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情感机器人:技术与伦理的双重困境

3月23日,日本研发的仿真“美女”机器人HRP-4C在东京的日本时装周上闪亮登场。“她”身高1米58,含电池重43公斤,大眼睛,鼻子小巧,外表和普通日本女性并无差别。这个特殊的“模特儿”不仅会走路,会说话,还能做出高兴、惊讶等多种表情。 $$    随着科技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机器人被应用在军事、工业、教育等领域。4月12日,一家机器人专营店在北京中关村鼎好电子市场正式开业。几万元的科教机器人、酷似科幻片《机器人总动员》里的伊芙的电脑伴侣机器人……以前只能在电视、小说中看到的机器人就这样真切地来到人们生活中。然而,对于它们的到来,人类真的准备好了吗?如果有一天我们生活在充满机器人的世界中,甚至拥有外表酷似人类而且无条件爱你信任你的机器人爱人,又会对人类伦理带来怎样的挑战? $$    ———现状——— $$   机器人逐渐进入人类生活 $$    自从1818年玛丽·雪莱创作出世界上第一部科幻小说《弗兰肯斯坦》》(又译《科学...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09-04-21
《创新作文(初中版)》2016年08期
创新作文(初中版)

城市留守儿童同样值得关注

搜热词:留守儿童陪伴物质与精神说到“留守儿童”,我们下意识地就会想到那些父母在城市打工,只能和爷爷奶奶相伴,在物质上和精神上面临双重困境的农村未成年人群体。其实,在繁华的城市里,同样也有留守儿童,这就是“城市留守儿童”。城市留守儿童往往享受着良好的物质条件,也能够接受优质的教育,得到身边亲人无微不至的照顾,但是和农村留守儿童相同的是,他们的父母在外地工作,无法陪伴在他们的身边。所以,从精神层在前不久的小长假中,郑面来说,城市留守儿童和农村留守儿童面临着一样的精神困境。很多茜向单位请了3天假,回到老城市留守儿童的父母,也觉得在感情上亏欠了自己的孩子,便想在物家。这一次,她可以和5岁的质上加以弥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现代乡镇》2003年06期
现代乡镇

农民:职业、身份的双重困境

中国农民用占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世界上22%的人口被誉为奇迹。然而在很长时期内有个问题很多人始终没弄清楚,农民究竟是职业,还是身份? 如果有人问农民是劳动者吗?毫无疑义;如果再问一句:“五一劳动节属于农民吗?”就可能是个问题。因为在我国,“农民”这个词,更多的意味是一种身份,而且是连农民兄弟自己都不便启齿的职业。 有人说:“石头是城市的本质,就像土地是农村的本质一样。”可是他不会想到,城市与农村的本质区别还在于,与其他劳动阶层比,同为劳动者的农民,却遭遇介于职业、身份之间的暖昧与尴尬。 农民究竟是一种职业,还是身份?很多人都问过,可是确切的答案却一直模糊。〔三农]................ 在相当长的时期里,农民是被当作一种与生俱来、难以改变的身份,这是中国独特的社会阶层现象。而这在国外是不存在的,在西方国家.农民仅仅是一个职业概念.指从事农业劳动的人们。 建国初期建立的城乡二元结构,把公民硬性地“农业人口”与“非农业人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师道》2006年01期
师道

单纯与复杂的双重困境

教会我们的孩子单纯又如何呢?我们的社会如童话一样单纯吗?若干年后单纯的他们将走向社会,他们能在这个社会生存吗?《寻找一份真爱的感觉》中的萧萧没有能找到那份感觉,而是进了精神病院,不知道多少年后她才能平复心中的创伤。又想起《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单纯的理想以及个人无法跟社会对抗。小四无法改变或者拯救小明,因为他无法改变那个社会。也许我们应该让男孩子学会打架,因为他们以后在商场要打,在官场也要打,何以在这个充满打的社会要禁止孩子打架呢?教会了他们忍让,也许有一天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个麻木的甘为奴隶的人。当不同的声音被强行压制后,男性精神也被彻底的阉割了。我们的教育和这个社会真正协调吗?今天的教育适合明天的发展吗?想到《寻找一份真爱的感觉》中的萧萧,我悲哀。她在一个知识分子的家庭中长大,从小品学兼优,父母不允许她和男孩子交往,她自己说她连男生坐过的凳子都不敢坐,单纯透明而易碎。她两次恋爱的失败几乎让她崩溃,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师道》2006年01期
《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3期
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行政信用制度化的双重困境及其破解的前提条件

如何消解行政不作为、乱作为和行政腐败等行政失信问题,是行政信用研究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一些论者张扬的行政信用制度化,[1]似乎是解决行政失信问题的必要途径,然而,深入分析不难发现,行政信用制度化潜涵着双重内在困境,从而并不能独立地解决行政失信问题。行政信用制度化只有以行政绩效制度化为基础和前提,才可能有效消解其内在困境,进而才可能有效保障行政信用。这就需要“上升到形而上的范畴和变量的高度”[2],深入解析“行政绩效制度化”这一范畴提出的必要性及其约束变量,对问题作深入的学理分析和严密的逻辑阐发。一、行政信用制度化的本质属性及其双重困境制度作为“一个社会的游戏规则”,作为“为决定人们的相互关系而人为设定的一些制约”[3]1,作为“集体行为控制个体行动”的“一种普遍的原则”,[4]87普遍、稳定而强制性地约束和调控着社会生活,使社会生活内容规范化、定型化、模式化和具有可预期性。但制度毕竟并非个人内在自觉要求,这决定了个人对制度具有伺...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IT经理世界》2006年05期
IT经理世界

双重困境

成长乏力犹如锅底的炉火,资本突围的屡屡碰壁又像是那个密不透 风的锅盖…… 北可能真的躲不过去了! 看 到力、公染上欧洲代理商发来的 讨论文件原稿,浙江大虎打火 机有限公司茁事长周大虎心情非常沉重。 那是欧盟安全消费委员会正在制订的一 份关于烟具消费方面的立法草案。 虽然早在2005年底周大虎从商务部 就已经得悉此事,但2006年2月14日下 午,新立法讨论文稿摆在他面前时,他还 是非常震惊,因为文稿中的几项规定无 疑将中国烟具企业向欧盟的出口宣判了 死刑。 新的讨论文稿规定,生产厂商必须 要在欧盟各国建立维修点,对利润微 薄的打火机产业来说,在人力成本昂 贵的欧盟建立维修点,无疑会让国内 烟具企业的成本优势丧失殆尽,也意 味着只有高档(豪华)打火机才有发展 机会。但附加条款中.豪华打火机要有 五年使用期才能进人市场,而由于打 火电池等技术问题没有解决,即使日 本等国家的高档打火机,使用寿命也 达不到五年。 从1987年温州人做出...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