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通过评审 “在场主义散文”立项

本报讯(记者 周静璐) 7月19日,我市召开“在场主义散文”文化软项目立项专家评审会。来自全国各地的中国当代汉语散文界的各位资深专家莅临眉山,对我市“在场主义散文”文化软项目立项工作进行考察评审。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部长周成仕出席评审会。$$在完成可行性和独创性的论证之后,“在场主义散文”文化软项目的立项顺利通过了专家评审。与会专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眉山日报2008-07-21
《淮海文汇》2012年03期
淮海文汇

文学:坚守“在场主义”

前不久,第三届“在场主义散文奖”颁奖典礼在苏州大学举行。这是由在场主义创始人、散文家周闻道和新生代企业家李玉祥联手发起的奖项,2010年5月5日在北京宣告设立。该奖以其年度单部作品奖30万元,总奖额50万元的高额奖金,创下迄今为止中国文学界民间文学奖的最高纪录,被誉为“华语散文民间第一大奖”。在场主义散文奖,是目前为止中国文学界唯一以鲜明文学观念为旗帜设置的文学奖项,它以散文性和在场精神,作为评判作品的价值尺度,坚持民间性、独立性、文学性、权威性,其评奖目的旨在振兴散文创作,重构文学价值,捍卫文学尊严,引领二十一世纪汉语散文发展趋向,因而受到海内外文学界的广泛瞩目与赞赏。尽管这仅仅是一个民间举办的散文奖项,但是,散文作为文学表现的重要的一支,特别是这个散文奖它所提倡的“在场主义”,作家应该坚守“在场”精神,却是鲜明地反映了文学的本质,体现了文学的精神。这就是对社会生活的介入,对当下现实的介入,对心灵、对精神的介入,对人类个体生存...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吴学术》2017年01期
东吴学术

如其所是地接近真相:在场主义散文三论

一、在场主义散文运动的意义二○○八年三月八日,周闻道、周伦佑等十八名作家、文艺理论家,在“三苏”故乡,1举起“在场主义散文”旗帜,以“散文性”与“在场性”革新散文元语言,2一时间线上线下互动,成为当年文坛热点。据说,“全国数十家门户网站转发宣言,数以十万计的作家、评论家和读者发表评论”,3数以百万的网民点击,《文艺报》以两个整版推出在场主义散文理论及其代表作。如今八年过去了,当初果敢断言“在场主义的出现,无疑是二十一世纪开端散文发展中的一个重大事件”的孙绍振,4这位以《新的美学原则在崛起》震动八十年代初期先锋诗坛、以思想前卫深刻闻名的文论家,也许都没料到,这场散文革命所产生的实际意义,远远1“三苏”是作为唐宋散文八大家的苏轼、苏洵、苏辙父子三人的简称。“三苏”故乡,指今日四川省的眉山市。2《散文:在场主义宣言》,见周闻道主編《颠覆城堡·理论卷》,第2-3页,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14。3周闻道:《在内外珠联中追求根性真实》,...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东吴学术》2017年04期
东吴学术

“非虚构”与在场主义散文叙述——以十九部在场主义散文奖著作为话语中心

一二○○一年,“诺奖”百年大庆;瑞典文学院以“见证的文学”为主题召开研讨会,高行健应邀作了《文学的见证——对真实的追求》主题发言,指认“真实从来就是文学最基本的价值判断。”(1)这一年,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英国印度裔作家维·苏·奈保尔(V.S.Naipaul),颁奖理由是:“其著作将极具洞察力的叙述与不为世俗左右的探索融为一体,是驱策我们从扭曲的历史中探寻真实的动力”。“诺奖”这种倾向性态度,固然有着希望文学起到为历史见证的作用,特别是用真实来对抗以意识形态和政治为基本准则叙述的伪历史与政治谎言;也昭示着一个新的文学世纪的到临,奈保尔称这个新的文学世纪为“写实的世纪”。写实,其实指向了一种文学类型,即“非虚构”;写实是“非虚构”的重要内核,也是意义旨归。事实上,“非虚构”只是文学类型划分的方式之一。历史上有过基于不同角度的指说,席勒从“现实”与“理想”的角度阐述诗,黑格尔在《美学》中归纳艺术类型为象征型、古典型和浪漫型。新世纪写作...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太湖》2017年01期
太湖

一个理想主义者的跋涉

在场主义,现在应该是散文界绕不开的一个话题。在场主义的-?些主张也越来越多地获得文学主流的认可,同时越来越多的写作者,在写作中自觉地追求的在场的表达。在场写作是一种文学主张,是一个团队的行为,是一种有预设目标的行动,是一种在推倒和批判中构建起来的图景。无论其文学观念,还是行为模式,在一开始就引起了极大的争论。而这种争论最后衍变成越来越多人共同奔赴的一个集体阵图,这其中不能不说到这个团队的领军人物周闻道。周闻道在搞在场主义的时候,还是一名政府官员。他是两个市级大部门——眉山市发改委和眉山铝硅产业园区的一把手。除了睡觉,他每一分钟的时间,几乎都是在忙忙碌碌中度过的。他每次打电话给部下布置任务,一打开电话就是他在说。如果你没听清楚,想再问的时候,他已经挂了。再打过去,他的电话就处在占线中。他到一个部门以后,所有人的节奏都跟着他快起来,连副职也都是跑着去向他汇报工作。而这样忙碌的他,居然能够雷打不动地在星期六的上午写出一篇文章来,发在天...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太湖》2017年01期
《安徽文学》2017年10期
安徽文学

草间夜话

主人艰苦做起来的东西,只有自认倒霉。有关蜣螂的在场主义叙事它揩揩颊部,吸点空气,飞走,重新另起炉灶。我颇羡慕而且嫉妒它这种百折不挠的我们村管蜣螂不叫蜣螂,叫屎壳郎,品质。”是说蜣螂界也有坐享其成之人,躲听着让人倒胃口,无论大人小孩没谁说愿在一块石头下,看见一只勤劳的蜣螂推着意和一只黑到发亮的蜣螂为伍。我倒没那一小车美味佳肴,半道杀出个程咬金,劫么觉得,自从看了法布尔的《昆虫记》之掠而走。那只被劫的蜣螂,并没有看出一后,对蜣螂的处世态度更是钦佩有加。丝惆怅,转过身去,飞走,另起炉灶。法布尔写道:“假使那贼安然逃走了,月光下的老河滩,野草繁茂,一只蜣螂从草丛中走出来,伸出前腿拭擦脸颊,就着死神,让世间没有了死亡。犯了众神之怒的明亮的月光,就着流水的潺湲,它要做什西西弗斯,作为惩罚,诸神让他把一块巨大么,只有蜣螂自己知道。月光透过厚厚的大的圆石推上山顶,而每每巨石又从山顶滚下。气层,发生了散射,也就是月光偏振现象。这是一个让人悲伤的神...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