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没有灵魂的现代性

说起20世纪80年代中国的新潮美术,常常能够看到这样的评述:我们用了短短10年时间便走完了西方近百年的历史。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这种论调时,我的心情都很复杂,也许是因为我自己没有参与过80年代的新潮美术运动,不曾体会过那种风驰电掣般急闪而过的眩晕感,所以,无法将一种腾飞跳跃的经验赋予自己成长的历程,从而滑过现实社会的价值空洞,去体会那种快马扬鞭的喜悦。在我的眼里,我们今天的现实依然还是一个思想枯竭、精神贫瘠的现实,尽管我们经历了从“五四”到“85”两次思想启蒙,尽管早在“五四”就有鲁迅站在传统文化崩塌的边缘正言厉色地提出了“立人”的主张,尽管“85”也有人越过人性解放的抽象口号慷慨激昂地提倡人的“理性精神”(高名潞语),然而,回首往昔,我时常还会有一种“转身没人”(北岛语)之感。这种没人是一种精神内容的亏空,是一种灵魂失落的焦虑。正如改革开放以后,最早拉开中国新艺术序曲的是不同于西方人文主义追思的“形式美”(吴冠中语)思潮一样...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美术报2006-04-01
南京师范大学
南京师范大学

承诺与反抗:现代性教育危机的“自然正确”出路

教育哲学是探寻教育本性(自然)的尝试。教育哲学的首要问题是何谓教育真理的问题,是评判现实教育对与错、好与坏的依据问题。它寻求回答的核心问题是:什么是正确的教育?或者更确切地说,什么是自然正确的教育?教育的自然就是指教育的“形式”或“相”,它指称教育“永远是”的东西。追问“什么是正确的教育”就是追问教育的自然本性。只有符合自然的教育才是绝对正确或正当的。人类自产生之日起就面对着永恒不变的基本问题与根本主题。教育作为一种灵魂塑造的实践,它就是要引导受教育者正视和解决这个人类的永恒主题——苏格拉底问题,即“人应该如何生活”,“什么才是最值得过的生活”。古典教育追问教育自然正确,旨在为教育寻找某种“确定性”的东西。教育自然正确相对于教育习俗主义而言,具有恒定性、根基性和初始性。它是一种理性事实,是需要教育哲学去发现和辩明的内在逻辑。教育自然正确是人类教育的终极价值标准。现代性教育把“自然正确”理解为“自然权利”。现代性教育放弃了绝对价值...  (本文共21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师范大学
南京师范大学

从培根到卢梭:西方早期现代性筹划中的道德教育

解现代性与道德教育的关系之谜,需回到道德教育构建其现代性特征的最初时刻。在培根、霍布斯、卢梭的早期现代性筹划中,道德教育的现代性特征已初现轮廓。培根的现代性筹划通过《新大西岛》展现一幅令人向往的“科技乐园”愿景图。这是培根发起的现代科技力量对现代性的想象和构造。而完成现代科技乐园的鸿篇巨制,培根需要重构一套新的道德哲学。这种道德哲学不同于古典哲人的德性伦理学,不是以德性实现作为人的幸福,而是将人的欲望满足作为人幸福的内容和目标。由此,培根向潜在的现代哲人发起号召,说服他们应具有仁爱的品质,积极地为大众谋利,使人类得以生存和延续。通过他们的科学才智,切实地为大众创造有助于欲望满足和享受的种种益处,而非沉浸在哲人一己的沉思之乐中。培根试图将具有古典心性的、关注人道德政治事务的哲人转变为具有仁慈心的自然哲人。这种自然哲人是科技乐园不可或缺的人力资源。培根的现代性筹划是否能够得以实现,科技事业为大众谋福的承诺是否得以兑现,端赖于哲人角色...  (本文共28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南大学
中南大学

荣格道德整合思想研究

人类进入现代社会以来,理性主义带来理性与物质的高度繁荣,人类享受了文明的辉煌成果,但同时也陷入了危机:精神分裂,道德沦丧,灵魂失落。现代人的精神分裂靠什么拯救、道德与人性的分离出路在何方、失落的幸福如何找寻?卡尔·古斯塔夫·荣格作为一个分析心理学家靠什么在现代性危机的解救过程中担当重任?道德整合思想是荣格给出的一个重要答案。现代人患有普遍的神经症,荣格认为神经症的治疗最终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道德问题。所谓道德整合,是一种道德观念,它通过顺应人类德性的自然之道,契合人类心灵的自然秩序,反对善压抑恶、倡导善整合恶,通过创造“对立面的合一”的第三立场,变恶的破坏力为生命的创造力,获得道德完满、心灵和谐。道德整合思想是荣格站在后现代主义立场对现代性危机的解救,针对人类的精神分裂与道德沦丧,在其分析心理学中建构的道德心理学思想体系,其主旨是从“分裂”走向“整合”。论文的写作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为第一章导论,论述了什么是道德整合,为...  (本文共22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
浙江大学

生活与证悟

身处19、20世纪复杂的时代,面对当时代不断显现的现代性问题,及这个问题所暴露出来的存在的分裂和人性的压制,泰戈尔的思考与体悟始终直面生命的根本问题:生老病死,悲欢欣喜;尤其是生命中的悲剧情境,如死亡与痛苦。他秉承以人文主义为核心的启蒙理念,凭借东方尤其是印度深厚的宗教、哲学与美学传统,提供了一种关于生命和宇宙的整体性和综合性的观点。他以一种独特的体验与证悟的方式,在形而上学的层面上,用人格重新整合了神、人、自然,确立了三者之间本质上的同质性与统一性,也给予我们关于这个世界上的生命与意识的古老又崭新的概念。人格就是一种内在的自我意识(内在精神)。这种自我意识的本性是,以感觉作为通向外部世界的接口,以理性的完整认知为基础,并超越其上,以爱为媒介,通过审美快感趋向内在的联合。其中,他始终坚持两点:一是自我体验,自我思考,自我抉择。他相信每个人都具备理性的自明性,并一直致力于这种个人主义的启蒙。二是,生命的基本原理是爱。爱是驱动生命的...  (本文共23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荣格:自然、心灵与文学

作为精神分析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荣格提出了许多重要的心理学思想。他的理论既是对弗洛伊德心理学思想的继承,同时又在后者的基础上对人类潜意识及其与自然和宇宙的关系等问题做了更加深入的研究。荣格的文艺理论在文学领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不仅发现了埋藏于个体潜意识之下更为深层的集体无意识精神,而且揭示了人类心灵同宇宙和自然之间的内在关系。荣格的文艺思想对于拯救现代人的精神危机、重塑人与自然之间的新关系以及文学作品的生态转向等问题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论文主要从自然、人类心灵以及文学的角度研究荣格的文艺心理学思想。在他的生态思想中,这三者的地位及其相互关系问题也是最为核心的问题。自然是文学和人类心灵的基础,自然不仅积淀了文艺作品的集体精神,而且决定了作家的创作心理。从人类集体心灵的广义层面上来说,自然对文学的影响是其对人类集体心灵影响的体现,文艺作品中表现的生态精神产生于人类集体灵魂深处。这些思想也构成了荣格生态思想的基本内容。首先概述荣格...  (本文共2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