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大众文化语境中的文学

我们不能不承认这样的现实,即,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大众文化随着市场经济的建立与发展而蓬勃兴起。大众文化的特质决定了它是快餐式、娱乐性和消费性文化,而且对主流意识形态及纯粹的文学艺术具有消解功能。消解与对抗不同,对抗很容易引起人们的警觉,消解却让你在不经意中,甚至在乐此不疲中忘记了自己的责任与使命。我这里当然只是强调了大众文化的负面效应。$$十几年前我在分析那时的电视剧普遍水平不高的现象时说,其重要原因是缺少真正的作家介入,只有作家介入了,电视剧的水平自然就提高了。电影还好些,毕竟有几十年的传统,而那时电视剧刚刚兴起,从事编剧的作者水平参差不齐。那时的作家对电影比较打怵,多数都怕“触电”,对电视剧则普遍瞧不起,如果说谁谁写电视剧去了,那是很丢份的事。现在不同了,许多优秀的作家不仅仅是介入了电视剧创作,有的干脆专门就干这个了,成了百万富翁了。电影也一样,据说,十几年前,全国专业编剧也就二十几人。如今,我们看到了另样的风景,张艺谋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辽宁日报2003-01-20
哈尔滨师范大学
哈尔滨师范大学

巴赫金文学理论与90年代后中国文学批评话语的建构

前苏联文论家巴赫金的批评话语以其哲学思想为基础,立足于文本,成为批评理论与实践结合的成功范例。中国的批评者运用巴赫金批评概念阐释中国文学文本和文学观念,对90年代后中国文学批评话语的建构具有重要的意义。本论文共分六章,分别论述了巴赫金的复调批评、狂欢批评和对话批评在90年代后中国文学观念和批评话语转型的语境下,如何革新了中国文学批评话语,为中国文论的重新整合提供了新的思路。论文的绪论首先对巴赫金的学术历程进行简要的回顾,介绍了巴赫金重要的批评理论和概念。接下来,研究了巴赫金文学理论与90年代后中国文学批评话语建构间的关系,指出巴赫金的批评理论深刻地影响和改变了中国文学批评话语的面貌,为中国文学批评与西方文论间对话提供了基础。此外,还对本选题的研究现状、研究内容、基本思路、研究意义和学术价值进行了梳理和阐释。第一章,巴赫金的复调批评。巴赫金复调理论最先引入中国,引发了作者问题和现实主义问题的讨论。巴赫金重视批评者的“主体性”,强调...  (本文共13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辽宁大学
辽宁大学

当代文艺娱乐化问题研究

当代文艺娱乐化问题的出场语境是十分复杂的,它往往处于由传统与当下、东方与西方、精英与大众、感性与理性共同编制的多元话语网络之中,是一套由娱乐的心理结构与社会结构相互交织组成的复杂机制。因此,本文致力于以文化传统、西方当代、中国娱乐文化现实建构中的理性与感性期待等多重文化视域为“经”,以时代、功能、形态等多重研究向度为“纬”,对当代文艺娱乐化问题进行纵横交错式的多元化阐释,以期揭示当代文艺娱乐化问题的多层次性。本文首先对“娱乐”进行了基本立场的阐明,指出“娱乐”是一套由人类心理结构与社会结构相互交织而组成的复杂机制,它既涵盖了由本能之乐、感性之乐、理性之乐与观念之乐组成的人类内在心理层级,又受到多重外在社会结构的形塑与影响。可见,“娱乐”并非是一个能够一言以蔽之的概念界定,它是灵魂的两极相互融合、感性与理性互相辉映的特殊造物,一个浑融之所,而对于具体的文艺现象,更要从心理、社会等多个层面出发作综合考量,才能避免非此即彼的理论偏向。...  (本文共1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师范大学
山东师范大学

中国新时期文学作品的电影改编研究

在大众传媒不断扩展文学传播途径的当下时代里,关于文学的生存空间和发展走向的思考在不断加深。学界中与“日常生活审美化”讨论相伴而生的是“文学性”泛化的问题,在后现代社会“文学性”向其他学科蔓延的理论背景下,以传统印刷媒介为依凭的文学作品在与其他媒介的共存中将如何拓展自己的存在空间,成为富有意义的话题。带着对这一话题的思考,论文重点考察中国新时期文学作品的电影改编现象,梳理和廓清这一时间段关于电影改编的一些问题和规律,厘定文学性元素在向电影这一艺术领域拓展中多样化的转换和创新样态,从而为多元文化语境下文学和电影的良性发展寻求理论支撑点。为更好地达到研究目的,论文采取比较研究的方法,借鉴主题学、文化学、叙事学、符号学、修辞学等理论研究成果,从主题思想、审美艺术和个案分析的层面对新时期文学作品的电影改编现象进行深层分析研究,力图通过对电影改编的历史轨迹、转换规律和创新原则的揭示来反思、考辨特定时段内文学史与电影史之间的互文关系,丰富和深...  (本文共21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
浙江大学

互动与整合—海派文化语境中的电影和文学

本论文以海派文化语境中的电影和与电影有关的文学为研究对象,从文化的角度展开对有关理论、创作现象以及电影与文学关系的分析和探讨。论文认为海派文化是一种现代大众文化,这种文化以工业化、商业化现代都市为环境,以大众传播媒介所造就的现代大众为前提,在由现代都市和现代大众所构成的现代大众社会中诞生。而作为机械文明和科学技术发展产物的电影既是一种新型艺术,也是典型的文化工业产品,具有大众文化性质,并充分表现着现代大众文化的特征。在阐述了现代都市与海派文化、海派文化与海派文学、海派文学与海派电影的相互关系,论证了海派文化的基本性质和特征之后,论文主要通过分析鸳鸯蝴蝶派文人的电影创作、《现代电影》及其“软性电影”论者的文化表达、革命文艺与商业文化的双向选择,以及洪深《申屠氏》创作的非商业性及其失利后创作的调整,揭示了海派电影理论、创作及与文学关系的复杂性和矛盾、统一性,表现了海派电影“现代与传统同在、政治与娱乐兼容、艺术与商业结合、电影与文学互...  (本文共12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介入与回应

当我们回顾90年代文学的时候,尽管视角各异,看法不一,大家对于大众文化在90年代文学语境中的突出位置都是基本予以认可的。在这一语境下,伴随着市场经济而来的大众文化占据了文化产品生产和消费的主流地位,文学在与大众文化争夺精神领域空间的斗争中无可奈何地走向了边缘化,市场因素强有力地侵入了文学领域。在这种处境下,一部分作家在经济利益与出名渴望的驱动下,欣然接受了市场和大众文化的介入,在对大众趣味和商业需求努力迎合之中,放弃了文学应有的品格和尊严,放弃了知识分子肩负的责任和权利,在走向市场的同时,却走出了文学场。而另一部分作家将大众文化视作人的堕落和民族堕落的罪魁祸首,他们决心进行一场“抵抗投降”的崇高圣战以捍卫文学话语的神圣性。在一种崇高却极端的情绪推动之下,他们在反抗大众文化的同时,也把自己和写作的生存空间进一步推向危险的边缘。在本文看来,无论是对大众文化与市场的无原则认同还是对其的全盘否定都是不恰当的。大众文化和市场经济的发展是9...  (本文共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