄断,规范了政府行为,取得了较大的经济效果;另一方面,人们又认为变革带来了电信市场的无序与恶性竞争,导致了电信资源的浪费和效率的损失。这两种显然彼此矛盾的观点,反映了人们对效率概念的混淆。从福利经济学的观点看,效率是指以最小的社会成本代价获得最大的社会经济产出。衡量效率的标准尺度...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