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名人专场的冷思考

$T由藏家藏品组成的专题拍卖,是近年来颇有卖点的运作方式。据不完全统计,近两年来,国内几家以经营艺术品见长的拍卖行,推出不少专题收藏,大多赢得满堂彩。“名人专场”在藏市虽然风光无限,但业界对此也争议定书颇多,褒贬不一。本文试图透过藏市耀眼的“名人光环”。对当前收藏市场上“名人效应”产生的原因及其利弊作一初步的分析与探讨。$E$$名人藏品,优势几何?$$名人藏品的优势首先体现在“名人”效应上,所谓名人,是指在一些为大众所瞩目的特殊群体。人们在对名人的崇拜心理、移情心理影响下.对名人所拥有过的东西会有一种特殊的信赖和偏爱,这便是所谓的名人效应。利用消费者的上述心理,将“名人效应”运用在艺术品拍卖中,便有了名人专场或专题拍卖。名人专场或专题拍卖是以收藏家或收藏名人的专题收藏为主的拍卖会。由于这些收藏家或名人大都是长线投资,有的可能纯粹是出于爱好,不遇变故是不会轻易释出的。所以,这种机会对于拍卖公司和买家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市场越是景气,...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现代艺术》2017年05期
现代艺术

吴大亮作品

吴大亮︽松岗独步︾2015年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闽都文化》2018年02期
闽都文化

梦松居和它的主人

在仓山马厂街20号,有一座古朴的小楼,这个梦松居,楼房不大,只有两层,外砖内叫梦松居。周围分布着福建师范大学和中、小木结构,但院子很大,有一两亩。里面种了各种学。紧邻的是桃花山和师大附中,转个弯是师大的果树,龙眼、荔枝、黄皮果、枇杷、木瓜、香生物系,再远些是九中、十六中及仓山小学。这蕉;还间种了葡萄、玉米、向日葵等;墙上爬着一带房屋依山错落,道路沿山起伏,绿荫繁覆,红红火火的三角梅;也养着狗、猫,生气盎然,宁静优雅,弥漫着校园区所特有的书卷气息。充满生活乐趣。就是这幢小楼,走出了一个个不梦松居同凡响的翘楚人物。山演讲完整记录下来,向国内外传播。1914年,丁先诚留学美国,就读波士顿大一学和哈佛大学,获文科硕士和教育学硕士学位。回国后,担任过福建协和大学教育系教授、代主梦松居的第一代主人叫丁先诚,祖籍在福州任,中华美以美会全国宗教教育总干事,福建省十邑之一的古田。1919年,他买下这幢小楼,举基督教协会教育部部长,卫里公会教育部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艺术市场》2004年01期
艺术市场

闪亮的记忆——中国嘉德“俪松居长物”珍藏艺术品拍卖之后

藏品黯戳猛黔黑翼憨篡纂默鹭黑黑藏者们手中进行再次收购,因此每一次大藏家的藏品出售,都会成为弩耀氰氯粼碧碧黯髯拢纂落覃相告,相约而至全场143件拍品共拍出6301沥元,成交率1000/00 据记者的现场观察除了拍出891方元的唐代“‘大圣遗音”伏羲式古琴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21具铜炉的拍卖了,几乎每具铜炉都以高出估价几十倍的价格,被一持607号牌的场外神秘买家尽收囊中。而其中的清初大高炉、明崇祯冲天耳金片丈足炉和清顺治冲天耳三足炉更是以百万元的价格赢得场上一片掌声王世襄先生的铜炉收藏清结主要缘自于李卿丈先生,当年王先生自美归国后得李卿丈赠炉土具,后虽经浩劫,多数尚存。因此这次所拍的铜炉的大部分都是当年李卿丈先蜘藏羹粼豁蒸熬鬓狄其中的每一件拍品都记录了主人的一片痴心,记载了友人间的一段段真lgr,吾等有幸能更进一步了解到这个痴迷于各种“玩意儿”的老人的内心情感。因为大明宣德炉的比例成份草今仍是一个迷,王先生已决定将其藏品中的一两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图书评论》2001年04期
中国图书评论

行进在理性思维空间──读《五松居论稿》

樊希安是学文学的,出版过诗集、散文集,写过小说、人物传记,这些书他都曾送我看过,可谓硕果丰盈。而这本书《五松居论稿》却别开生面,是理论学术研究成果的结集,是行进在理性思维空间的结晶。“映日荷花别样红”,让我们看到了作者思想的另一侧面,看到了他在另一方田园中默默耕耘的收获。我和希安相识相熟在1994年的春天。那时他刚就任吉林省新闻出版局图书出版管理处处长,我们一起赴宁波参加全国图书审读工作会议。会间代表上舟山游览,大家在那个硕大的“心’字石上合影。面对阔海长天,代表们心潮与海潮共振,格外的兴奋。我和希安恰好站在心字石的中间。当时每人都说一句与心相关的话,有说“心心相印”的,有说“心潮澎湃”的,有说“心如海阔”的,而希安则说“只要用心,什么事情都办得到”。言如其人,希安确实是个有心人。二十多年来他结合学习和工作,思考现实,研究问题,言为心声,发而为文,日积月累,方有今天的成果——《五松居论稿}}。《五松居论稿》收入希安撰写的论文二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阳关》1998年03期
阳关

在宿松居住

一李‘卞出城听蛙声叫唤不已的界早梦件青蛙的卖弄·它们只在简单地标榜自己。但这无论如何,也证明了春天铺天盖 很久不曾听到蛙声了.因为蛙们不会由国家和政府实施安居工程,它们不会跑进城里来,坐到水泥路上或水泥操场上唱歌.我自然听不见。而闹市人声晶沸,细细的蛙歌又能打动谁的耳鼓啊.或许我根本无心于蛙可;都即使还是往盲‘的如鼓如潮.对无心之人又何声之有性 但很早·我.F.中蓦有餐一黛界.际的蛙堆,每到存天,我们先看堤柳,再挖野菜,育蛙就从我们翻动的土亥下瑞出来。我们狠为天上的春色是燕子衔来的呻树上的春念是蜜蜂唱红的。_面大地之上.这遇野的绿愈与热烈.定是青蛙打动鼓点,才如潮涌至。我们趴在水田边.看青蛙妈妈生出一串又一串黑色的项链,看刁、拼料如上古文字,幻出神秘的故事·这在童年·如果没有脊夜的蛙鸣·我们又何以能从地莱到小麦,从草毒到批把春桃啊! 尽俘我们也曾有意无愈伤害过青蛙.捉住一只放进女孩的书包成衣兜,把青推的两条腿捆在一起.甚至偶尔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阳关》1998年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