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们正在变得精神“矮化”

作家梁晓声在人民日报和人民网文化频道“文化讲坛”上,作了“透视当代文化生态”的演讲,其中说道:今天的文化,你必须承认空前的繁荣、空前的丰富、空前的满足大众的欣赏、娱乐的愿望。但是文化本身的功能、品质欠缺。我们好像从来没有过我们的卓别林,考察卓别林那个年代,恰恰是处在美国各阶层矛盾非常复杂的情况下,也经历了美国的几次经济萧条,但是卓别林是温暖的。我们为什么说文艺作品要提升人格,要使人向善呢?我们看到那么样的一个小人物,但是他几乎要使自己变成月光和太阳。他总是在关注别人,照亮别人。他就符合了那样的一种社会价值观。哪怕我穷,我也照样能给别人温暖。没有钱,我可以给微笑,我可以给安慰,我可以表达我的同情。我们也没有我们的秀兰·邓波儿,我们也没有我们的寅次郎。日本的寅次郎一拍拍到300集,社会问题、社会矛盾,包括社会假丑恶方面,在所有的影片中都包含进去了,但是它同时是温暖的。我们也没有我们的《罗马假日》,没有我们的《卡萨布兰卡》。人家是怎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09-08-25
《百花洲》2013年06期
百花洲

虽千万人,吾往也

鲁迅是非常欣赏且心仪狂人的,从他的第一篇白话小说到他临终抱病写太炎先生的怀念文字,我觉得灌注其中的是那种于世俗中不常见的狂放胸次的凸显;鲁迅的早年也不乏这种胸怀,他曾有笔名是戛剑生,“戛然”而起,挥剑前行,这多不类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如赳赳的武林中人;你想象不到弱冠前的鲁迅在南京求学,打马纵横的形象,那种跋扈有点夸张;如要排列一下鲁迅精神谱系里的狂人,有几个是逃不脱的,如庄子、如嵇康、如尼采,如太炎先生,从血管里流出的都是血,从水管里流出的都是水,而鲁迅周身遍布的狂的血脉,我隐隐觉得上游源自太炎先生不少。有人论说鲁迅的文字:如铁笔画在岩壁上,生硬以外,还夹着丝丝尖历的声音,使人牙根发酸,或头顶发火。用这几句来形容太炎先生的文字,也是很适切的,凡是见于章氏文章中者,也可在鲁迅的文章中发现。鲁迅与太炎先生皆逝世于1936年,太炎先生是1936年6月,鲁迅则是1936年10月,两人忌日相隔仅四月有余。太炎病逝于苏州,当时鲁迅隐居于数百...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鲁迅研究月刊》2016年11期
鲁迅研究月刊

在纪念鲁迅诞辰135周年、逝世80周年暨北京鲁迅博物馆建馆6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同志们、朋友们:今天,我们在北京鲁迅博物馆召开座谈会,纪念鲁迅先生诞辰135周年、逝世80周年,深切緬怀鲁迅先生的卓越成就、伟大精神和崇高品格。在此,我代表文化部,向鲁迅先生的亲属和参加会议的各位嘉宾表示诚挚的问候,向为保护鲁迅文化遗产、弘扬鲁迅精神做出重要贡献的专家、学者和文化工作者表达深深的敬意。刚才,几位同志的发言都很好,听了很受启发。鲁迅是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是蜚声中外、倍受景仰的一代文化大师,是中国现代文化史上一座巍然耸立的高峰。“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鲁迅就是自青年时代起就坚定不移地追寻这一梦想的先觉者之一。鲁迅所处的旧中国,民族灾难深重,国家日益贫弱,他以“我以我血荐轩辕”的革命情怀,洞达世界大势,积极探寻中国自身发展的道路,他以纸笔呼号呐喊,以文字记录时代,以“精神界之战士”的姿态,呼唤善、美、刚健的民族脊梁,点燃民众心中的理性之灯。他不懈追求崇高的理想,始终坚定地站...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红旗文稿》2016年19期
红旗文稿

