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变废为宝 生物质背后暗藏“巨资”

“生物质是一种重要的可再生能源,具有悠久的使用历史,但利用方式较为落后。如何在科技创新驱动发展的浪潮中开发生物质的高值化利用技术,是摆在广大科技工作者面前的关键问题。”科技部中国农村技术开发中心主任贾敬敦研究员说。$$5月8日至9日,香山科学会议在合肥召开第625次学术讨论会,与会专家围绕“现代生物质高值利用科学问题”这一主题展开了讨论。$$所谓生物质是指通过光合作用而形成的各种有机体,包括所有的动植物和微生物。生物质能则是太阳能以化学能形式储存在生物质中的能量形式。$$“以生物质为基础的生物制造是绿色、低碳、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模式,若人类仅利用全球生物量的7%,就可以解决资源、能源等难题。”本次会议执行主席之一、南京工业大学欧阳平凯院士指出。$$生物质资源众多,全球生物质资源1700...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技日报2018-05-14
《能源》2018年04期
能源

燃煤联姻生物质困局

管控的缺失会引发一些煤电企业不使用生物质,致使燃煤“掉包”骗补的情况频发。因资源分散、堆密度小、收储半径长、管理成本髙等原因,同为可再生能源的生物质发展相较于风电与光伏一直不愠不火,致力于解决秸杆田间焚烧致霾的愿景也迟迟未能实现。如今,乘着政策东风,生物质发电正不断开辟“用武之地”。2017年12月4曰,国家能源局、国家环境保护部联合下发《关于开展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技改试点工作的通知》,此举被业内解读为煤电与生物质的联姻,生物质将“借煤电之力实现规模化发展”。《能源》记者采访多位业内人士获悉,煤电与生物质联姻是多方共赢的“必然选择”。从生态学角度出发,生物质的发展初衷即为降煤。我国能源结构深度调整,2030年需达到非化石能源发电占比不低于50%的目标,煤电转型升级压力倒逼煤电另寻“生路”。其次,《通知》表示,燃煤耦合生物质旨在兜底消纳农林废弃残余物、生活垃圾以及污水处理厂水体污泥等生物质资源,破解秸秆田间直焚、污泥垃圾围城等难题...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能源》2018年04期
《中国沼气》2018年03期
中国沼气

解读德国生物质能的长期前景和角色

1引言德国一直致力于发展和实施高效和环境友好型的能源系统,其特色是竞争性的能源价格。与此同时,德国努力保持高水平生活和经济繁荣。可再生能源在德国能源结构中的比例不断增长:可再生电力从2010年的16.4%上涨到2014年的26.2%,减少了1.57亿吨二氧化碳排放量。2011年日本福岛发生核泄漏事件以后,德国政府对核能的态度发生了转变,通过了一项核能法修正案,德国议会也通过一项法案,计划到2022年淘汰所有核能。2011年,德国通过一系列法律,支持实行《能源方案》,通过提供必要的手段和方法,实现德国能源系统的过渡(又称为“能源转型”)。因此,德国能源系统开始了中短期的转型,有望到2050年实现100%可再生电力。尽管政治层面希望实现上述目标,但存在一些意见分歧,特别是在以下几个方面:1)未来能源系统的构成方式;2)各种可再生能源在整个结构中的比重;3)为了到达预期目标需要推动何种技术的发展。为了阐明这些问题,探讨广泛的发展选择,...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拉丁美洲研究》2018年03期
拉丁美洲研究

巴西生物质能发展可持续性研究

能源是国家战略性资源,在一国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1),世界各国在传统能源储量限制和能源需求不断增加的背景下都在加快实施能源多元化的战略。生物质能因其被视为“绿色能源”和“清洁能源”,逐渐成为各国以“减排”为目标的新能源政策的重要选项。生物质能消费量已经占到全球能源消费总量约15%,属世界第四大能源。传统上普遍认为,生物质能有助于保障传统能源进口市场的能源安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以及促进农业发展。但近年有研究认为,生物质能生产的一定程度上扭曲了农产品价格(2),巴西的生物乙醇工业对亚马孙流域的生态环境造成了较为严重的破坏(3),全球性生物质能发展可能会诱发天然林采伐加剧,从而导致碳排放量增加(4)。这些对生物质能发展的反思可归纳为两个问题:一是生物质能对粮食安全潜在的负面效应问题;二是生物质能可能诱发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这提示各国在生物质能使用和推广中,要特别关注可持续发展问题。目前,中国还未形成统一的、全面的生物质...  (本文共24页) 阅读全文>>

《环境经济》2018年17期
环境经济

丹麦:生物质能发展空间大

丹麦能源署John Tang以风能开发闻名世界的丹麦,其可再生能源结相关数据显示,在欧洲28国中,使用生物质构中生物质能是风能的三倍。丹麦能源署John能供暖消耗量排名前五的国家分别是德国占Tang表示,丹麦生物质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中占主15%、法国占12%、瑞典占10%、意大利占9%、芬兰导地位,特别是在2000年后,生物质能应用比例明占5%,剩余国家占46%。显提高。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生物质能在丹麦应John Tang以木质颗粒燃料为例介绍道,木质用度更高,2016年,丹麦生物质能占能源消费量的颗粒燃料是传统生物质能应用的典型之一,且是28%,到2020年,这一比例将提升至38%。在欧洲唯一具备市场定价的生物质能。木屑和秸丹麦在供热领域生物质能排在第一,占比秆的定价方式则比较自主,由于木屑运输成本较35.5%,天然气占比18.4%。高,各地定价不一,没有形成统一的官方市场价“在欧洲,生物质能主要用于供暖、交通及电力格,市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电力与能源》2016年06期
电力与能源

国家能源局印发《生物质能发展"十三五"规划》

12月5日,国家能源局印发了《生物质能发展“十三五”规划》,对我国生物质能可再生能源发展作出具体规划,提出到2020年,生物质能基本实现商业化和规模化利用,生物质能产业新增投资约1960亿元。据悉,生物质能是重要的可再生能源,具有绿色、低碳、清洁、可再生等特点。加快生物质能开发利用,是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重要内容,是改善环境质量、发展循环经济的重要任务。《规划》提出,预计到2020年,生物质能合计可替代化石能源总量约5 800万吨,年减排二氧化碳约1.5亿吨,减少粉尘排放约5 200万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约140万吨,减少氮氧化物排放约44万吨。从生物质能乃至可再生能源整体占比情况来看,《规划》更多作用在于前瞻性布局和战略卡位,短期内对能源...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