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帕尔哈提·吐尔地会见辽宁省水利电工局客人

本报阿图什3月14日讯记者卓玛报道:13日,州委副书记、州长帕尔哈提·吐尔地会见了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公司辽宁省水利水电工程局党委书记耿金富。$$帕尔哈提·吐尔地说,辽宁省水利水电工程局从2006年以来,对克孜勒苏河的开发工作给予了大力支持。克州水能资源丰富,水能开发逐步走上发展轨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物理之友》2017年11期
物理之友

基于帕尔帖效应的制热方式及其应用

1 引言帕尔帖效应(Peltier Effect)又称第二热电效应,产生于不同材料中电子具有的不同势能,当电流流经两种不同材料的分界面时会吸收或放出热量。常规金属材料中的电子势能基本相同,帕尔帖效应很微弱,很难被观测到;而半导体中电子势能差较大,将两种半导体封装在片状陶瓷外壳中制成的芯片具有明显的帕尔帖效应。目前研究较多的是基于帕尔帖效应的制冷应用,帕尔帖效应还可以有更为广阔的应用,如应用于现代量子通信、基于表面温度控制的红外迷彩、星载相机温度环境控制等。帕尔帖器件不需要机械部件,具有工作电压低、无振动和噪音、控制简单、易于安装和维护、工作寿命长的优点。但帕尔帖器件的半导体材料电阻率较大,导热性能好,半导体所产生的焦耳热和自发热传导会降低器件的效率,限制了它的应用。尤其在大功率系统中,半导体自身电阻的发热功率的增长会超过帕尔帖效应吸放热功率的增长,发热功率越大,效率越低。因此帕尔帖效应制冷过程中半导体自身发热不容忽视,可以用来设...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微型小说选刊》2017年36期
微型小说选刊

帕尔的玩笑

今年的雪花来得比较早,帕尔的车还没有出现。就在这时,尔对雪天总是有意见,因为他是电话骤然响了起来。南茜接起电一名货车司机。每当雪天一来,话:“瑞克,你说什么?帕尔出了就意味着他的收入要减少。但帕事?不!”忽然,刹车声在门口响尔总算找到了一份薪水不错的工了起来!南茜赶紧跑到了门口,作。可这份工作充满了危险,他隔只见帕尔正从车里走出来。三岔五就要送货到偏远的山区,南茜激动地说:“刚才瑞克其中有一段山路非常曲折。他听说你出事了,吓死我了!”帕尔拉说一些司机在那个危险地段丧了着南茜的手说道:“是我让他命!这么做的!”南茜盯着帕尔说早上,妻子南茜嘱咐说:“帕道:“你怎么能开这样的玩笑尔,你要小心喔!”帕尔拥抱着南呢?”帕尔抱住南茜,吻了吻她,茜,笑着说:“我会的!”帕尔也南茜不再计较了,现在帕尔平安想待在家里陪南茜,可他们的第无事地回来了。二个孩子出生了,他必须努力工雪花,每天都在飘扬,帕尔作。依旧每天早出晚归,南茜依然会今天天气还不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宁夏画报(生活版)》2017年Z1期
宁夏画报(生活版)

马丁·帕尔:用镜头向世界发出一声冷笑

马丁·帕尔,英国著名摄影师、玛格南图片社前“掌门人”。如今他被称为“纪实摄影大师”,他数次来访中国,几乎每一次都受到读者和粉丝的蜂拥围堵。然而早几十年,他的作品却更多被批评和不被理解。他的作品剑走偏锋,不走常规路,实际上引领了近年来兴起的“概念摄影”的先潮。马丁·帕尔早期的爱好摄影与社会之间的互动始终让帕尔着迷,马丁·帕尔在20世纪60年代的英格兰长大,他开始大量收集带有强烈日常实用风格的图像,爷爷教会了他最基本的摄影知识,而父亲(一位比如盘子上的图案。他说:“摄影师要想有所成热情充沛的观鸟爱好者)则把那种执著地追求自就,一定要有所沉迷。”毕业之后,他迁往赫伯己爱好的激情带到帕尔身上。顿布里奇,英格兰北部一个传统的磨坊小镇。帕13岁时,帕尔初次萌生了当一名摄影师的尔在这里找到了他所要寻找的精神家园。在这里念头。于是,他进入曼彻斯特工艺学校学习摄影。度过的几年成为帕尔始终怀念的“乡愁时代”。在此期间,他大胆挑战当时成为摄影师必须首...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微型小说选刊》2018年22期
微型小说选刊

帕尔姆最后的杰作

在西罗王国,眼镜匠帕尔姆是个异类,他一直将自己制作的眼镜称为作品,而不是如其他匠人那样称为货品。异类是要受到嘲讽的,帕尔姆成了很多人口中的笑料。但在极少数人眼里,帕尔姆制作的眼镜更应该称为杰作、神作。他们是这些眼镜的佩戴者,除了帕尔姆,只有他们知道,这些眼镜能让他们看到想要看到的模样,不管是物品还是活人。在深山里,帕尔姆的日子一直清苦,野果和野菜是主食,只有在远游的时候才能吃上少量肉食,饮一点淡酒。帕尔姆制作的眼镜售价极高,每副一千金币,可几十年来,他制作的眼镜没有超过十副。对帕尔姆的客户来说,这些眼镜不仅功用超乎想象,而且镜身镶嵌宝石,精美绝伦。曾有客户打算支付帕尔姆十倍的金币,但被婉拒,“在制作眼镜的过程中,我已经得到了足够多的奖赏”。一天正午,帕尔姆煮了点蘑菇干,一个突然到来的客人打断了他的午餐。已经好多年没人来到他的林中小屋了。不速之客看起来不到三十岁。帕尔姆因为被人打搅了午餐,撇着嘴有些不高兴。“帕尔姆先生,”年轻人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雪莲》2016年12期
雪莲

谜案鉴赏

了名的。不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他又补充道。现在的德帕尔马过着含饴弄孙、侍弄花园的平静生活。社区警察对他也查得很严。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我们社区宁静翌日早晨,我驱车到一英里之外的一而安详;然而有一天,我却听到极少有人个居民区。街道两边的住家中有一些是改提及的一桩秘闻。显然,火车站后面是开建而成的豪华两层小楼,但大部分还是朴过一家酒吧的。那里一直生意红火,特别素的错层式房屋和普通平房。穿过半个街是在每周五人们领薪水的时候,店主可以区,只见一座柏木瓦屋顶棕色小砖房,房好好赚一把。但有一个周五出事了。大约前有一块精心护理的草坪。这座房子如此凌晨三点,四个蒙面人持枪劫店,抢走了低调地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我不禁有些五万美元。事情传出,整个社区异常震惊。惊讶——还以为他家的房子会有多炫呢谁会在店里放那么多现金过夜呢?后来听我下了车,向房子的前廊走去。铁丝到传闻,原来店主私下还经营着“民间金网门的正中写着一个花里胡哨的字母“D”。融借贷”的副业...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雪莲》2016年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