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网络文学99.99%是垃圾?

日前,作家麦家在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主办方组织的 “网络时代的文学处境论坛”上发言说:网络文学99.99%是垃圾,只有0.01%是好东西。还有两句话更是令人瞠目结舌,一句是:“网络的兴盛,是人类进入末日的证据之一。 ”另一句是:“如果给我权力,我就消灭网络。 ” $$   麦家是我比较喜爱和崇敬的作家,对他关于网络的言论,后面那两句我无言以对,据我的判断,可能出于某种情绪上的失控,相信他平静下来以后,会对他的言论做些解释和说明。至于麦家的网络文学99.99%是垃圾,只有0.01%是好东西一说,我想我们不必为此而目瞪口呆。在目前国内的文化环境下,对于网络文学的认识和评判,本来就没有一个大家相对认可的标准。依据不同的判断标准,自然会得出不同的结论。有作家认为,网络文学根本就不是文学。如果我们用文学的标准来评判不是文学的网络文学,那就不是麦家说的99.99%是垃圾了,而是100%。有媒体报道说:“截至2009年底,我国网民人数达3....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辽宁日报2010-05-21
《东吴学术》2019年01期
东吴学术

真正的密码是人的内心——麦家作品学术研讨会发言选录

二○一八年十一月三日,“麦家作品学术研讨会”在苏州大学本部红楼会议中心成功举办。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吴义勤,吉林省作协主席张未民,沈阳师范大学教授孟繁华,中山大学教授谢有顺、郭冰茹,辽宁师范大学教授张学昕,《人民日报(海外版)》文艺部主任刘琼,《南方文坛》主编张燕玲,《小说评论》主编李国平,《当代文坛》主编杨青,中国作协评论部副研究员岳雯,《文艺报》编辑行超,中国社科院文学所副研究员徐刚,《扬子江评论》编辑部主任方岩,江苏省作协副研究员韩松刚,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黄平,复旦大学副教授金理,大连理工大学教授梁海,西南交通大学副教授余夏云,以及苏州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王尧、文学院副院长汪卫东、文学院教授季进、房伟以及李一、臧晴、秦烨等老师出席了此次研讨会。王尧和季进分别主持了开幕式和闭幕式,汪卫东副院长代表文学院致辞。孟繁华和谢友顺教授最后作了学术总结。麦家小说是中国小说走向世界的一个毋庸置疑的成功案例。迄今为止,麦家第一部被外译的作品《解...  (本文共24页) 阅读全文>>

《上海文化》2019年07期
上海文化

“解密”的另一种途径 读麦家长篇《人生海海》

程德培一麦家因其《解密》和《暗算》而名扬天下。就其文类而言,被归于“谍战小说”一档。其实在这些长篇之前,麦家也写过不少中短篇,这些与“记忆”有关的作品被人称之为“小人物系列”。《刀尖》之后,麦家曾表示要“抽身而去,开辟新的‘阵地’”。这不,差不多十年过去了,我们等来了长篇新作《人生海海》。起先,我不懂“人生海海”何意,只是读到小说最后一章才得知,这是“一句闽南话,是形容人生复杂多变,但不止这意思,它的意思像大海一样宽广,但总的说是教人好好活着而不是去死的意思”。小说的主旨和作者的追求变数由此可以想象。《人生海海》试图告别过去的“谍战”、“特情”或“密码”之类的称谓,但要做到脱胎换骨谈何容易。比如讲故事,那可是麦家的立身之本。《人生海海》中,故事不止卷土重来,而且变本加厉。故事总是社群的生活,离乡的奔波和返乡的旅途总是其常见的形态,其中有着可以传递经验的“忠告”,专注于无名的畏惧,关注于并不靠谱的闲话和传说。于是,我们跟随众说纷纭...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读书》2019年08期
读书

