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水下长城 科技壮歌

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前后历时12年,总投资约150多亿元,最终建设形成两条各约50公里的长堤、犹如水上长城横卧在长江入海口。在进行了3.2亿立方米的基建性疏浚后,全长92.2公里,底宽350—400米,水深12.5米的深水航道已展现于世,国人“打开长江口”百年梦终得圆满。$$    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先后克服了一期工程航道骤淤、二期工程地基土软化、三期工程局部增深困难等重大工程技术难题,借助科技创新力量谱写了一曲振聋发聩的交响乐章$$    序 曲$$    淤泥刚挖出,新的泥沙马上随江水涌进,周而复始,没有穷尽。如同希腊神话中希绪弗斯推巨石上山一样,巨石快到山顶,却滚落山底,再推再滚,生命不息,推石不止。奔涌出绵延不绝的唐古拉山脉,长江一泻千里,出夔门,越巫峡,穿经九曲回环的江汉平原,夺路东去,直入苍茫大海。长江,这条神州大地最为频繁的黄金水道,几千年来,中华儿女在它的两岸繁衍生息,构筑起繁荣的经济长廊,创造了光耀寰宇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10-03-14
《长江技术经济》2018年03期
长江技术经济

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的实践与思考

作为长江水运船舶入海的必经之路,长江口航道是长江黄金水道中通航条件最好的咽喉要道,也是世界上运输货物总量最大、运输最繁忙的潮汐河口航道,更是关系到长江三角洲地区乃至长江流域经济发展的重要战略运输通道。2018年是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正式开工20周年。历经12年艰苦建设,全长92.2km的长江口12.5m深水航道于2010年3月全线贯通,截至目前投入运行8年,已进入全面发挥“黄金效益”的稳定运行阶段。过去20年,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先后经历了一期工程航道骤淤、二期工程地基土软化、三期工程局部航道增深困难,以及维护运行初期航道回淤总量大、维护费用高等多项重大技术难题攻关,取得了一些重要的实践经验与创新认识[1]。在开工建设20周年之际,本文在前人研究及实践的基础上,尝试回顾总结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的建设历程和经验,客观分析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技术问题,有助于进一步明确长江口航道建管养一体化的发展方向,为我国沿海水运工程和潮汐...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国港口》2017年10期
中国港口

长江口深水航道已产生直接经济效益1500亿元

从上海召开的“喜迎党的十九大·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20周年座谈会”上获悉,截至2016年年底,长江口深水航道工程已产生直接经济效益约1500亿元,是工程总投资的近10倍。2016年,长江口深水航道吃水12m以上船舶通过量达到2 057艘次,是2010年的73.7倍。经测算,长江口12.5m深水航道开通以来,年均产生经济效益超100亿元,货运量增加带动GDP增长年均超1 000亿元,拉动财政收入增长年均超200亿元,带动就业年均超10万人。长江口深水航道维护工程费用也在大幅下降,由最高约19亿元下降至目前的低于10亿元。交通运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珠江水运》2015年09期
珠江水运

长江口深水航道现状及实用航法

1.长江口深水航道概况长江口深水航道(简称北槽航道),是指长江口船舶定线制A警戒区西侧边界线至圆圆沙警戒区东侧边界线之间航道,总长约43海里。A警戒区西侧边界线至D12灯浮航道底宽400米,设标宽度550米,D12灯浮至圆圆沙警戒区东侧边界线航道底宽350米,设标宽度500米。北槽航道底宽维护水深为理论最低潮面以下12.5米。2.气象水文上海港气候是属于北亚热带海洋季风性气候,季风风向的变化十分明显。夏季盛行偏南风,冬季盛行偏北风。6级大风每月均有出现,年均60天,风力大于7级的大风年均约42天。上海港每年的5月—11月均可能受到热带气旋(或台风)的影响,其中7月—9月为热带气旋(或台风)活动最频繁的季节,占全年影响总数的78%。大风发生频率较高的风向为偏北和偏南风,最大风速均在20m/s以上。每年4月和5月为第一雾季,10月和11月为第二雾季,年平均雾日28.8天。但是由于近年来空气污染的加剧,使得每年10月至次年5月均为雾季...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水运工程》2015年05期
水运工程

长江口深水航道大风骤淤量的统计与分析

长江口地处太平洋西岸,东濒东海,属北亚热带季风性气候,每年的7、8、9月是台风影响长江口水域的主要季节(约占全年的80%)。长江口波浪主要为风成浪和以风浪为主涌浪为辅的混合浪,其中风浪为主,约占77%,涌浪约占23%,风浪的浪向主要取决于风向,风向的季节性变化必然引起浪向的季节性变化。台风过境,风大浪高,大浪方向一般为NE或NNE,长江口门附近的平均波高约1.0 m,多年平均最大波高为3.0 m左右,年内最大波高可达6.1 m(1970年)。过境台风产生的大浪极易掀起滩面泥沙,水体含沙量大幅增加。在台风期间,特别是台风过后,滩面掀起的泥沙落淤航道,造成航道骤淤。长江口航道发生严重骤淤事件早已有之:1983年长江口南槽铜沙7 m航槽25 km范围内因第10号台风侵袭全线淤浅,次年改走北槽航道至今;1986年第15号台风使北槽航道16 km范围内发生了骤淤,最大淤积厚度达0.6 m[1]。深水航道建成后北槽航道的大风骤淤仍是航道回淤...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水道港口》2014年01期
水道港口

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三期工程获国家级荣誉

本刊从交通运输部获悉,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三期工程荣获2013年度“国家优质工程奖”。2010年3月14日,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三期工程顺利通过了交通运输部组织的交工验收,12.5 m深水航道进入试运行,这标志着我国最大的水运工程也是世界级的大型河口治理工程实现了治理目标。建成的长江口深水航道航道水深由7 m浚深至12.5 m,分阶段延伸至太仓和南京,将激活南京以下10多个港口、250多个万t级泊位。两...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