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闽南珍宝”秀才村

在漳浦县旧镇浯江上游一片浓绿的荔枝林中,坐落着一个古色古香、宏伟壮观的清代民居建筑群——秀才村。秀才村原名叫石牛尾村,其古建筑民居群主要是由该村文武秀才、太学生林文士、林武泽和林文盛等人承建于清朝光绪二年,他们回乡时大量栽种荔枝,富裕后便大兴土木,逐渐形成一个在当时颇具规模和独具特色的村落,于是被后人称之为“秀才村”。$$漳浦方言常说:村有石牛尾富,没石牛尾厝。“厝”,在闽南方言中是“大厦”的意思。古代,闽南为官者都喜欢在家乡修筑居室,建房造厝,这些精美瑰丽的建筑,成为他们耀祖荣宗的象征。建于清代的“秀才村”,主体建筑有两座三进连接的“四方后尾楼”,字向座西朝东,是三及第中武秀才林武泽承建。座北朝南的另一座三进建筑是文秀才林文士承建。这三座总建筑面积达30多亩,工程耗量均五年以上,几乎全是土木结构,现还保存完好的主体建筑是三排平房抱着两丛座各三进的院落建筑,平房每排五间,围埕护厝每排4间,合计27间。两丛座的前两进均是“官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闽南日报2007-09-17
《中国老年》2019年08期
中国老年

脚踏实地

有个乡下人谈论自己的志向,说:“我要是有100亩稻田就心满意足了。”  邻居听了,心生嫉妒,便说:“你要是有100亩田,我就养1万只鸭子,吃尽你的稻子。”于是,两人就为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争闹不休,便扭打着前去衙门告状。他们不认得衙门,经过一座学堂,见是红墙大门,就厮扭着走了进去。正好有个秀才在大堂上踱方步。他们以为是县官老爷,便跪在地上,各诉状情。秀才搔搔头皮,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教师博览》2014年11期
教师博览

秀才的变迁

秀才原意是才之秀者,今人一提秀才就想到寒伧酸腐的冬烘先生的形象,其实是一种偏见和误会。说到秀才,不妨先拿鲁迅的小说作为引子。在小说《白光》中,主人公陈士成读书多年,穷穷矻矻,却一直未能进学,获取一个秀才的科名,其结果只能穷困潦倒,终日梦想能在自己家中找到祖宗埋藏地下的钱财宝物,一夜暴富,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孔乙己》中的孔乙己,或许曾饱读诗书,甚至能在懵懂的孩子面前炫耀茴香豆的“茴”字有多种写法,但因缺少秀才的头衔,也只能替有钱的读书人家抄书维持生计,甚至有时不免做一些窃书的勾当。无论是陈士成,还是孔乙己,都是传统科举社会中读书不成且无法获取科举功名的一类落魄读书人的缩影。相比之下,已经有了秀才名头的读书人,其境遇应该要稍好一些。于是,在鲁迅小说《阿Q正传》中,作者刻意提及的“秀才娘子的宁式床”,大抵可以说明如此奢华的雕花大床,只有秀才的妻子才受用得起,非乡野小民的女子所可觊觎。这无疑就是清末秀才身份与财力的佐证。相较于尚未进学...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语文月刊》1998年05期
语文月刊

农民难秀才

古时有个秀才,自以为饱读诗书,很看不起农民。有一天,秀才从田边经过,看见农民在水田边打桩,扬着头走过去了。 农民文着腰把他喊回来:“秀才秀才,莫把头昂,我出个对子,你有本事对来?” 秀才哼了一声:“你能出什么对子?” 农民指着水田边的木桩说—水内打桩,进一寸,浸一寸。 秀才问:“什么‘进一寸进一寸’,不就是进两寸吗?” 农民笑着说:“秀才听错了,两个字同音,头一个是进地下一寸,后一个是水浸泡一寸。” ...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教师博览》2003年11期
教师博览

秀才联对四皇子

清朝康熙年间,京城有一秀才姓虞名君储,常与文友吟诗作对,人称“对子王”。 一天,虞秀才正徘徊于庭院之中斟酌诗文,忽一人来访,要与对子王一决胜负。虞秀才开门一看,只见来人衣着潇洒职逸,举止大方得体,手持折扇,风度翩翩,绝非等闲之辈。真秀才稍稍施礼道:“敢问公子尊姓大名?不知驾临寒舍有何贵干?” 来人却不还礼,只微微一笑,说道:“在下姓王名小四,乃一小小书童,久闻‘对子王’大名,今日特来班门弄斧。” 原来是同道中人,虞秀才顿生豪气,拱手道:“王公子远来是客,就请先出上联。” “好!我先出一上联。”只听王小四吟道:“贵妃漾秋波,笑生双眼,看几雨洗去千树翠。” 虞秀才从容对道:“西子银柳叶,愁收二眉,望一风吹来万叶黄。” 此一回合难分伯仲,王小四以贵妃人联,暗用回眸一笑,虞秀才以西子应对,巧引卧病报眉。二人一时难辨雌雄,于是便展开肉搏战,短兵相接:王出句:“蛛舞三春蕊。” 宾回联:“蝉鸣六月枝。” 王出句:“菊残箱来早。” 虞回联:“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江西教育》2004年21期
江西教育

由“秀才买柴”想到的

从前,有一个秀才去买柴。他想问樵夫的那担柴多少钱,就说:“其价几何?”樵夫听不懂,因为自己是卖柴的,就说了柴的价钱。秀才听了以后,想让他便宜点儿,就用“挺学问”的话给那担柴找了一堆毛病,末了说:“请损之”。樵夫早就听得不耐烦了,一气之下,挑起柴走了。这则笑话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说话要看对象。现在,有些年轻的老师,跟学生谈话、授课、写作文评语等,不是根据学生的生活阅历、文化修养,选用他们一听就懂...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