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美开发神经修复新型复合材料

本报讯 纺织行业中,经常会将自然纤维与人造纤维混合,以生产更高级舒适的服装面料。美国华盛顿大学的研究人员利用同样方法,将壳聚糖与聚己内酯混合,创造出一种兼备自然材料生物特性和人工材料机械韧度的新材料,不仅可作为神经修复用的神经导管材料,在生物医学的其他领域也具有光明的应用前景。该研究成果发表在近期《新材料》杂志网络版上。 $$    神经导管是外科手术中用来缝合神经的常用材料,除要求具有生物相容性外,还要能够在溶液中保持稳定状态,不易塌陷、断裂。目前常用的神经导管是由胶原蛋白(一种提取自动物细胞的结构蛋白)制成,不仅昂贵,而且有可能触发人体免疫反应,在潮湿环境中也会变得脆弱易损。 $$    为解决这个问题,华盛顿大学的张泌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09-06-20
《中国临床康复》2006年45期
中国临床康复

神经修复导管的材料学及制备方法

0引言神经系统一旦受到损伤,受其支配的器官正常功能也会随之受到影响,且只有在神经得到完全修复的情况下,器官的正常功能才能得到完全的恢复。周围神经的损伤与再生的研究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最近证明脊髓也是能再生的。神经再生复杂,其过程涉及多方面,包括神经导管、生长因子、雪旺细胞,以及神经再生的评价。神经导管在神经修复中至关重要,理想的神经导管应该为受损神经创造一个既有桥接诱导作用、又具有使受损神经免受周围组织机械的或组织学影响的屏障作用、并能从中得到充分营养的微环境。管壁的孔径以5~30μm为宜,孔径小于5μm,细胞及组织无法繁殖,超过30μm,管外生物细胞容易侵入。神经导管的结构和性能直接关系到神经修复的效果,本文主要叙述神经修复用导管的材料及其制备方法的研究进展情况。1生物不可降解材料在生物不可降解材料中,硅胶首先被用作人工神经的原料。Lundborg等[1]设计的一种神经导管以硅胶管为外支架,成功引导大鼠再生轴突通过15mm的神...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国外医学(生物医学工程分册)》1987年04期
国外医学(生物医学工程分册)

潜在的神经修复材料硬膜下植入的组织反应

〔Ted GH,et al(2):138(英文)〕B 1 omaterial xgs7;8 许多带电极的神经修复装置、专用联接导线及导线绝缘材料均由金属和高分子材料组成,并植入到大脑或小脑硬膜下,在实验研究和临床应用方面都有报导.Loeb等曾研究了猫硬膜下植入6种金属,14种绝缘材料的组织反应。而本文作者通过猫硬膜下间隙中植入4种潜在神经修复材料,包括3种绝缘材料(HR6os一P、Parylon一C和Pl一2565)和聚合电极材料(MMA/MAPTAC),植入后8~16周观察软脑膜及大脑皮层的组织反应。同时与达可纶网状模型,纯金对照材料和在脑组织中起反应的阳性对照(Ag一AgCI)比较.实验结果发现Ag一AgCI被中等增厚的硬膜复盖,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纤维素/大豆分离蛋白神经导管的优化及神经修复功能研究

周围神经损伤是临床上最常见的创伤性疾病之一,长距离的周围神经损伤常常导致受损神经感觉和运动功能缺失,致残率高,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尽管周围神经损伤后可以再生,但是自发的神经再生通常不完全,功能恢复较差,因此需通过临床治疗以促进神经修复。目前临床上周围神经修复的金标准是自体神经移植,但是存在神经来源有限、供区神经受损和神经大小不匹配等问题,需要寻找新的治疗途径。神经导管能够为神经再生提供结构引导和微环境的支持,从而促进神经再生。目前,已经有多种人工合成材料和天然材料用于神经导管的制备,有些神经导管的修复效果接近于自体神经移植。在深入研究已有神经导管的同时,也有必要开发新的生物材料用于周围神经修复。纤维素是含量最丰富的天然高分子之一,具有良好的生物相容性和力学性能。大豆分离蛋白(SPI)具有良好的生物降解性、生物相容性和可加工性,已经用于伤口敷料、骨组织工程和药物控制释放等领域。在本实验室的前期工作中,成功地使用大豆分离蛋白改性...  (本文共13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内窥镜技术提高周围神经修复疗效的基础与临床研究

第一部分 动物实验内窥镜技术提高周围神经损伤治疗效果的实验研究研究目的通过动物实验,在内窥镜下进行神经探查、神经干动作电位(NAP)检测,并进行镜下神经松解及电刺激治疗,论证内窥镜技术在周围神经手术中的可行性、有效性,为该技术进入临床应用提供依据。材料与方法选用成年雄性比格犬12条,腘窝上2cm切断坐骨神经后一期神经修复,分三组进行不同方法的治疗,A组:内窥镜手术组,于术后2周后每周进行内窥镜下神经探查、松解,缝合口远近端神经干动作电位检测及电刺激治疗,直至神经干动作电位检测显示缝合口有神经再生通过;B组:开放手术组,手术后2周后每周行开放手术,直视下完成与A组同样的神经探查、松解,神经干动作电位检测及电刺激治疗;C组:保守治疗组,作对照。术后随访,观察一般情况与功能恢复,定期进行电生理检查,记录小腿三头肌出现新生电位的时间。术后半年,手术探查神经缝合口局部情况,行术中电生理检测。结果A、B 2组于术后3周测得神经再生已通过神经...  (本文共7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康复理论与实践》2009年09期
中国康复理论与实践

神经修复单元

神经修复学的建立和发展,极大地冲击着中枢神经系统不可修复论这一长期被固守的传统观念,专职或交叉学科内从事神经修复学研究的学者正逐渐成为推动神经修复学规范发展、阐述神经修复学治疗方法和评价神经修复学治疗效果的核心力量[1-3]。神经修复单元(neurorestoratological unit,NRU)或神经修复科(depart ment of neurorestoratology)是实施临床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神经修复的重要单位,并必定有利于提高整体治疗水平。1概念NRU是指在医院一定区域内,针对脑和脊髓各类疾病或损害患者的亚急性期、慢性期和(或)后遗症,具有诊疗规范和明确治疗目标的医疗护理综合体;它由神经修复科、神经外科、神经内科、矫形外科、神经康复科、中医科等多学科专业人员组成。NRU不是一种具体疗法,而是体现以人为本医疗服务理念对中枢神经系统(CNS)疾病患者的科学管理系统,能多学科密切配合,综合治疗,以使患者能最大限度地改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