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幸福绽放 电力帮扶暖彝乡

12月16日,彝族新年气氛犹在,地处小凉山麓的马边彝族自治县已是寒气逼人。$$距县城10多公里的建设乡高石头村,刚改造完备的高石头小学绿树荫荫、花团簇簇,红旗招展。校园内,168名彝族孩子在新建的水泥操场上快乐奔跑,热汗蒸腾。而在离村小上方60米处的平坦空地上,占地面积为280平方米的高石头村支部活动室正在紧张施工。不远处,村民吉侯根美拉亮猪圈里明晃晃的电灯,一边认真按“生态猪”的饲养方法投料,一边喃喃自语,盼望电力公司送来的生态猪仔健康成长……$$在高石头村村委会主任赫勒石古看来,如果时光倒转一年,此情此景,让全村1296名村民恍然如梦。$$11月29日,省电力公司副总经理胡柏初受总经理王抒祥委托专程来乐,征求马边对帮扶工作的意见和建议。胡柏初告诉记者,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通过3年的帮扶,对口帮扶的高石头村能基本达到小康水平,人均收入达到3000元。”$$高石头村,只是省电力公司和乐山电业局定点帮扶马边的一个缩影。2008年...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乐山日报2010-12-19
《信息记录材料》2017年S1期
信息记录材料

泰安石头村建筑特点与价值的探析

1石头古村简述“石头村”位于泰安市道朗镇二起楼村。据村书记肖思栓讲述,这个村子起建于明清晚期,距今约300多年。因地处山地,人丁稀少,至今仍然保留着泰西原始村落的面貌。古村依山而建,建筑都由石头垒成,因此得名。二起楼村得名于村内的标志性建筑——二起石楼(图1)。图1:二起石楼(图片来源:作者自摄)2石头村的独特建筑特点本文主要就石头村建筑的材料、院落布局、地域特点进行分析总结,对其传承价值进行分理阐述,并进一步对石头村的文化价值、旅游价值、建筑价值等进行论述。2.1就地取材,石头村落石头村四面环山,依山而建。据村民讲述,村子建筑选址于地势平坦的中央地区。人们为了采光,而选址于北面坡度较缓的坡地上。南面山地因地势不足,多被开垦为农田。石头村所处的泰西山区,石灰岩分布众多。当地居民就地取材造、建房铺路,不仅经济方便,而且经久耐用。村内目之所及之处都为石头所做。石屋、石巷,还有很多石头器具,可谓“比比皆石”。总结来说,“石头”的村落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岁月》2018年11期
岁月

石头村,石头村

太行深处的于家村,因为石头建筑有特色,被称为石头村,世代生聚于此的于氏家族是明代政治家于谦的后裔,一座用石头垒砌的村庄和一位名垂青史的人融在一起,该有怎样的精神气质呢?我就被这个问题牵着,先后两次走进石头村。第一次踏进于家石头村,满眼都是石头。石头铺就的小巷,石头墙,石头房,石头砌就的清凉阁,让我觉得恍恍惚惚的,仿佛回溯到了上世纪。石头房门两侧墙上的拴马石,有的还没被驴马的缰绳磨亮,那些生灵就消失在时光的尽头。脚下的石头路,被人走、牲口踏了四百多年,石头被摩擦出光溜溜的釉子,路面还不太平整。这石头不是鹅卵石,刚刚铺到地上时,一准长满了棱角。这条路上必定走过负重的老农,穿着老毛蓝粗布夹袄,脚蹬千层底老粗布面鞋,弯着腰背着一筐黄灿灿的棒子,一步、一步走进窄窄的门楼……这条石头路已然叠满了庄稼人的脚印。步入石头小巷,弯弯曲曲间时不时会来一些惊喜,墙上的佛龛,探出头的青杏,紧闭大门上的红对联、门神,石头台阶,拴马石,裸露出黄色泥皮的石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岁月》2018年11期
《中华手工》2017年02期
中华手工