抖搂家底的麦家

麦家出新书,书名《人生海海》。这书名有点怪,但很别致,猜可能是某地方言—实为闽南话。连读两遍,掩卷沉思,心绪纷纭。这本书,麦家写得很用心,花力气,十八般武艺都施展出来,看得我兴奋,既热闹好看,眼花缭乱的,也暗藏机关门道。就是说,这本书保留着他小说一贯的奇崛冷峻的风格。阅读过程如登险峰,看似无路处,总会有曲径通幽,萦绕盘旋至最高处,然后放眼回看,所有奇境,尽收眼底。险处求胜是要功夫的,功夫不到家,一脚踩空,一个跟头飞将出去,涉险成寻死。麦家一路试险,一再身临绝镜,叫人替他惊险,终是有惊无险,叫人佩服他的武艺。而在这本书上,麦家把家底子都抖搂出来了。我读过他的那几部名扬四海的小说(《解密》《暗算》《风声》),熟知他的路数,因为同在一个系统工作过,也熟知他讲述的故事的素材和原型。他的风格不是写实的,而是传奇的。他故事中的人物生活在他营造的“江湖”环境里。他的“江湖”与金庸武侠小说的“江湖”是同质的,但更加神秘莫测,更加具有奇幻之美。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读书》2019年08期
《小康》2019年21期
小康

麦家:经历人生海海后的归乡者

“影摄柴/增利次,他想要做的是一个与童年和解、与故乡和解的归乡者。“很惭愧,我已经8年没有出版新书,但我没有偷懒,一直在试图超越自己。”2019年刚一入夏,茅盾文学奖得主麦家带着他的新书《人生海海》来到北京做新书发布会。但不同的是,这次,麦家不再是那些风云诡谲谍战故事的讲述者,而是一个想要与童年和解、与故乡和解的归乡者。解密普遍的人性《人生海海》的故事围绕着一个“谜”一样的上校展开,上校的一生在时代中穿行缠斗,离奇的、充满想象力的故事里藏着令人叹息的人生况味,既有日常滋生的残酷,也有时间带来的仁慈。少校一生经历坎坷,但也曾有过辉煌。作为乡下人,少校入身行伍后居然凭借聪明才智当上了军医;作为一名特工,他潜伏日占区,足智多谋;作为一名军医,他救人无数,还在抗美援朝战场上荣立了一等功……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光环刺眼的英模人物,却因为难以抹掉的刺字伤疤,长期生活在郁闷的阴影之中,郁闷成为他最大的隐痛。上校后来受刺激疯了,正是因为有人揭了痛...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小康》2019年21期
《记者观察》2019年19期
记者观察

麦家:人生海海,以爱和解

童年与故乡之于麦家,是“伤疤”,也是不愿提及的过往。麦家从小便习惯了一个人,也习惯了没有小伙伴一起玩的孤独。这也间接造成了麦家自卑而敏感的个性。在小学语文老师王玲娟的印象中,当时的麦家脸圆圆的,眉毛很浓,有两颗很阔的门牙,个子很高,但胆子很小,很喜欢坐在祠堂的门槛上看破旧的小人书,总是闷声不响,怯怯的样子。“他有点受人欺负,很自卑,不敢抬起头来做人。”胆子很小的麦家,也有英勇的一面。但一次英勇的表现,几乎摧毁了他的童年,成为了他童年最大的噩梦。12岁的时候,麦家和3个同学在学校打架,原因是他们辱骂自己的父亲,为了维护父亲的尊严,麦家以一敌三,和他们开战,老师还拉偏架,结果他被打得鼻青脸肿。放学后,气极了的麦家不甘心,堵在一户同学家门口,等他出来,准备决一死战。父亲知情后,过来给了他两个大耳光,“已经受伤的鼻梁被打歪了,鼻血顿时像割开喉咙的鸡血一样喷出来,流进我的嘴巴里,流到胸脯上,一直流到裤裆里。”自此,麦家恨极了父亲。虽然之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