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昆明市河道沿岸公共空间保护规定(草案)

第一条 为加强河道沿岸公共空间管理,改善和保护城乡水环境,发挥河道综合效益,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河道管理条例》、《昆明市水利工程管理条例》等法律 、法规,结合本市实际,制定本规定。 $$第二条 本规定适用于本市行政辖区内河道(包括人工水道、行洪区、蓄洪区、滞洪区)沿岸公共空间的保护、管理、利用等活动。 $$法律、法规、规章对河道沿岸公共空间保护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第三条 本规定所指的河道沿岸公共空间是指河道两岸堤防之间的水域、河槽、沙洲、滩地(含可耕地)、行洪区、两岸堤防等以及两岸堤防背水面坡脚线外10-50米范围。 $$第四条 本规定由河道所在县(市)区政府和三个开发(度假)区、呈贡新城、空港经济区管委会负责组织其所属的水利、环保、滇管、农业、城管、规划等管理部门具体实施,有关部门应当积极配合。市、县(市)区和三个开发(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昆明日报2008-07-25
《住宅与房地产》2019年12期
住宅与房地产

乡村公共空间中灰空间意向探究

1当代社会村落公共空间发展背景村落是在漫长的历史发展长河中,适应自然环境逐渐形成的,积淀和传承了厚重的历史文化人居环境聚落[1]。近年来,许多乡村也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而发生改变,乡村生活也由传统的闭塞转向开放,乡村与城市间的关系越发密切,城市居民的融入使乡村从仅有的传统居住性扩展成功能更为开放的综合体,乡村中原有空间模式并不能满足现有的需求。公共空间是传统村落的重要组成要素,公共空间的复兴是传统村落发展的问题所在。应对现下的经济发展需求和乡村居民生活的矛盾,完善乡村公共空间这一环境会有效促进乡村发展。根据笔者调研,从现有大部分村庄规划来看,乡村的公共空间存在诸多典型的共通问题。1.1公共空间布置混乱村落的形成与不断拓展的进程与人们的生活水平息息相关。人们的生活需求增加,就需要更多空间进行活动,便以原有建筑为基础就近圈地来营造新场地,故村落的发展都是自由成长,公共空间布局基本无规律性可言。混乱的空间性质也无法支持当代村落生活的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建筑与文化》2019年05期
建筑与文化

老龄化背景下我国老旧社区公共空间研究多主体视角评述及展望

文/吴珊珊 吴萍Wu Shanshan Wu Ping为我国老旧社区公共空间研究亟需解决的重要问题。文章从老年人、儿童、青年等多视角出发,搜集整理近年来我国在老旧社区公共空间领域的相关文献,重点从空间需求特征、影响要素、规划更新等方面梳理研究进展并进行系统的阐释和展望,以期为后续研究工作做铺垫。With the development of an aging population,the contradiction between the increasing needs of theresidents, especially the old, and the decaying of the old community will be an important problem to besolved. This paper reviews the studies about urban old community public ...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建筑与文化》2018年12期
建筑与文化

“社区营造”模式下乡村公共空间营建策略研究

引言1.2解读“社区营造”模式下的乡村公共儿童、妇女为主,“集集大地震”后,村庄开近年来,乡村建设大量开展,在重视村民空间展社区重建。专家发现,桃米村的青蛙、蜻蛉类、物质生活环境与硬件设施的基础上,逐渐重视“社区营造”概念起源于日本,之后推广鸟类的种类在台湾的总种类中占据的比重大,乡村公共空间的营造,并进行了相应的实践,至台湾地区,是一种自下而上的组织及文化系居民确立营建“桃米生态村”,产业发展以生但营建过程中盲目追求现代化,将城市公共空统再造,它以社区共同体的理念作为营造的基态观光为主,通过生态社区的概念带动观光业。间直接复制到乡村,忽略人的尺度感、村民的础,体现“以人为本”的思想,注重社区居民2.1.1社区营造的参与主体生活习惯、本土文化等内容,造成空间活力降意愿的表达与传统文化的继承发展,在当局的桃米社区的营造采用自下而上的组织形低、功能单一,减弱了村民对乡村社区的归属引导下,居民自身运用当地材料、借助先进的式,包括新故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当代美术家》2018年06期
当代美术家

谁的需求? 什么样的需求?——公共空间设计需求案例研究

1患者江姐日常行动轨迹分析图2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传声筒装置概念图#1公共空间中,大部分的设计是以达到各种规范和指标为设计目标的。一般来说,不同功能的公共空间,如广场、公园、街道、商场、医院、学校等,在设计之初都有各自的委托部门提出相应的设计要求,也就是设计任务书。设计单位根据要求,结合设计规范去完成,这是常识性的。委托部门提出的任务要求,是不是这一公共空间中所有人群的共同要求呢?同时,设计任务书是否就代表真正的需求呢?所谓的“真实的需求”又是什么呢?阿尔瓦罗·西扎是享誉世界的建筑大师,曾获得建筑普利兹奖,所以1999年当佛得角文化部邀请他改造佛得角圣地亚哥岛上的古城西达迪弗哈(Cidade Velha)时,当地居民充满了希望。西扎对富有地方特色的茅草顶住宅赞赏有加,但当地人却认为茅草屋顶既不安全也不舒适,不防火也不遮雨。当地人有自己的需求,他们抱怨茅草顶连年漏雨,容易失火,非常希望可以改变。但是当地的茅草屋顶是这个古城的重要标志...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公共艺术》2018年06期
公共艺术

“建筑上的艺术”与“公共空间中的艺术”:联邦德国及柏林的公共艺术政策

01.雷纳特·沃尔夫《金色时光》,2017,柏林米特区夏洛特医院,摄影:马丁·舍恩菲尔德一、公共艺术发展的历史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经济危机,尤其使造型艺术家们饱受失业和贫穷之苦。在这一背景下,德国产生了在国家建设项目中将艺术与建筑结合起来的想法。1928年,德国历史上的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也就是后来称为“魏玛共和国”的政府做出决议,以“建筑上的艺术”(德语“Kunst am Bau”,英语“Art in Architecture”)为名,将艺术创作活动与公共建筑项目挂钩。不过,这一决议只是一个框架性的意向书,由于缺乏明确的指令,它实际上并没有产生实际成果。正因为如此,也未就“建筑上的艺术”应在建筑工程中所占的比例提出具体的规定。1933年,刚刚上台的纳粹政权将“建筑上的艺术”这一想法工具化,作为体现其政治存在感、扩张法西斯主义意识形态的工具。1933年到1945年期间产生的“建筑上的艺术”项目,必须符合当时占主导地位的自然主义艺术观...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