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多种灵活就业方式的成因(下)

失业压力与政府的因势利导推动了多种灵活就业的发展。$$20世纪 70年代以来,世界各地,尤其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由于经济增长减速、人口老龄化、劳动力市场政策和社会保障制度刚性等因素的综合影响,劳动力市场供求失衡,失业率大幅上升。在1970年-1995年的25年间,OECD国家的失业人口锐增3倍多。1995年后,大部分工业化市场经济国家就业形势虽然有所好转,但失业率仍居高不下。其中德国、意大利、比利时等国的失业率仍高于10%。$$严峻的就业形势,使得劳动力市场几乎成为买方市场,雇主不必再为确保劳动力忧愁,也容易按意愿通过采用更为讲求实效的灵活雇佣方式,有效地降低生产成本,快速对市场需求作出反映。$$一方面,迫于失业压力,很多劳动者尤其是低技能、年龄偏大等就业条件不利的劳动者,大大降低了择业条件,不论是临时还是非全日制,甚至是家庭就业、自营就业,只要有工作就行。可以说,失业压力给政府和劳动者以巨大考验,但另一方面却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河北青年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7年06期
河北青年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供给侧改革视角下河北省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研究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经济正在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复杂、结构更合理的阶段演化。近年来河北省经济发展对就业影响的不确定性增加。除经济增速原因外,采取企业关停并转等措施化解过剩产能,也对现有岗位造成了冲击。河北省就业结构性矛盾不断加剧,经济社会发展不协调、不平衡,使得就业结构性矛盾更加突出。例如,河北省总体职业供求相对平衡,但匹配度却有较大差距。技能人才供求缺口不断加大,供求比超过2∶1。以高校毕业生为主体的青年就业难的问题日益突出,素质较好的毕业生很多选择到京津或东南地区就业,部分毕业生素质、意愿与市场需求不相适应。人口老龄化进程加速,青年劳动力供给下滑。调结构压产能治污染形成新的结构性失业。2014-2017年,河北省实施化解过剩产能“6643”工程(削减6000万吨钢铁、6100万吨水泥、4000万吨标煤、3600万重量箱玻璃),加上结构调整和治理大气污染,截至今年3月,涉及企业3182家,涉及职工44.75万人[1]。...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理论月刊》2016年04期
理论月刊

瑞典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产生的动因

作为一项政府直接干预的公共政策,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可溯源到19-20世纪之交许多国家所成立的公共就业办公室,之后在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工作创造计划以及二战期间纳粹政府推行的强制性计划等为应对萧条时期大规模失业问题的措施,是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的雏形。20世纪50年代,作为经济结构转型时期解决失业问题的强有力政策工具的新功能的赋予,使得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在瑞典得到萌生。这项政策工具很快发挥了较好的政策绩效,瑞典在20世纪70、80年代一直维持平均失业率低于2%的水平,较为成功地保持福利国家“充分就业”的目标。反观那些一直奉行凯恩斯主义就业政策的其他欧洲国家,在20世纪70年代遭受经济滞胀以及严重的失业困境,同时,当时大量研究显示,发放长期失业津贴这样的消极劳动力市场政策并不能引导更好的就业,于是,作为失业津贴的反对面的旨在调整劳动力结构、降低失业率的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因此而成为聚焦点。1997年,欧盟委员会通过欧盟就业战略(E...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劳动经济研究》2016年04期
劳动经济研究

福利国家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的类型化及其改革取向

一引言近年来,福利国家转型的结果最显著的取向便是福利国家“激活化”,转向社会投资型国家。相应地,福利国家的社会政策也出现了“积极化转向”,它着重发展那些致力于“事先预防”而非“事后修复”的社会政策。政策支出以一种积极的“投资性”形式体现,比如积极的劳动力市场政策、教育和培训,而非消极的“补偿性”形式(Nikolai,2012)。劳动力市场政策是福利国家重要的政策领域和关键政策工具。随着福利国家的“积极转向”以及社会投资理念的更新,加之消极劳动力市场政策解决失业问题的乏力,消极劳动力市场政策(Passive Labor Market Policies,PLMPs)呈现不断式微的态势,福利国家更加倾向于通过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Active Labor Market Policies,ALMPs)使人们做好充分的职业准备、增强竞争力,以应对变化的知识经济环境。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提出要大力推进就业指导、...  (本文共24页) 阅读全文>>

《商业时代》2012年26期
商业时代

欧盟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的实践及其启示

欧盟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的实践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是针对被动劳动力市场政策提出来的,是缓解失业问题的有针对性的政策。根据国际劳工组织定义,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是指,为追求公平和(或)效率,政府有目的、有选择的进行干预,为劳动力市场弱势群体提供工作或提升其自身就业能力的措施。一般来说,被动劳动力市场政策为失业者提供社会补贴和救济金,且不以其必须参加培训为前提条件;而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则是以一种积极支持和鼓励的方式来推动劳动力市场的整合,通过培训使失业者快速重新就业或推动失业者积极寻找工作。欧盟对其成员国的就业政策指南中明确指出,应该发展和应用针对失业者和消极劳动者的积极的、预防性的劳动力市场政策,以增加其参与竞争的能力,促进其再就业,防止转变为长期失业者。(一)欧盟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的内容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一般包括劳动力培训、创造新的就业岗位、新企业创业项目和私营企业雇员补贴项目等。欧盟国家又将其具体划分为公共就业服务与管理、劳动力市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商业研究》2012年11期
商业研究

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研究综述

20世纪70年代以来,高失业率和持续增长的失业成为大多数经合组织国家的社会和经济污点。世界经合组织国家(OECD)平均失业率从1973年的3%上升到1993年的8%这样的最高点。OECD国家开始认识到总需求政策并不能解决问题,开始通过那些旨在减少劳动力市场不完全,防止弱势群体(青年、残疾者、非技能、长期失业者等等)状况恶化的政策来减少失业,这些政策即为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旨在提高劳动力市场的供求匹配效率,运用劳动力的需求及供给及其就业服务等政策工具,实现劳动力的便利流动和劳动力市场的结构调整,从而实现劳动力参与率、社会就业及收入的提升,反对社会排斥和社会疏离,实现社会凝聚的政策措施。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国外学者对积极劳动力市场政策的兴趣在逐渐增加。20世纪90年代许多政策规划开始指向提高劳动力市场绩效,主要标志即1994年发动的世界经合组织工作战略(OECD Jobs Strategy),以及1997年紧跟阿姆斯...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