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2009年“中国基础研究十大新闻”揭晓

本报北京1月13日电 (记者陈磊)由科技部基础研究管理中心开展的“中国基础研究十大新闻”的评选今天在京揭晓,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重大改造工程、实验证实诱导性多能干细胞具有发育全能性等新闻榜上有名。$$    根据专家无记名投票统计结果,评选出的2009年度“中国基础研究十大新闻”分别是: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重大改造工程通过国家验收,查明中国陆地生态系统的碳平衡状况,揭示A1型短指症致病机理,发现β-抑制因子-2复合体信号缺损可导致胰岛素耐受,实验证实诱导...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10-01-14
《科技与出版》2008年04期
科技与出版

2007年中国基础研究十大新闻

“2007年度中国基础研究十大新闻”依次是:1.我国首颗探月卫星嫦娥一号发射成功并顺利传回探测数据;2.在多光子纠缠和光学量子计算的实验方面取得新进展;3.合成出室温条件下具有超大塑性的块体金属玻璃材料;4.找到保存在滞育卵囊中的胚胎化石和6.3亿年前的动物化石;5.合成出具有高电氧化催化活性的二十四面体铂纳米晶;6.证实CASP8基因启动子的一个六核苷酸插入/缺失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科技奖励》2017年11期
中国科技奖励

渐入佳境的中国基础研究

度持续飙升,人才待遇空前提高。项目主持人年轻化趋势明显,如科学基金面上项目主持人的平均年龄近5年每年年轻1岁。国际合作对中国的期盼出人意料。我国在国际科学合作网络中已从2009年处于第一近邻圈的地位,上升为2014年的次中心位置。中国已成为各种国际学术会议的热门选会地址。国际科学合作方已从应对式的被动合作转为期盼式的主动合作。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已与49个国家或地区的91个机构签署了合作协议或谅解备忘录。我国主导的“支持科学人才合作,共创‘一带一路’未来”国际研讨会,吸引了30多个国家或地区的科研资助机构参加。当前,中国基础研究渐入佳境,也应坚持4个“自信”:一是道路自信。中国基础研究的发展道路已在摸索中形成。一要坚持“筑探索之渊、浚创新之源、延交叉之远、遂人才之愿”的发展方向;二要把握“聚力前瞻部署、聚力科学突破、聚力精准管理”的战略导向;三要遵循“总量并行、贡献并行、源头并行”的发展节奏。二是理论自信。要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技导报》2017年02期
科技导报

中国基础研究:从跟随到领跑

中国的科学研究正蒸蒸日上,越来越多的研究成果已经追上世界脚步甚至达到“领跑”水平。1月9日,2016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员赵忠忠贤贤与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屠呦呦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赵忠贤因高温超导领域中的突出研究而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超导的发现始于1911年,荷兰的H·卡茂林·昂内斯发现将汞冷却到4.2 K(-268.98℃)时,电阻突然消失,这称之为超导态。物理学家麦克米兰曾根据传统理论计算断定,超导体的转变温度一般不能超过40 K(约-233℃),这个温度被称为“麦克米兰极限”。1975年,赵忠贤从英国剑桥大学进修归国后,凭借敏锐的“嗅觉”提出具有很大挑战性的研究——探索高温超导体。1977年,他指出结构不稳定性且不产生结构相变可以使临界温度达40~55 K,并提出复杂结构和新机制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可达80 K。1987年,赵忠贤的研究团队取得重大突破,在钡-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科技论坛》2017年03期
中国科技论坛

关于中国基础研究经费强度的几点思考

当前对于中国基础研究经费的讨论异常热烈[1-4],学术界普遍认为基础研究经费与科技经济发展水平不相适应,要求提高基础研究经费,其中,比较典型的观点是中国基础研究经费强度(即基础研究经费占全社会R&D经费比例)不到5%,与OECD国家普遍15%~20%的差距较大,建议到2020年把基础研究经费强度增加到10%或8%。判断中国基础经费强度是否偏低,多高才是合理的,需要澄清几个问题。第一,判断当前中国不到5%的基础研究经费强度高低的依据是什么?第二,将中国目前的基础研究经费强度直接与OECD国家进行比较以确定差距是否合理?第三,设定2020年中国基础研究经费强度目标的依据是什么?回答这些问题,核心是如何选择合理的比较和判定基准。1基础研究经费的统计口径按照中国统计局的定义,基础研究是指“为了获得关于现象和可观察事实的基本原理的新知识(揭示客观事物的本质、运动规律,获得新发展、新学说)而进行的实验性或理论性研究,它不以任何专门或特定的应...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科技与经济》2017年04期
科技与经济

日本“诺贝尔奖计划”对中国基础研究发展战略的启示

诺贝尔奖是国际社会对基础研究领域最高层日益显示出其重技术轻科学、缺乏创造性、忽视基次智力活动的评价和奖励方式之一,是当今社会公础科学研究等弊端。为此,日本在1993年提出要把认的科学成就的最高象征[1]。获得者数量一直以基础研究摆在国家发展的重要位置,1995年颁布来也是衡量一个国家科技水平的重要指标,世界各《科学技术基本法》,明确提出“科学技术创新立国”国都以积极的态度关注着本国的诺贝尔奖获得情的基本国策,并制定了两个为期五年的《科学技术况,并不断更新制定相应的国家科技战略与政策,基本计划》,在第二个基本计划当中提出要在50年以期尽可能多地获得诺贝尔奖,获得全世界对本国内获得30个诺贝尔奖的大胆构想,也就是著名的科技水平的认可。据统计,截至2016年全世界共有“诺贝尔奖计划”。590人次获得过诺贝尔科学类奖项。诺贝尔科学奖1.1日本“赶超型”发展的传统获得者主要集中在几个发达国家:美国(266)、英国从百年诺贝尔奖历史上看,曾...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