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三星堆“巴蜀图语”是古彝文?

5月15日,州语委古籍科科长、古彝文专家阿余铁日语出惊人:“我认为,三星堆金沙遗址的‘巴蜀图语’是古彝文!”他说,这是他第一次向外透露此信息。$$ 起因是这样的,去年10月,他到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考察,当他看到三星堆出土的“巴蜀图语”时,被震惊了,此前无人能破解的这些“巴蜀图语”,在他看来是那么的亲切,“这是古彝文”。$$ 三星堆遗址作为一处距今5000年至3000年左右的古蜀文化遗址,是上个世纪中国最重大的考古发现之一。代表了长江流域商代文明的最高成就,有力地证明了中华文明起源的多元性,被誉为“长江文明之源”。在迄今为止的考古发现中,考古专家在三星堆遗址没有发现可以辨识的文字,只发现了一些类似文字的神秘符号,这些符号同四川、重庆等地发现的符号一样,被称为“巴蜀图语”。一些专家认为,如果解开“巴蜀图语”之谜,将极大促进三星堆之谜的破解。$$ 采访阿余铁日时,他拿出那本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图书《趣说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昌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2期
西昌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古彝文与“巴蜀图语”的渊源研究述评

三星堆文化或文明始终以无限的神秘感和震撼力吸引着人们探究的欲望和兴趣,并从多学科、多角度进行交叉研究与综合研究,但依然没有确凿的证据断言其族别的归属和文化的归因。那么如何破解三星堆文化研究的许多难解之谜?近年来众多专家学者从彝族语言文字、神话传说、宗教信仰等方面,开展了古彝文化与三星堆文化关联性的初步探索和大胆推测,出版了一些涉及多方面领域和新见的学术成果,提出了古彝文化与三星堆文化的渊源并非空穴来风,两者之间许多文化的相似性足以说明古彝文化与三星堆文化必然有某种千丝万缕的联系。著名的古蜀文化研究专家谭继和说:“解读巴蜀历史目前都是通过两种途径:一种是中原的文字,如甲骨文;一种是少数民族古文字,如古彝文。但这两种途径都与古巴蜀文化有很大距离。”[1]显然古彝文在破解巴蜀历史或文明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和不可替代的作用。我们看到三星堆博物馆陈列的出土文物上的“巴蜀图语”或“刻划符号”感觉有些字的确依稀可认,但其义却很难辨别和诠释,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民族学刊》2012年06期
民族学刊

论彝族文化与三星堆文化研究的路径

一、引言彝族文化与三星堆文化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受到学术界的关注。关注的原因既是因为地理空间上二者同处中国西南地区,还因为三星堆自被发现以来,许多试图证明三星堆文化与中原文化同祖同根的假设不断受到质疑。越来越多学者提出三星堆文化是不同于中原文化、自行发生发展的古蜀灿烂文化[1-5]。同时,由于三星堆的许多文化现象一时不能很好地被解读,于是,学者们把眼光转向与三星堆在地域空间上更为接近的西南彝族文化[6-9]。把彝族文化与三星堆文化关联起来思考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在三星堆文物里发现了大量有规则的、类似于文字的符号。但这些符号与中原汉字体系不一样,目前学界还不能很好地解读这些符号。于是,这些符号被称为“巴蜀图语”。在逐渐否定了中原汉字体系与“巴蜀图语”有关系之后,很多学者将目光投向跟汉字体系不同的彝文,试图从彝文探寻三星堆文化里的巴蜀图语,从而解开三星堆文化里的种种未解之谜。上述内容与观点,《新华网》、《四川日报》、《凉山日报》等...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学报(理学版)》2019年03期
浙江大学学报(理学版)

