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不毛碱地变良田,这是啥魔术?

■ 新闻背景$$    碱地是盐碱地的类型之一,它主要分布在我国北方干旱和半干旱地区。一直以来,碱地极大地影响着我国的农业生产和生态环境。无雨水之时,碱土土地严重板结,一道道深深的裂痕纵横延伸,愣是把这一方土地变成了“龟田”;然而,即使下了雨,老百姓也高兴不起来,“龟田”是暂时消失了,摇身一变,却又成了“沼泽”,“你的脚踩进去是根本拔不出来的”。$$    据第二次全国土壤普查资料统计(1996年):我国的盐碱土面积约为 3500万公顷,其中碱土面积870万公顷。由于气候等多方面的原因,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加。碱土土壤不仅不能使作物很好生长,有的还对作物有毒害作用,更有甚者,有的碱化土地寸草不生,长年荒芜。$$    对于碱化土壤、特别是重度碱化土壤,传统的大量灌排法基本无效。因此,对碱土土壤的改良成为农业生态建设中面临的最为棘手的挑战。$$   ■ 将新闻进行到底$$   刘谦因为魔术走红,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徐旭常院士、陈昌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10-01-29
《新疆艺术(汉文)》2019年03期
新疆艺术(汉文)

新时代新疆杂技魔术发展走向刍议

新疆不但是歌舞之乡,而且也是具有悠久历史的杂技和魔术之乡,从古至今新疆杂技魔术自始至终都是中华文化母体的一部分。周代列御寇所撰《列子·周穆王》载:“周穆王时,西极之国有化人来(注:化人,就是幻人,幻术家)。”此人能“入水火,贯金石,反山川,移城邑,乘虚不坠,触实不骇,千变万化,不可穷极”。既已变物之形,又且易人之虑,穆王敬之若神,事之若君,推路寝以居之,引三牲以进之,选女乐以娱之。在《史记·大宛列传》载:“汉使至安息,安息王令将二万骑迎于东界……汉使还,而后发使随汉使来观汉广大,以大鸟卵及黎轩善眩人献于汉。”唐颜师古《汉书张骞传注》也说“眩读如幻同,即会吞刀、吐火、殖瓜、种树、屠人、截马之术皆是也,本从西域来,”可见西域和其毗连的地区不但是佛教的兴盛地,也是世界魔术的最早发源地,是魔术之乡,《文献通考》中说“大抵散乐杂戏多幻术,皆出西域,始于善幻人至中国……自是历代有之”,汉武以后,以各种不同途经东来的“眩人”日益增多,他们进入...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南风》2019年26期
南风

宝安魔术第一人 亮相央视送祝福

中秋期间,深圳市宝安首位近景魔术世界冠军张昱亮相央视综艺频道《中秋大会》,用精湛的才艺致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为全国人民送上暖暖的中秋佳节祝福,受到了广大观众的好评。为了更好地向全国观众呈现中秋佳节的氛围,张昱在宝安区文联和竭力魔术的大力支持下,量身定制了近景互动魔术节目《邀月》。在演出过程中,月饼、美酒、茶叶等中秋节元素贯穿始终,向全球华人送上了满满的祝福。值得一提的是,他精湛的魔术技艺得到了现场观众雷鸣般的掌声,以及广大电视机前观众的一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南风》2019年26期
《杂技与魔术》2018年06期
杂技与魔术

简论魔术设计中的“错误引导”

在魔术艺术中,魔术大师和普通魔术师的差别就在于能否更好地控制动作、语言,转移注意力,引导观众相信他的所作所为。观众跟随魔术师的表达进行判断,思维就会被引入误区,好像走进一个被预先设计好的迷宫,最终对结果产生误判,如此也成就了魔术师精彩的表演。“错误引导”对魔术表演的效果至关重要。逆向思考能力的运用大脑是人体进行信息分析的“处理器”,通过一定的信息处理机制对各感官获取的信息进行分析,指导人体活动。在我们生活中,存在很多被欺骗或被误导的情况,其中对视觉和听觉的信息干扰是最大的。如下面这个小魔术:魔术师告诉观众四个不同花色的牌,让观众记住其中一个花色且不要告诉任何人。神奇的是,魔术师知道观众心里记的花色。这是怎么做到的呢?其实魔术师说四个花色牌时,强调了其中的某个花色——说黑桃的时候声音稍小,说红心时声音大一些,说梅花和方片时声音最小。观众的大脑在下意识中会选择声音大一些的花色,也就是红心。这就是听觉对大脑判断进行干扰的典型例子。还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杂技与魔术》2019年01期
杂技与魔术

江西省举办第一届魔术展演活动

江西省杂协与江西省高校魔术联盟于2018年11月17日在南昌举办了“2018江西省第一届魔术展演”活动。活动旨在传播魔术文化,给高校和社会上的魔术爱好者提供一个锻炼和自我展示的平台。当日上午,在省文联召开了江西省高校魔术联盟与社会各地魔术爱好者交流会。下午则由广州魔术师兼魔术讲师阿man举办了魔术教学讲座,并与魔术爱好者们开展互动、探讨。晚上,魔术展演准时开始。省文联多功能厅内座无虚席,观众对首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杂技与魔术》2019年01期
杂技与魔术

年节中的魔术——从刘谦春晚魔术《魔壶》说开去

在中国人的生活中,春节可以说是一段特殊的时日。春节中,一些人和事是可以不按常理去要求的,比如人可以不工作而整天玩,人可以不客观地相信禁忌和祝颂,平常日子是不行的,但春节可以,因为春节是所有人共同退出现实生活的休整时间。春晚作为春节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和日常表演有所不同。就如同早年京剧界在年尾常常举办让惠于观众感谢他们支持的合作大戏,观众买一次票可以看所有角儿,而为了演这出戏,主角可以当绿叶,大咖们可以互相反串对方的行当,戏可以改着演,以“不一样”的喜感给观众带去节日的自由与欢畅。春晚也类似于这种年尾戏,只是规模大,演员、作品扩大到全国范围以及所有的表演艺术。春晚中的魔术也是这样,需要出奇制胜的风格,既有现成节目的掐尖片段,又有不走寻常路的专属创制。多年来春晚魔术或和传统文化相结合,或和家国情怀相映衬,或打破魔术门类间的界限,或联手艺术中的不同领域,或带着晚会上文体人士,或加入社会话题、科技成果,呈现出种种异彩纷呈的样貌。去年蔡泽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