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不向霸王让寸分

只有制造出核武,在国际上我们才有话语权$$   记者:贺院士你好,请您为我们读者介绍一下我国研制核武器的背景吗?我国为什么要发展核武器?$$   贺贤土: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美帝国主义就要把新中国扼杀在摇篮中,1950年发动朝鲜战争。美国杜鲁门总统曾扬言与中国发生敌对行动时,要动用核$$  本报记者 周仲全$$   只有制造出核武,在国际上我们才有话语权$$   记者:贺院士你好,请您为我们读者介绍一下我国研制核武器的背景吗?我国为什么要发展核武器?$$   贺贤土: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美帝国主义就要把新中国扼杀在摇篮中,1950年发动朝鲜战争。美国杜鲁门总统曾扬言与中国发生敌对行动时,要动用核武器。实际上美国一直在做具体准备,国防部一直在策划使用原子武器的可能性。后来成为美国总统的艾森豪威尔,美国的陆军、海军负责人,及美国国家安全政策报告,都提出准备要对中国使用核武器。在这种情况下,新...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辽宁日报2007-02-21
《中国核工业》2005年01期
中国核工业

我与知识分子的情缘——原二机部副部长李觉访谈录

他是一位将军,西藏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他是二机 部九局的第一任局长,亲自领导和组织了第一颗原子弹的研 制和试验,是最后一个从百米试验塔台上下来的人;他是二 机部的副部长;他1937年3月参加红军,戎马生涯.为了中 国革命的解放事业和新中国的国防及核工业事业贡献了自己 毕生的精力。他就是李觉,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人。 在原子弹爆炸成功40周年与中国核工业创建50周年这个 具有特别纪念意义的日子里,本刊记者采访了这位为国家作 出贡献.永远把事业放在第一位的91岁的老人。 虽已91岁高龄,老人依然精神矍砾。言谈间.时时显示 出军人的威武和果断。谈起中国核工业的发展.老人充满了 对事业的责任感。他说,原子能事业的成功,首先是由它的 性质决定的.它关系到党和国家的最高利益。其次.中央发 展原子能事业的决策是非常正确的。中央领导高度重视,周 总理亲自领导。再有,最根本的一条.是我们核工业有一支 一心一意把原子能事业干好的好队伍。另外.也是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档案春秋》2008年11期
档案春秋

我在绝密601厂的青春岁月

“北京六O一厂”我1955年大学毕业,先跟苏联专家学习了几年,1958年被分配到了新成立的二机部,二机部的全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机械工业部”。原来的二机部是搞航空的,后来并到一机部去了,成为一个保密局。新二机部搞什么,当时我并不知道。我到二机部干部局报到时,接待我的同志给我写了一封到“北京六O一厂”报到的介绍信,嘱咐我第二天早上八点以前把行李送到二机部门口来,说有车子送我去。我问单位在什么地方,他只说在西郊。北京西郊我过去去过,中国科学院的一些研究所、著名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一批高等学校和名闻遐迩的颐和园都在西郊,那可真是个好地方。一个铺盖卷、一只纸板箱就是我的全部行李。我家里很穷,父母一字不识,我靠着自己勤奋苦读,于1945年和1948年先后考取浙江省立金华中学初中和高中的公费,而且名列第一。大学也以公费录取。1952年,学习苏联,进行全国院系大调整,所有大学生伙食全部由国家统包。所以从中学到大学,我没有花过家中什么钱,...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辐射防护》1981年05期
辐射防护

二机部“辐射监测质量保证小组”1981例会简介

二机部“辐射监测质量保证小组”于1981年4月20一25日在京召开了1981年例会。它所属的几小临时工作小组一“辐射防护名词术语标准化工作小组”、“个人剂量计技术工作小组”、“水、气溶胶取样测薯技术标准化工作小组”和“水中银、艳分析方法比对工作小组”均同时举行了会议。会议的主要内容简介如下。 1审议了《辐射防护名词术语》、《热释光个人剂量计标准》、和《在水质监测分析中的取样暂行条例》等几项二机部标准的初稿。它们分别是由“辐射防护名词术语标准化工作小组”、“个人剂址计技术工作小组”和“水、气溶胶取样侧量技术标准化工作小组”所草拟的。 会议讨论修改后的《辐射防护名词术语》,将分发至有关单位征求意见,然后由辐射防护学会常务理事会审议定稿,再报批颁发。 与会者一致认为,在广泛推广应用热释光个人剂量计之际,建立标准,实行质量控制是十分必要的,《热释光个人剂量计标准》初稿的内容基本上是可用的,但需作进一步修改。修改工作已责成原起草小组承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湖北文史资料》2001年01期
湖北文史资料

攀峰与穿雾(连载之九)

江青掀起批我高潮接着江青批评国防科委批林走过场 ,不批孔 ;还从中央学习班抽了几个同志到国防科委参加批斗我的会 ;她又亲自写信给中国科学院 ,提出要狠批孔老二的徒子徒孙 ,醉翁之意不言自明。这封信被当时主持中科院日常工作的同志公开贴了出来 ,在那种形势下 ,三科都不得不动起来了 ,来势之猛 ,弄得我的一位老首长都当面对我说 :“你的情况我不清楚。”我说 :“是的。”确实 ,我在科学院的情况 ,他是不清楚。在迟群暗中操纵下 ,开始要求三科联合开大会批我 ,被总理制止了。凡是我做过的事 ,都成了可批的 ,并且还要把我往陈伯达、黄、吴、李、邱的线上拉 ,李德生在总政 ,被说成是大土匪 ,我和李在国务院业务组会上态度随便 ,也被说成是一伙。可笑的是 ,有些是迟群拿主意干的事 ,也加在我的头上 ;除国防科委“造反派”头头和她的同伴批我时也批迟群外 ,谁也不敢碰迟群。当然 ,多数人是假批。国防科委的一位不是造反派的女医生 ,一面在批我的大字...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纵横》2004年06期
纵横

我在“文革”岁月中(下)

西花厅侧十日夜1966年12月28日,氢弹设计试验成功。当天晚上,周总理把刘杰等找到西华厅听汇报,并为庆贺特地准备了晚餐和一点酒。那时我虽然已经离开了二机部,但有些与核武器有关的事,总理还让我帮他过问一下,因此把我也叫去了。我们正在西花厅谈话、吃饭时,江青不知为什么,气势汹汹地来找总理,只和总理单独谈了几句就走了。不久,二机部的“造反派”即赶到了中南海西北门,扬言要打倒刘杰和我,并把矛头指向周总理。总理闻讯后,风趣地说:“他们反对我,我引为光荣!”接着就念起了毛泽东《水调歌头·游泳》一词中的两句:“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随即举起酒杯说:“今夜得宽余,喝酒吧!”当时我的理解,总理是在提醒和勉励我们要经得起风吹浪打的考验。鉴于二机部“造反派”把攻击矛头主要指向刘杰,周总理专门召开了二机部党委会,并把宋任穷也请来了,宣布了三条:一、刘杰的历史,中央是清楚的;二、刘杰当二机部部长是毛主席任命的;三、中央现在对刘杰还是信任的。但是...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纵横》2004年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