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广东区域经济史研究的力作

5年前,在暨南园内,笔者有幸聆听了郎国华君的博士论文开题报告,当时就有一种直觉——在我们的眼前,一幅绚丽多姿的广东历史画卷即将徐徐展开,因而内心洋溢着激动和渴盼,今天,这幅广东经济社会的《清明上河图)(吴自力语)终于呈现在世人眼前,五年磨一剑,其间的甘苦想必只有郎国华君知晓。笔者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读后的一点心得和思考拿出来与读者分享,点滴之见,或有狗尾续貂之讥,或有违郎国华君之初旨,其责则全在我。$$区域研究的兴起被认为是当代史学发展的一个新趋势。具体到宋代广东区域经济史的研究, 《广东通史》古代上册和《宋代地域经济》尽管有全面的分析,但前者限于通史体例,后者限于全国研究,就广东区域而言,都难免疏于简略;而《宋代广州的海外贸易》和《广州外贸史》“均只是对某一方面、某一行业、岭南某一局部地区的经济情况作了论述”,又难以管窥全豹。诚如张其凡先生在序中所言:“作为全面论述宋代广东经济的专门著作,本书是第一部。”本书写作,主要按照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南方日报2007-02-04
《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2019年01期
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

杨国桢教授对海外学者的长期影响——以社会经济史研究为例

作为长期受益于杨国桢教授的研究并倾心佩服者,我很荣幸有机会评论他数十年来对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的影响。在讨论他的学术成就之前,简单讲,还需特别注意到其作为一位热忱的学术导师和中美学术合作有远见的推动者的角色,尽管一篇小文很难公正地展示他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就。我知道他的学生对其作为一名教师怀有最高的尊重和最深的钦佩,不过很遗憾我没有获得“特权”在杨教授的指导下正式学习。我相信在“海洋与中国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会有许多衷心的感谢和致辞,而我也要向杨教授的帮助致以最诚挚的谢意。多年来,我从他的智慧和忠告中获益匪浅。换言之,本文将首先简要鸣谢杨教授在20世纪80年代中美学术交流开幕式中的主导作用,然后对他涉猎广泛的研究在美国的影响进行有限的评估。由于缺乏杨教授博学的深度,我只能理智地评论他在社会和经济史领域作品的影响,毕竟我对帝制晚期中国土地所有权和佃户—地主关系有一些研究经验。一、20世纪80年代中美学术交流的开放中美学术交流开放的关键...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史林》2019年01期
史林

非洲经济史研究的新进展

20世纪五六十年代,伴随着非洲民族国家独立,非洲史作为一门学科兴起,而经济史从一开始就是其中的重要分支之一。半个多世纪以来,非洲经济史研究经历了巨大变迁。特别是20世纪70年代以来,国际非洲史研究的中心逐渐由非洲大陆转移至欧美地区,欧美学者在非洲史研究中的主导地位逐渐确立。受到欧美国家人文社科领域发展的影响,非洲史研究也开始出现文化转向和后现代转向,研究者更多关注种族、性别和族群身份认同话题,而较少关注物质层面因素,在这一背景下,非洲经济史研究在整体的非洲史研究中逐渐边缘化,以至于英国著名史学家A.G.霍普金斯感叹“(非洲经济史研究)似乎已经死亡,且无人感到悲痛”。【注文1】2000年前后,非洲经济史研究重新受到关注。不过,在这一时期的非洲经济史研究中居于主导地位的是制度经济学家,他们主要采用计量经济学的研究方法对非洲经济发展轨迹提出全新认识,并试图解释非洲发展问题的历史根源,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阿西莫格鲁等人提出的“命运逆转”学...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史林》2019年01期
《四川民族学院学报》2018年01期
四川民族学院学报

国内近三十年西藏近代经济史研究综述

20世纪80年代以来,藏学领域中关于西藏经济史的研究逐渐兴起,而西藏近代经济史是西藏经济史研究当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近代我国西藏地区,社会经济继续向前发展并逐渐产生了一些新的变化,如近代邮政的产生,近代化工业的创办、藏币的铸造、近代商人阶层的出现等。学界对西藏近代经济史的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本文将通过以下几个方面,对有关西藏近代经济史的汉文资料展开系统的归纳和总结。一、西藏近代经济史的通论研究(一)研究专著陈崇凯所著《西藏地方经济史》,该书第五篇主要从农牧业、社会经济制度、交通邮电、商贸、金融财政以及现代工业等行业的发展状况对清朝时期的西藏社会经济进行了论述;并对近代西藏亚东开关以后,西藏社会经济的半殖民地化进行了专题讨论。陈崇凯主要围绕货币、茶叶以及英印商品这三个方面对晚清时期西藏社会经济的半殖民地化展开论述,并对卢比入侵西藏地区所产生的影响做了探究,而对于晚清西藏社会经济发展缓慢的原因,主要从四个方面展开论述,即沉重...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6年03期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中国近代经济史的几个一般认识问题

毛泽东同志早于四十年代初就有过对近百年的中国史应聚集人材先作经济史、政治史、军事史、文化史几个部门分析的研究的号召,五十年代中期,我国经济史学界前辈响应这一号召,也曾呼吁要加强研究中国的近代经济史,有同志还将这方面的研究工作,视为中国近代史研究上的最薄弱环节,予以特别强调①。时至今日,除高等院校为应教学急需先后编出几本讲义之外,仍无一部篇幅和水平均相当的中国近代经济通史的专著间世。此种现状,表明中国近代经济史的学科建设,尚处在较为年轻的阶段。因而不只在本学科的各个方面的具体间题上,有许多待进一步研究乃至拓荒的工作,即对本学科的不少属于一般认识间题.仍需进一步探讨。下面仅提出其中的几个问题,略谈些粗浅的看法,用以抛砖引玉,希望得到指教。关于名称与内容范围 六十年代初在讨论中国近代经济史分期时,曾有同志针对“把1919年为界划分中国近代经济史和中国现代经济史”的意见,提出过“正名”。说:“中国近代国民经济史是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经济学动态》1984年06期
经济学动态

1983年中国近代经济史讨论综述

1983年8月间,《历史研究》编辑部和复旦大学在上海联合召开近代资产阶级研究学术讨论会,探讨了中国资本主义经济、资产阶级以及与之有关的一些问题。结合报刊上发表的文章,把这一年中国近代经济史学动态,分四个小题目作一介绍。 一、经济史究竞肠于哪门科学? 经济史究竟属于哪门科学?学术界以往争论过,1983年又提了出来。根据这一年的论著,基本上有三种见解。 (一)认为经济史所研究的是社会经济现象的发展、变化,具有经济科学的性质;同时,它又不是一般研究经济现象,而是按照历史发展的顺序来研究经济现象,因而又具有历史科学的性质。所以经济史是介于经济学和历史学之间的一门边缘学科。① (二)认为经济史属于历史科学;是历史科学的一个分支,但也和经济科学有密切关系。⑧ (三)认为经济史虽然名称上带有一个“史刀字,并有“史”的性质,却不是一般的历史,更不是通史的一个分支,而是经济的历史。正如音乐史是音乐的历史,属于音乐学科一样,经济史属于经济学科。⑧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