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小村规”推动基层治理大跨越

为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深入实施基层党建3+2书记项目,抓实基层党组织在联系服务中教育引导群众工作,去年以来,梓潼县探索健全了“群众评价、评审小组评分、村委会评议,党支部审核、村民代表大会审定”的村规民约“三评两审”积分制管理办法,并在全县“红色家园”示范村试行村规民约“三评两审”工作法,全面推动村规民约有效落地落实,用实际行动提升了基层治理水平,夯实了农村基层基础,促进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的乡村治理体系。$$广纳意见 确保村规民约“三切合”$$“睦邻友好,关心照顾大小便失禁病人的肖明顺……”近日,梓潼县石台乡尖山村隆重举行2018年村规民约表彰大会,随着村支部书记魏党清宏亮的声音,好婆婆示范户、好儿媳示范户、移风易俗示范户、热心公益示范户、孝老爱亲示范户、履行义务示范户、睦邻友好示范户、产业发展示范户等9户先进模范家庭登台受到表彰,赢得台下阵阵热烈掌声。$$“我得奖了,感到很高兴,很舒畅。2019年及以后,我会继续抓...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绵阳日报2019-02-27
《中国集体经济》2019年27期
中国集体经济

党建引领基层治理面临的困境及优化路径

有效基层党建是确保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决策部署贯彻落实的基础,与基层治理有效性紧密相关。随着社会深刻转型和城市化进程加快推进,需要构筑基层党建工作的新平台。目前,党建引领基层治理面临尚存在一些困境亟需破解。一、面临的困境1.干群关系上,一些村民埋怨村干部“吃白饭”,对村支“两委”干部不信任、意见大;服务群众上,一些城市社区党组织对服务群众、加强区域化党建工作“有心无力”,“满足于应付、流之于形式”的现象较为普遍。发展农村经济,带领农民致富是农村党建工作的落脚点。目前,一些村的村支“两委”干部是由上级政府任命的,或选举过程只是走走形式而已,甚至有些人通过拉关系走后门当上了村支“两委”干部;不少村支“两委”干部办事不讲政策、管理不循章法、工作随意性大。有的村支“两委”干部事事先为自己或者家族、亲友打算,有的甚至随意欺压百姓,拉帮结派,贪赃枉法,为所欲为。村民对村支“两委”干部不信任、意见大,既指向村干部的工作能力,也指向村干部的工作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领导科学论坛》2016年05期
领导科学论坛

城市基层治理中的街道人大工委:组织设立、运作现状与地位重塑

我国宪法规定,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的国家权力机关,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党的十八大报告进一步指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根本政治制度”“支持和保证人民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国家权力”[1]。因此,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制度中轴,它的有效运作和功能发挥,应当是中国民主政治建设与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途径和内容,加强基层人大建设和作用发挥理应是基层民主治建设的重要内容与支点。在城市中,街道治理是进行基层治理的基本形式,街道人大工委的设立不仅使街道政权设置更趋于完备,还为街道民主治理提供了一定的组织依托。然而,随着城市管理体制改革的推进,街道人大建设和街道治理的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它们面临着“何去何从”的问题。[2]并且,街道人大工委并不具有乡镇人大那样的组织性质与职权,这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制约了它在街道民主治理中的作用。因此,现实中街道人大工委...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当代党员》2019年16期
当代党员

做好“德法相伴”这篇文章 提升基层治理能力

今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重庆重要讲话中对“坚持法德结合”进一步提出重要要求,与总书记2016年12月在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关于“法治和德治不可分离、不可偏废”,2018年3月在参加全国两会重庆代表团审议时关于“要既讲法治又讲德治”等重要讲话精神一脉相承、一以贯之,为促进法律和道德协同发力提升基层治理能力,进一步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巴南区以法德结合推进基层社会治理为突破口,以“德法修身、德法润家、德法睦邻、德法怡城”为抓手,探索开展“德法相伴”工作,切实强化道德对法治的支撑作用、充分运用法治对道德的保障作用,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更加深入人心,引导广大人民群众争做社会主义道德的示范者、良好风尚的维护者和社会主义法治的忠实崇尚者、自觉遵守者、坚定捍卫者。注重德法修身,树一个明德知法的“人”“德法红黑榜”评身边人。在村(社区)设立“德法红黑榜”,通过“评榜、立榜、议榜”三个步骤,表彰好人好事、曝光不文明现象,见微知著、日积月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家治理》2019年31期
国家治理

党建引领基层社会治理的思考与建议

基层治理体系是国家治理体系中最基础的部分,一个国家的基层治理能力不仅直接决定了基层治理的效率和效果,更代表了国家治理的成效和水平。将党建引领基层治理置于古今中外基层治理坐标系中进行纵向古今、横向中外的比较后,可以发现,这是颇具中国特色的基层治理模式。但值得注意的是,当下以党建引领基层治理仍需要进一步向纵深拓展,以及进一步提升凝练。基层党建的四类作用总结对镇街、村居的基层调研情况可知,基层党建引领基层治理发展到今天,可根据其所发挥的引领作用或功能,由大到小将其大体分为四类:第一类作用很明显,属于发展最好的一类;第二类作用比较明显,但与党的要求、群众需求及其应发挥出的作用相比,仍有较大的距离;第三类有一定作用,但不明显,与党的要求、群众需求及应发挥的作用距离很大;第四类则是基本没有作用,主要发生在村居层面,表现为党支部名义上存在,实则因各种原因“名存实亡”,这一类情况还存在于没有建立党支部的新兴领域,如合作社、产业园区、商圈市场等。...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学报》2019年02期
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学报

官民共治:成都市基层治理的新方向

一、官民共治理念释义(一)官民共治概念要义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1]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就必须发挥国家制度管理社会各方面事务的能力,这就离不开官与民的良性互动,官民共同治理。因此,从十八届三中全会开始以官民共治为理念的基层治理实践进入“新时代”。而关于官民共治的概念学界此前有过一定的探讨,中央编译局俞可平教授认为:“国家与社会协同治理的实质,就是政府与公民对社会政治事务的合作管理,简单地说,就是官民共治。”[2]桑玉成认为:“所谓官民协同治理的政府管理取向的主要意思是说,在现代政府管理的进程中,政府与国民在形成一种合作共事的关系基础上,改变并尽量拉平那样的垂直管理关系模式,共同来承担对社会公共管理事务的责任。”[3]赵肖肖、李宪军认为:“官民共治是政府与公民对社会政治事务的合作管理,其实质是国家与社会的协同治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