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缩与勼

“缩”字是《增注雅俗通十五音》开卷的第一字,它的普通音人尽皆知,但它的漳州方言发音就颇为特别,有lūn,giū和ggiù三种发音。$$清代学者段玉裁在《说文解字注·系部》中释道:“《通俗文》云:物不申曰缩。”在漳州方言中,借用“缩”字“收缩”“退缩”的字义,为方言的“lǖn”字所用,如“寒甲头缩缩”、“凡事缩在后壁”等。事实上,“缩”字发“lǖn”的音,在古诗中已有出现。如宋代欧阳修《见杨直谏女奴弹琵琶》一诗:“虽然可爱眉目秀,无奈长饥头颈缩。”苏舜钦的:“相逢眼尽白,闭户甘退缩。”这两首诗中的“缩”字都应该读成平声的“lǖn”,而不能读成归...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闽南日报2008-03-11
《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89年03期
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不毛之地”辨

成语“不毛之地”怎样解释?笔者查阅了二十余种辞书,归纳起来有以下三种说法: (一)“不长五谷的地方”,“不种五谷的地方”;(二)“寸草不生之地”,“不长草的荒地”, (三)“不长树木、庄稼的地方”,“不生长五谷和草木的地方”。不难看出,分歧的焦点在“毛”字上:或以为指五谷,或以为指草木,或以为指植物—包括五谷和草木。这里应该指出,以为“毛”指五谷者,释“不毛之地”为“不长五谷的地方”与“不种五谷的地方才也不一样,“不长五谷”者是贫膺的土地,而“不种五谷”者是未经开垦的处女地。至于说叮不毛之地”为“不长草的荒地”实在不足为训,荒地岂能不长草? 以上三种说法,“毛”指五谷说是对的。“不毛之地”出自《公羊传·宣公十二年》:“君如矜此丧人,锡之不毛之地。”这是郑襄公在都城失陷以后请楚庄王宽恕的话,意思是说:您如果怜悯我这个亡国之君,就赐给我一块婿薄的土地吧。汉儒何休解释说:“挠(qi“。)确(qu已)不生五谷日不毛,谦不敢求肥饶。”显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现代语文(语言研究版)》2011年06期
现代语文(语言研究版)

以《说文解字注·心部》为例谈词义引申规律

词义是词的内容,词义运动的基本形式是引申。引申作为一种有规律的词义运动,词义从一点(本义)出发,沿着它的特点所决定的方向,按照各民族的习惯,不断产生新义或派生新词,从而构成有系统的义列,这就是词义引申的基本表现。一、词义引申的特点与规律传统训诂学研究引申的第一项工作是探求本义,因为本义的特点决定了引申的方向。第二项工作是沿着引申的一个或数个方向,整理引申的系列(简称义列)。在引申系列中,应当包括两种引申的结果:其一,依托于同词形的多义词的各个义项。其二,同根的派生词。陆宗达、王宁在《训诂方法论》中归纳了古代书面汉语词义引申的规律——第一种类型:理性的引申。包括:因果的引申、时空的引申、动静的引申、施受的引申、反正的引申、实虚的引申。第二种类型:状所的引申。包括:同状的引申、同所的引申、通感的引申。第三种类型:礼俗的引申。上述引申规律在《说文解字注·心部》中有如下体现:1.“息,人之氣急曰喘,舒曰息,引伸爲休息之偁,又引伸爲生長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陕西师范大学
陕西师范大学

《说文解字注匡谬》研究

清代文字学家徐承庆《说文解字注匡谬》,是一部订正《说文段注》谬误的字书。文字学界以该书“好为诋诃”,对其大加批判,否定该书似已成定论,本文客观分析、研究了《说文解字注匡谬》,认为徐承庆主要是在阐述自己对《说文》的一些观点。全文共分四大部分:第一部分,概述。一、《说文解字注匡谬》研究现状。学术界对《说文解字注匡谬》存在一定误解,否定该书所取得的文字成就,究其原因:其一由于段玉裁的崇高学术成就,故徐承庆做法难以为学术界接受;其二对该书缺乏客观、深入的分析研究。进一步明确《说文解字注匡谬》研究的主旨和方向。二、《说文解字注匡谬》基本情况。其一了解徐承庆学术思想背景。其观点多承其师钱大昕,故徐承庆对《说文》某些字形、字义的看法与段氏相矛盾。因此,《说文解字注匡谬》所收多是徐承庆看法与段氏相矛盾的字形、字义,将《说文解字注匡谬》看做是《说文段注》谬误的简单汇总,主观、片面。其二总结《说文解字注匡谬》内容特色。《说文解字注匡谬》是在继承《说...  (本文共6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0年20期
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总结·辨正·拓展——读《说文解字注研究》

中国传统的语言文字学,从汉代发展到清代,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是,由于小学家们多囿于就某一时代平面对一字一义进行静止的、孤立的训释,因而使得我国的语言研究长期以来未能摆脱“经学附庸”的地位,未能超越语文学的范畴。直到清代的乾嘉时期,朴学大盛,语言文字学全面发展,一些小学家才开始注意运用历史发展的观点和较为科学的方法,对语言进行全面的、系统的探索,使我国传统的语言文字学从理论到内容到方法都获得了新的进展,为使我国传统的语言文字学形成为独立的学科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而段玉裁,正是乾嘉时期这些杰出的小学家中一位最杰出的代表。段氏的《说文解字注》(以下简称《段注》),不仅是一部研究《说文》的权威性著述,而且是一部研究汉语言文字发展史的难得的珍贵文献,代表了清代乾嘉以前汉语言文字学研究的最高成就。《段注》一出,研究者即蜂起,然而他们对《段注》的研究,大都限于一隅:或对它进行订补;或阐明它如何对《说文》进行细密全面的校勘整理,“究其微旨,通其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榆林学院学报》2019年05期
榆林学院学报

《说文解字注笺》述论

####《说文解字注笺》述论@王娅维$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文学院!陕西西安710055$西北大学文学院!陕西西安710127徐灏《说文解字注笺》是一部补正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之作,该书能以历史的眼光观察汉字,以发展的视野说解汉字的形、音、义。《徐笺》引经据典,旁征博引,特别是能够运用钟鼎文资料,得出客观的结论。但其也有囿于许段、过信戴侗说之处。徐灏提出古今字有"造字相承增旁"和"载籍古今本"两类,而"造字相承增旁"之说,对后世影响较大。徐灏;;《说文解字注笺》;;《说文解字注》[1]张其昀.说文学源流考略[M].贵州:贵州人民出版,1998:156.[2]刘志成.中国文字学书目考录[M].成都:巴蜀书社,1997:234.[3]姚孝遂.许慎与说文解字[M].北京:...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