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寻衅滋事罪的殴打致伤与故意伤害罪之区别

寻衅滋事往往事发突然,临时起意,嫌疑人侵害他人比较随意,为了追求精神刺激而不计后果,对认识或素不相识的人无故殴打。在客观方面,表现为“三个随意”:即事由随意,致伤与否随意,殴打对象随意。$$司法实践中,寻衅滋事和故意伤害是易发多发的两类案件。两罪在客观方面有时都会出现伤害他人行为,要正确界定犯罪的性质,只能结合具体案情,认真分析犯罪嫌疑人的主观方面、行为表现以及所侵犯的客体,通盘进行考虑。现从一起既发案件分析之。$$2016年5月4日21时许,犯罪嫌疑人姜某和彭某一行7人(包括陈某、王某)应胡某之邀,到罗山县新区KTV唱歌。期间,犯罪嫌疑人姜某因为琐事与彭某发生口角,进而撕扯,被他人拉开。至凌晨时分,姜某自认为在KTV受到彭某的欺负,便持水果刀赶至罗山县一小区东门彭某、丁某共同经营的超市内,见陈某和王某二人在屋内,不由分说用水果刀朝王某头部砍了一下,对陈某面部划了一刀,后见王某持啤酒瓶反抗,又朝王某头部砍了一刀。姜某还不解气,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治现代化研究》2019年02期
法治现代化研究

从“网络寻衅滋事罪”到“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适用关系、优化路径与规制场域

2013年9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颁布了《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13年9月20日施行,以下简称《网络诽谤解释》),由此确立了寻衅滋事罪适用于网络空间的规范依据。其中,第5条第2款所规定的“网络虚假信息型寻衅滋事罪”超越了传统认知,在学界引起了较大争论。年8月29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2015年11月1日施行,以下简称《修九》),其中,第32条规定,“在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中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也即增设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2)直观来看,网络虚假信息型寻衅滋事罪与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在罪状表述上极为相近,涉及的规制对象都是“虚假信息”,作用场域都包括“信息网络”,行为方式上都包括了“编造虚假信息、明知且故意传播(散布)”,在危害结果上都涉及“秩序混乱”。事实上,一罪名的司法解释条文与另一...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财经政法资讯》2012年02期
财经政法资讯

寻衅滋事罪的立法渊源探析——以法律的继受为视角考察寻衅滋事罪的存在根据

寻衅滋事作为流氓罪的一种表现形式规定在1979年刑法第160条,现行刑法第293条则将寻衅滋事这一行为作为独立的犯罪予以规定,归属于刑法分则的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其具体表述为:“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由于刑法对寻衅滋事罪的四种行为类型的规定比较概括且使用了“随意”、“任意”、“情节恶劣”、“情节严重”、“严重混乱”等规范的构成要件要素①,司法实践中也对该罪的认定出现了众多疑难问题②,以至于有学者也认为寻衅滋事罪成了一个新的“口袋罪”,应予废止[1]。一个罪名是否应被废止,涉及到该罪的存在根据是否充足的问题。考察个罪的存在根据,可以从其...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团结》2018年06期
团结

寻衅滋事罪的沿革与存废

当前,寻衅滋事罪常被滥用,极大地侵蚀着刑法基本原则的根基,这个罪名是否继续应当存在,实有讨论的必要。一、寻衅滋事罪的缘起寻衅滋事罪的前身是1979年刑法的流氓罪,其第160条规定:“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侮辱妇女或者进行其他流氓活动,破坏公共秩序,情节恶劣的,处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流氓集团的首要分子,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1983年9月2日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通过了《关于严惩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决定》,该决定将流氓罪的最高刑提高到死刑。流氓罪的入罪标准模糊,所以在司法实践中存在扩大化的情况,产生了“口袋”化的倾向,大量的道德违规行为被贴上了流氓罪的标签。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严打期间,有的地方提出“凡与三人以上搞两性关系的即是流氓犯罪”,导致有的因请妇女当“模特”进行绘画、雕塑等艺术创作,并无淫乱活动而被定为流氓行为;还有人把跳两步舞和淫乱活动混为一谈,称之为“两步流氓贴面舞”,几乎将青年男女跳两步舞都看成流氓行为;也...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团结》2018年06期
《法制博览》2019年09期
法制博览

随意殴打型寻衅滋事罪司法认定问题研究

一、寻衅滋事罪在法律规制体系的定位1979年我国制定的刑法(以下简称“79刑法”)将寻衅滋事罪作为流氓罪(79刑法第160条)的一种行为方式,流氓罪由于构成要件的模糊性,造成司法实践中难以做出准确界定,为应对当时特定的社会治安环境,司法机关贯彻了“严打”政策,该政策的司法表现之一便是法官在个案处理上恣意性大,极易将轻微破坏社会管理秩序的行为按流氓罪处理,且多数处刑较重,以至流氓罪和投机倒把罪被称为典型的“口袋罪”。1997刑法(以下简称“97刑法”)修订时,将争议较大的流氓罪分解为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和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等罪名,但由于97刑法第293条寻衅滋事罪使用“随意”、“情节恶劣、“任意”和“情节严重”等需要法官进一步做出价值判断的规范要件要素,学者普遍认为脱胎于流氓罪的寻衅滋事罪依然具备较强的“口袋”基因,主张废除寻衅滋事罪呼声不绝于耳。有独立保护的法益是刑法分则个罪合理存在的根据,探求寻衅滋事罪在规制寻衅滋事行为的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9年21期
法制博览

浅析寻衅滋事罪

一、寻衅滋事罪概述(一)寻衅滋事罪的基本概念寻衅滋事罪是我国刑法明文确定的犯罪。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寻衅滋事罪,是指故意挑起事件,侵犯他人的人身和财产权,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1]。其犯罪行为主要表现为随意殴打,追逐,拦截,侮辱他人,强拿硬要或任意毁坏,占用公私财产,以及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等等[2]。上述行为在司法审判中,如若判定为寻衅滋事罪则还需考虑行为情节性质。(二)寻衅滋事罪的基本组成部分寻衅滋事罪的基本组成部分包括如下四点:犯罪对象,犯罪客观行为,犯罪主体和犯罪主观因素[3]。1.犯罪对象寻衅滋事罪的犯罪对象主要针对的是公共秩序。公共秩序是指生活中的人需要共同遵守的共同规则。大多数寻衅滋事罪行发生在公共场所(有些发生在偏远和隐蔽的地方),破坏公共秩序,损害人身权利或者公私财产。2.犯罪客观行为这种犯罪在客观方面主要表现为没事找事,不合理制造麻烦,殴打无辜群众,肆意破坏公共秩序等等[2]。可以分以下几种情况:(1)随意殴打他...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