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胡星斗:中国的五农问题

$T统筹解决“新工人”、“失地农民”问题,关键还在于进行“大户籍制度”的改革,推进农民、“新工人”、“失地农民”的社会保障、劳动保障的事业。$E$$以往,国人的眼光主要集中在“三农”(农村、农民、农业)问题上,中央政府提出的“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也旨在解决“三农”问题。但在目前,影响中国社会的稳定与发展、最为人们关注的还有农民工问题、失地农民问题——农民工身份的被歧视、户籍制度的藩篱、农民工非工非农的尴尬处境、农民工的候鸟状况与稳定的产业工人和技术工人的短缺、廉价劳动力的被剥削、城市化的落后:农民工的维权、养老、医疗、就业、失业、工伤、培训、文化娱乐、计划生育、政治权利;农民工子女的教育、留守儿童的健康威长;农民工对城市治安的影响;4000万失地农民的“三无”(无地、无业、无社会保障)问题,土地维权问题,以及农民转为城市居民后的贫困等等,成为摆在中国政府面前的最为棘手的问题。统筹解决“五农”(农村、农民、农业、农民工、失地农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经济研究参考》2019年10期
经济研究参考

改革开放以来户籍制度改革的历史考察和现实观照

:赵军洁,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研究员;范毅,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设计部研究员。形成于20世纪50年代后期的户籍制度是我国特有的人口管理制度,也是改革开放40年来伴随我国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的若干重大问题之一。由于户籍本身被赋予了公民身份证明、公共福利附着等多重功能,改革开放40年来户籍制度改革带来的影响广泛而深远,不仅在宏观上影响着我国的城镇化和人口流动格局,而且在微观上也影响着居民的就业、教育和社会融入等多个方面,是一项与资源配置和利益分配密切相关的制度。可以说,户籍制度改革过去是、现在仍然是我国最重要的改革主题之一。一、户籍制度改革的有效经验纵观改革开放以来户籍制度改革的发展历程,总结发现,坚持以市场化要素配置为导向,逐步拆除户籍的制度性障碍,促进劳动力从低劳动生产率部门向高劳动生产率部门流动转移就业,是户籍制度改革的有效经验,而这对于当前和今后深化户籍制度改革仍然具有重要参考和借鉴意义。...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大社会》2015年Z1期
大社会

广东户籍制度改革的特点

2015年6月24日,广东省人民政府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广东省户籍制度改革大幕由此拉开。广东省此轮户籍改革具有如下特点:目标明确通过统筹广东省户籍制度改革和相关经济社会领域改革,合理引导农业人口有序向城镇转移,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及有能力在城镇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常住人口市民化,逐步实现城乡人口管理一体化,城乡公共服务均等化,城乡经济发展均衡化,稳步推进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有序推进户改新政要求到2020年,基本建立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相适应,有效支撑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依法保障公民权利,以人为本、科学高效、规范有序的新型户籍制度,努力实现1300万左右的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广东省城镇落户。建立城乡统一的户口登记制度。在全省范围内取消农业、非农业以及其他所有户口性质划分,统一登记为广东省居民户口,实行城乡户籍"一元化”登记管理。四个坚持坚持积极稳妥、以人为本,尊重居民自主定居意愿,稳步推进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重庆》2011年12期
新重庆

以户籍制度改革为突破口 缩小城乡差距促进共同富裕

户籍制度改革是推进城乡统筹发展,实现“缩差共富”的重要举措。2010年以来,忠县坚持以户籍制度改革为突破口,把握内在机理,系统设计制度,统筹推进宅基地复垦、地票交易和“三权”抵押,有力地促进了区域、城乡、贫富差距的缩小,加快了共富步伐。截至目前,全县“农转城”19274户、60726人,占市里调研目标的110%,转户工作进度和质量均位居全市前列,得到了奇帆市长的充分肯定。利用“农转城”后的闲置农房,积极推进宅基地复垦,已启动复垦2230亩,完成“地票”交易610亩;2011年入库备案将达10000亩,可交易1906亩,实现收入3.4亿元。采取“1+5”模式,流转“农转城”农户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推进土地规模经营和农业产业化,提高农民收入。2011年1—9月,全县农民人均现金收入同比增长30%。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比由2009年末的3.07:1,缩小到2.87:1。综合配套:加快户籍制度改革进程(一)系统设计制度。按照“城镇营造良好环境...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南行政学院学报》2018年06期
湖南行政学院学报

深化湘潭市户籍制度改革的探析

湘潭市城乡二元分割的户籍制度是在20世纪50年代我国实施重工业有限发展战略背景下出台的。当时的主要目的是控制农村劳动力流出农村进入城市,以保障粮食生产,为工业提供积累,同时减轻城市粮食供给压力和就业压力。由于粮食等基本生活资料在城市只以凭证方式定量向非农业户口人口供应,因此这一控制农村人口流动的制度十分有效。在整个计划经济时期,农业户口要转为非农业户口的条件非常苛刻,城市按配给供应的生活资料品种逐渐减少,降低了农民流向城市的障碍;同时,劳动密集型工业开始主导经济,城市对非熟练劳动力的需求迅速增长,加工业、建筑业、服务业的快速发展需要大量农村劳动力,而农村却因为贫穷落后有着大量的闲置劳动力,这些闲置劳动力除了从事农业生产,无法创造其他价值,[1]甚至影响到了社会稳定,为了促进国民经济发展,国家放松了对农民流动的控制。一、湘潭市户籍制度改革存在的问题及原因分析(一)存在的问题分析湘潭市共有湘潭县、韶山市、湘乡市、岳塘区、雨湖区五个县...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经济学家》2019年03期
经济学家

改革开放以来户籍制度改革的历史考察和现实观照

形成于20世纪50年代后期的户籍制度是我国特有的人口管理制度,也是改革开放40年来伴随我国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的若干重大问题之一。由于户籍本身被赋予了公民身份证明、公共福利附着等多重功能,改革开放40年来户籍制度改革带来的影响广泛而深远,不仅在宏观上影响着我国的城镇化和人口流动格局,而且在微观上也影响着居民的就业、教育和社会融入等多个方面,是一项与资源配置和利益分配密切相关的制度。可以说,户籍制度改革过去是、现在仍然是我国最重要的改革主题之一。一、改革开放40年户籍制度改革的发展历程改革开放以来,二元经济结构转换和市场经济体制构建是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两大重要改革方向[1],在整个改革过程中,以人口迁移和户籍利益调整为逻辑主线的户籍制度改革也呈现出明显的阶段性特征[2],并形成以下四个阶段。(一)计划经济框架下的二元户籍制度松动阶段(1978—1991年)改革开放前,为了防止农村人口继续大量外流控制大城市人口容量,同时保障城市基本生...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