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能得人和事不难”

谷超豪教授于1988年2月出任中国科大校长。当时,谷先生的一些朋友,包括国外一些学者,得知他出任中国科大校长,都说科技大学是一所非常重要的学校,向他表示祝贺。谷先生说:“我也感到很荣幸。我打电话给陈省身教授,因为要来科大不能如期访美国加州,他说:‘应该,这件事很重要。’”$$    谷先生在这一“很重要”的岗位上抓的一件很重要的工作,就是推动中国科大的非线性科学研究工作。$$    推动成立中国科大非线性科学联合研究中心$$    20世纪60年代以后,由于计算机的广泛应用和由此发展起来的“计算物理”和“实验数学”的方法的利用,人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世界在本质上是非线性的,要想更加深刻地理解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各种现象的本质,就必须研究十分复杂的非线性现象,并由此逐渐形成了贯穿物理学、数学、天文学、生物学、生命科学、空间科学、气象科学、环境科学等广泛领域,旨在揭示非线性系统的共性、探讨复杂性现象的新的科学领域“非线性科学”。$$ ...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10-01-15
《科技传播》2018年19期
科技传播

中国科大打造“三无四有”科研环境

在刚刚公布的2018年度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建议资助人名单中,毕业或任教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以下简称中国科大)的“80后”占比之高引人注目。目前,中国科大拥有“青年千人”“国家优青”“青年拔尖”“青年长江”这“四青”人才不重复统计217人,在该校高层次人才中占比超过50%,引进入选数居全国高校前列。中国科大整体体量较小,又地处中部城市合肥,能在人才引进上获得优异数据,其原因的确值得思考。“在人才队伍建设上,我们坚持引进、稳定、培养三者并重。”中国科大人力资源部部长褚家如这样说。年轻人的沃土从“百人计划”到“千人计划”,再到“青年千人计划”,中国科大的入选人数一直排在全国高校前列。褚家如表示,数年来,中国科大坚持在海内外举行的各类学术会议上介绍学校的学术人才需求,并适时举办人才交流会,同时启用各种宣传、推荐渠道,严把入口关,在人才归国后又给予他们灵活的支持政策,使得学校稳定保持了高水平的学术竞争力。中国科大还利用“985工程”支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前沿科学》2017年02期
前沿科学

中国科大细胞力学研究获进展

近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工程科学学院近代力学系、中科院材料力学行为和设计重点实验室教授姜洪源团队深入研究了细胞的动态粘附和脱粘过程,相关研究成果以Shape and Dynam-ics of Adhesive Cells:Mechanical Re-sponse of Open Systems为题,在线发表在5月19日的《物理评论快报》上[Phys.Rev.Lett.118,208102(2017)],博士生杨月华为第一作者,姜洪源为通讯作者。细胞粘附是生物学中的基本现象。理解细胞粘附和脱粘的力学生物学机制,对理解细胞迁移、硬度感知、胚胎发育、细胞分化等生命现象并进一步指导改进细胞力学性质的测量方法与精度,具有重要意义。然而,目前的理论和实验研究总是忽略在动态粘附过程中的细胞与周围环境的物质交换,从而忽略细胞体积和压力的变化,把细胞简化为弹性球体或粘性液滴。在该工作中,姜洪源团队在前期对细胞体积和压力调控机制的研究(Bioph...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青年(珍情)》2017年10期
新青年(珍情)

我在中国科大等你

王初临以全省第二的优异成绩,如愿考上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而曾经与他不相上下、伯仲难分的我,却因发挥失常名落孙山。那个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暑假,并未因为落榜者的伤悲而阻滞“胜利者”的歌舞升平。十年寒窗一举成名,背后隐匿的是起早贪黑的奔跑和孜孜不倦的逐梦,所以当我看到学校电子屏上打出“热烈祝贺我校王初临同学考入中国科大”的庆贺标语时,内心也是由衷钦佩。想来,这样的荣耀,原本有我一份的,可怎奈造物弄人,非要让我与金榜题名失之交臂。在王初临的欢送宴席上,我一言不发。欢悦的觥筹交错并不能消弭我的失落。此时此刻,戎马倥偬的王初临拍拍我的肩膀说,胜败乃兵家常事,这次马失前蹄,今后奋起直追便是,千吗这样萎靡不振?你放心,作为好友,我先去科大探路,看看那里究竟是不是做科研的天堂。反正我们都在这座城市,想念了可以随时见面,你安心复读一年,我在科大等你!我泪眼朦胧地听着王初临的安慰,感觉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不能如愿与英雄同行。复读一年,生不如死,抱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科学新闻》2013年11期
科学新闻

“科学家”的大学

当静下心来体味中国科大的每一座建筑,每一位师生,每一个符号,你会发现,它最初的缔造者,把他们的气质注入到中国科大的每一个元素中。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老北门是暖黄色的。中秋已过,已颇沁凉。穿过这座简单的水泥大门时,却能感受到一丝别样的温度。四下打量,依傍在旁的茂盛紫藤倾泻下来,与中国科大首任校长郭沫若题写的红色校名融为一体。据说,每个中国科大人都对老北门有特殊的感情。只有走过了它,你才算真正被赋予中国科大的名号。沿着这道老北门出发,我们试图触摸科学赋予中国科大的灵魂。两个北门怎么里外有两个北门?作为初入中国科大的人,记者颇为迷惑。仔细端详,临着校外黄山路的新北门是道简单的电动门,只有门口大石上刻着的几个大字才让人知道这是中国科大,很有些理工科的“实用范儿”。顺着新北门往里走上百米,就到了老北门。在建新北门的时候,学校原本决定让老北门“卸甲归田”,没想到师生们却不干了。“老北门没有了那还得了。”现任中国科大学生处处长董雨,当年入学时正...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创新科技》2012年11期
创新科技

四方联手打造中国科大先进技术研究院

10月24日,合肥市与中国科大全面战略合作协议签字仪式暨中国科大先进技术研究院揭牌仪式在合肥市高新区举行。安徽省省长李斌、中国科学院副院长阴和俊、中国科大党委书记许武、校长侯建国等出席仪式,为先进技术研究院揭牌,会上还为8位企业导师代表颁发了聘书。侯建国与合肥市市长张庆军代表双方签署了新一轮全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共同建设中国科大先进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研究院),按照“省院合作、市校共建”的原则,通过对接中科院各科研院所、中科大海内外校友、国际优质科教资源、区域发展战略,促进科技与教育、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科技研发与产业发展、成果转化与金融投资的融合,建设具有国际影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