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市地震博物馆获全国优秀集体

本报讯 日前中国地震局命名兰州市地震博物馆等22个单位为“全国地震系统优秀集体”,并记一等功。10月10日,副市长张世珍和省地震局局长王兰民,前往市地震博物馆,代表中国地震局为其颁奖授牌,并表示祝贺。$$   位于安宁区兰州交通大学后山、长达400多米山洞之内的兰州市地震博物馆始建于1988年,是我国首家地震专业博物馆。17年来,全馆职工和专业技术人员,敬业、爱岗、奉献,潜心探索防震救灾方面的科学奥秘,大量收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兰州日报2005-10-11
《数学教学通讯》2009年16期
数学教学通讯

热点素材3 23亿建地震博物馆

创巨痛深的“5·12”汶川大地震已到周年祭了,酝酿多时的北川国家地震博物馆整体设计方案也已出炉,最快将于下半年开工建设,初步预算总投资为23亿元左右。设计方案一出台,其巨额投资当即引起公众的强烈关注。就此,北川文化旅游局副局长林继忠说,北川国家地震遗址博物馆是国家工程,最终的投资须经国家相关部门批准,因此23亿元不是最终的投资额度。而且并不是花23亿元建一座博物馆,事实上,整个方案的规划区,方圆有8平方千米左右,由博物馆区、县城遗址保护区和次生灾害展示与自然恢复区三大块组成,其中包括了对北川县城遗址周边的山体稳固、泥石流灾害和唐家山堰塞湖的综合治理等。■素材观察汶川大地震一周年给我们留下什么■网友跟帖听我的:又是形象工程!23亿,建皇宫呢吧?要不就是钱不值钱!心随我动:多建一个福利院比建博物馆好多了!飞翔:有用吗?23个亿干点实事不好吗?把灾区留一部分不用管,它不就是天然博物馆吗?人已死去,把有限的资金放到建设上不好吗?今天地震...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劳动保障世界》2009年02期
劳动保障世界

花甲老人创建国家地震博物馆

一王增甲是从年轻时就喜欢上收藏的。1976年唐山发生8级大地震后,他担任兰州铁道学院“地震组”的负责人,从此更是痴迷上了地震文物收藏和研究。当王增甲到达地震现场时,看到幸存的人们挤在临时搭建的棚子里,心里特不是滋味。他先后去唐山三次,每次都在废墟、棚户间奔走,访问了上百人,收集到大量地震资料和感人的故事。他在受灾严重的地区拣到一块比较典型的混有大量杂渣、炉灰和沥青的劣质建筑材料,这是研究唐山地震灾害的重要文物证据。王增甲还在唐山得到一截被强震力拉细的极有文物价值的钢筋,但在北京转机时被查扣,没有带回来,他至今深为遗憾。有一年甘肃景泰、天祝发生6.2级地震,王增甲不顾别人阻拦,冒着生命危险,在小学校一堵将要在余震中倒下去的墙上揭下一张有文物价值的课表。他还费尽心思和周折,得到前苏联亚美尼亚1988年7级地震的一套数量极少的珍贵纪念邮票。有一次,他在北京发现一个地震铜像模型,又大又沉,他看到其中的文物价值,苦苦央求要到手,一路背到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老区建设》2009年05期
中国老区建设

废墟上的震撼——走进汶川首家民间地震博物馆

近距离“触摸”汶川地震2008年春节过后,笔者辗转来到位于大邑县安仁镇的汶川地震博物馆。安仁古镇曾是抗战上将刘文辉、四川省主席刘湘以及地主刘文彩的老家,因此而蜚声巴蜀大地。还没到博物馆跟前,笔者远远地就看到一个独特标志,上边写着“震г撼——5.12~6.12日记”字样,独特的造型加上黑红颜色的搭配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感。在博物馆门口,堆放着被地震摧毁的建筑物构件、汽车以及火车铁轨等。据说那段扭曲的火车铁轨就是从宝成铁路109隧道塌方中挖出的,让人再次感受到了地震的威力与残酷。而对于门口停放的那辆消防车的由来,工作人员章蕙告诉笔者,这辆消防车是去年11月2日才到这里安家落户的。这辆车的驾驶员是成都市消防支队七中队后勤班班长肖和。地震发生后,他一直战斗在最危险的地方,被评为“全国抗震救灾英模”。后来,成都市消防支队将这辆消防车和部分救灾装备捐赠给了博物馆。在门口驻足片刻之后,笔者走进了这座博物馆,顿时感受到了它的与众不同。在馆内观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创造》2009年05期
创造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地震博物馆

注川大地震周年祭到了,人们开始更多地把目光投向灾区。前些日子,因北川地震遗址博物馆投资23亿元引发的争议还未平息,又陆续看到一些关于地震博物馆的消息。如成都大邑的注川地震博物馆,将于5月12日开馆。该馆除陈列地震废墟和震毁实物外,还有一些著名的地震遗留物,如被埋36天的“猪坚强”、“范跑跑”教科书等。另有报道,其它一些与地震相关的博物馆工程也在兴建中,如青川东河口地震遗址公园仅占地面积就达5()平方公里。注川映秀镇,也计划花20亿元建设一个没有围墙的现代抗震博物馆。5月18日,正好是国际博物馆日。我想任何中国人都会举双手赞成在注川震区建一座大型的博物馆,来保存人们对这场地震灾难的记忆。它既是记忆和见证,也是缅怀与警示,它体现了人对生命的尊重。但真正值得博物馆保存的,必须是原始而直接的物证。重建或追忆的物质,并不属于博物馆的保存范围。博物馆在选择保存对象时,通常选择那些最具代表性的物证,它需有自己明显的特征,有能被感知的特殊记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创造》2009年05期
《中国党政干部论坛》2008年08期
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不能只建地震博物馆

四川汶川大地震后,有人立即提出建立地震博物馆。想法虽好,但甚不周全。我认为不能只建地震博物馆,而应该由国家出面,通过精心设计和悉心收集各类文字文物和影视资料,经过有关部门的通力合作,郑重筹建一座内容丰富具有长远警示教育作用的大型自然灾害博物馆。理由如下:1.通过它,可以向公众展示这样的现实,即中国是一个自然灾害多发频发的国家。水灾、旱灾、雪灾、地震、台风、海啸、蝗灾、瘟疫、泥石流等主生和次生灾害自古以来就没有停止过。从这个角度说,一部二十四史就是一部中国灾害史。自夏代有文字可考的公元前183年到今天,在中国发生的破坏性地震就达3200次左右特别是近现代以来,从清朝到民国,由于种种原因,中国的各种水旱地震灾情更有愈演愈烈之势。清建立后的200年间,仅黄河决口就达364次。民国短短38年,共决口107次。长江水患虽比黄河少些,但也是“告灾不辍”,“几与河防同患”。自然灾害造成的生灵涂炭、遍地白骨的悲剧,真是万户萧疏、惨不忍睹。中华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