一种基于深度学习的古彝文识别方法

0引言古彝文作为一种重要的少数民族文字,距今有8 000多年历史,可与甲骨、苏美尔、埃及、玛雅、哈拉般5种文字并列,是世界六大古文字之一,一直沿用至今,并在历史上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典籍,这些用古彝文书写的典籍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社会价值[1-2]。而作为彝文古籍的载体:石刻、崖画、木牍和纸书因年代久远,往往模糊不清,或残缺不全,这给古彝文的识别带来了极大的挑战。当前,在做古彝文识别研究的主要是国内民族类高校和研究所,成果相对较少。云南民族大学王嘉梅等[3]曾使用图像分割方法进行彝文识别,首先在预处理过程中对彝文字符进行细化、归一化、二值化等处理,之后使用模板匹配法进行彝文识别。朱龙华等[4]使用组合特征分类的方法进行彝文识别,使用的特征有:方向线素特征、笔画密度特征和投影特征,在分类过程中,使用多个分类器投票的方式来确定最终的类别,最终获得了接近96%的识别率,是典型的特征提取外加分类的方法。朱宗晓等[5]在印刷体规范彝文识别中,...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科学技术与工程》2019年16期
科学技术与工程

一种古彝文文字的输入编码设计

中国博士后基金(2015M580765)、重庆市博士后科研项目(Xm2016041)、重庆市教委科学技术研究项目(KJQN201801901)和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XDJK2018B020,XDJK2018B019)资助古文字信息处理的研究屡见不鲜,古彝文作为一种重要的少数民族文字,距今已有八千多年历史,它的信息化处理研究也备受人们的重视。高娟等[1]研究指出古籍数字化工作应从简单的文献揭示向有序的知识组织发展,在彝文信息化处理的过程中,早在2003年朱建军等[2]就提出彝文字库的建设是一个核心问题,在实现了将彝文字形数字化,建立起通用彝文字库后,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如何把字形从字库中调出来,这就需要对彝文进行编码,中国彝文信息处理研究走在前列的是四川省、云南省。20世纪80年代末,四川省设计出规范彝文的编码字符集,开发了印刷字体拼音和笔画两套输入法软件,解决了现代彝文在计算机中的输出、输入问题,现在已经实现了在移动手机上数字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字研究》2019年01期
中国文字研究

贵州古彝文的造字方式考探

绪论随着语言文字研究的发展,学者们渐渐发现,“六书”这种系统不仅仅适用于汉字的分析,在与汉字有相似情况的其他少数民族文字中也同样适用。周有光先生在他的《六书有普遍适用性》?—文中曾说过:“少数民族还有并非是来源于汉字而跟汉字原理相同的异源而同型的传统文字,其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彝文和东巴文,它们的发展水平接近于甲骨文。利用六书分析它们的文字结构,跟汉字和其他文字作比较,充实了比较文字学的知识。”①当然,这里我们所讲的“六书”系统,不是狭义上的“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这六种,而是指这种适用于分析由图画逐渐演变的从形造字的这一类字的方法,所以数量上也不限于“六”而可能为“多书”。对于葬文,前贤时彦已经发现了用“六书”这种分析方法的可行性和有效性,并且用这种方法分析古彝文的研究成果也非常可观。如武自立、纪嘉发、肖家成的《云贵彝文浅论》中认为彝文有象形字、会意字和假借字马学良的《再论彝文“书同文”的问题一兼论葬文的...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体育与科学》2017年03期
体育与科学

巴蜀图语与民俗活动的身体认知探析——以古彝文字为例

古彝文字是巴蜀图语中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的文字,已获相关研究专家的证实。关于古彝文字的起源,在神话思维和文化符号学启示下充满神话色彩。其假设和传说如:凉山彝族洛龙传说——歌布曲神鸟教阿苏拉吉写字;云南建水彝区传说——苞惹夫妇从蟒蛇肚子里得到天书,在神人指引下学会了文字写法;武定、禄劝等地传闻——彝文从天上来;另有古禄老人从刻画家禽、野兽的形象以致纪年纪月,渐而形成彝文[1]。上述关于古彝文字形成的假设和传说,使古彝文字起源的神话主题(神、想象出来的人或英雄是古彝文字的创造者)充满神秘色彩,也使得古彝文字的文化符号神话思维浓郁。在古彝族文字起源逐步得到破解的多维视角下,寻溯其与身体活动相关的文字形体的来源,追溯古彝文字与身体图画的关系,为彝族文字起源和演进,孳乳分化规律具有一定的补充价值和意义。1身体认知视角拓宽了巴蜀图语研究的维度西方哲学之父泰勒斯提出:“较为深刻的真理必为神话的阴影所笼罩”[2]。一些逻辑或科学的神话是因真理没有...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