石路石桥石头村

搭葱小^石弋累—蠢草向J墙几着望J乎半见篇親是用体村不要算口’|讀直i头而到叹里歲隐。^ 5 g来夏寵索g^^落。、蜒子石处’板的沿石头泥土草叶胜坑村并不大,几乎_眼就能看得尽。但那些石墙的角落、石块的缝隙里,除了泥土草叶,藏了太多和时间有关的东西。想要看得仔细,怕是几天也不够。在草宿住了-晚’第二天糊日阴沉’浓云不肯多漏-丝天光给这个村子。深#不一的d,#、胃、灰、的瓦,纷纷默立在苍烟墨绿间。一条清溪纵贯全村,小溪两岸,是久经沧獅头房。峡赠的石头,经过臓打磨’麵销蚀’不酿兀,却依旧保持着石头本身的厚重,又显露出了它们的圆润。溪水不深,很多处藏在丛生的蒹葭下。听见潺潺声,才知道是活水。鸭子们却比谁都清楚,转眼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群。也不怎么怕人,等走近了,才慢悠悠地往前游一小段。遇见石头挡道,就索性抖擞抖擞羽毛跳上去,摇摇摆摆挪上几步。村里人很少,偶尔所见都是垂暮老者。没有太阳,石阶上却晒着长而细m%还住在村子里的,大都是这样的垂...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农家参谋》2017年01期
农家参谋

沧桑古朴石头村

在吴垭村的东沟处,有一块《吴迪元之墓碑》,碑文记载:“公讳迪元,祖居堰坡,乾隆八年迁居于兹。迁时并无地亩,尽属荒山……”此碑文记述了吴垭村吴氏始祖吴迪元,乾隆八年从内乡县湍东镇龙头村堰坡迁来,面对荒山不畏艰险,筑石为屋,开荒种田,繁衍生息,为吴垭村的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在这个村子里,所有的人都是吴迪元的后人,因为居住在两山之间的高地上,故有“石垭”之称。取之不尽的村边山石为他们提供了良好的建筑材料,吴氏族人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就地取材,开山凿石,与自然环境巧妙结合,一代一代建起了一座又一座造价低廉、经风耐雨、独具特色的石头房。在这里,石头诠释着岁月,也实实在在地融入村民的生活里、血液里和生命里。石头与人相互依存,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生生不息,源远流长。吴垭是原始古朴的那些富有神韵的石头房像一块未曾雕琢的璞玉、一位朴素天然的少女,虽经百年风雨依然整齐美观,容颜未改。走在村中铺得规正的石板路、石阶路上,用手抚摸着那厚重的石磨、石碾,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山东画报》2016年09期
山东画报

倚云而卧石头村

卧云铺依山而建,一条山路与“尘世”相连“卧云铺”,只听名字,就让人心向往之。以山为铺,倚云而卧,该是怎样的风景?又是怎样的人,在何种心境下能取出如此云淡风轻的村名?村里的路,似乎也正应了这名字。倚云而卧的村子,自然与凡世相隔,就像那“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的桃花源。沿着曲曲折折的山路行进,在千回百转之后,早已不知过了几道山梁,越了几处河滩。直走到路的尽头,就看到村口合抱粗的大树,那风景像极了电视剧《马向阳下乡记》里的大槐树村,只是卧云铺的村口种的是摇曳的垂柳。84岁的阎德成正坐在树下乘凉,他清楚地记得,1973年,他与村里的伙计们一起,种下了八棵柳树,如今只剩下村口的三棵。昔日的小苗长成了今天的参天大树,但阎德成记忆中的卧铺村似乎没多大变化。顺着阎德成手指的方向拾级而上,历经千年风雨的石头村的风貌,在我们眼前逐渐铺展开来。“十八行子”的拆合艺术据传,明朝嘉靖年间,王姓一族由河北枣强县迁此建村,继而刘、张、李、阎等姓先后落村居住。...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