不朽的鲁迅先生

今年是鲁迅诞辰135周年,也是先生离开人世泽东爱读鲁迅的书,1938年1月,他在给艾思奇的80周年。在人世间,有的人活着,却已经死了;有的信中写道:“我没有《鲁迅全集》,有几本零的,《朝花人死了,却依然活着。诚哉斯言!鲁迅就是一位永夕拾》也在内,遍寻都不见了。”上海地下党为他买远活在中国人民心中的伟大的历史人物。来了一套20卷本的《鲁迅全集》,他一直把它放在在20世纪中国,天将降大任于斯人,艰难困自己的办公室,忙中找闲,认真阅读。这套全集一苦、不懈奋斗磨炼出无数杰出人物,毛泽东和鲁迅直伴随他进了中南海,1949年底他出访苏联时,还就是其中两位空前的民族英雄。在我们这个时代,亲手挑选了几本鲁迅的著作带在途中阅读。新中没有一位文学家像鲁迅那样,在他生前身后直到今国成立后出版的《鲁迅诗集》《鲁迅手稿选集三编》天,受到那么多的误解、攻击和亵渎;也没有一位文以及许多单行本,他都读过。晚年他刚做了白内障学家像鲁迅那样,受到那么多革命者、进步...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14年01期
江苏行政学院学报

鲁迅是谁?——鲁迅文化身份的规定性及当代解读的片面性

一鲁迅是谁?这个似乎不应该成为问题的问题,随着对鲁迅截然不同的解读,却真的成了问题。为了争取中国的言论自由,鲁迅以杂文做投枪,投向国民党的文化专制主义,以至后来连小说等纯文学创作与中国文学史研究都弃置不顾。就此而言,鲁迅称得上是一面反专制、争自由的旗帜。以“反对自由主义”而著称的毛泽东①将鲁迅推崇为“现代中国的圣人”,将“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文学革命旗手”、“空前的民族英雄”等美名都送给了鲁迅。而当代颇具自由主义倾向的小说家王朔,在《我看鲁迅》中却认为鲁迅压根就没有思想,小说写得也很一般,“三个伟大”根本就是子虚乌有。[1](P363)诡异的是,尽管毛泽东对鲁迅的评价几乎是空前绝后的高,但是在当代不断有人指出,如果鲁迅活着,那么在毛泽东时代最合适的去处就是监狱。②因为鲁迅那些颇有风骨的精神苗裔胡风、冯雪峰、萧军等人在毛泽东时代不是被批倒批臭,就是真的进了监狱。更为诡异的是,以争取言论自由为第一要务的鲁迅[2](P3...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粤海风》2014年02期
粤海风

浮躁中尤感鲁迅的宝贵

鲁迅是说不完的话题。在大学里,一届一届的学生都会讨论到鲁迅。不久前,有山东大学文学院部分学生约我谈鲁迅。他们事前上过有关的课,也看过当下某些评说鲁迅的论作,讨论之前做了准备,所提的问题大都带有某些普遍的困惑。我们彼此围绕如何理解鲁迅精神的当代价值等问题,进行较深入的交谈,我也根据自己的理解,回答了学生的问题。后来访谈记录刊印在本校研究生的内部刊物上。近日翻阅这篇记录,觉得有些意思,不妨整理一下发表,也可看看当代青年在哪些问题上比较关心鲁迅,他们又可能怎样去接受这份精神遗产。学生问:1936年10月19日,鲁迅在上海逝世时,上海民众将绣有“民族魂”三个大字的白绫旗覆盖在鲁迅的棺上,尊称鲁迅为“民族魂”,以表达对鲁迅的崇高评价,将其视为民族崇高精神的代表。当然,人们对“民族魂”的理解各有不同,但基本上应该不会偏离不屈不挠的韧性战斗精神、英勇无畏的牺牲精神、为祖国独立和民族解放肯于奉献一切的爱国主义精神这些主线。总之,鲁迅已经被树立成...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