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这是今年广州最有记忆的文化形式

本报讯恒大地产第49届世乒赛昨日在广州天河体育馆正式开幕,并举行了名为“盛世和风”的文艺演出。开幕式的总撰稿人、总策划朱海在开幕前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兴奋地告诉记者,这是一场“非常难得的开幕式”,并且“达到了许多以前从未达到过的高度”,包含了很多创新意识。“每年我们都会有一个记忆的文化形式,而这场开幕式将是2008年广州最有记忆的文化形式。”$$[亮点一]变幻的舞台$$走进开幕式现场,很快就会发现天河体育馆比往常“少了一半”。朱海告诉记者,为了让整台晚会的效果更好,这次牺牲了一半的看台,让看台座位从8000多个减少到了3000多个,舞台也延伸到了另半边的看台之上。$$舞台的最底部由两条飘带状的弧形组成,仿佛人的一只眼睛,在这之上,就是如同贝壳状的幕布。“这个幕布之后就是一个看起来像是斜着的地球,旁边会有很多星星点点的东西,好像是一整片星空,表达着在同一片星空下的主题。这也会营造出一种在天空中飞的感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南方日报2008-02-24
《南腔北调》2018年11期
南腔北调

疯狂的意义——朱海云创作述评

一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的“当代艺术”更多时候是一种形式艺术,甚至说是一种模仿艺术——形式斑斓而内容空洞,“个性”彰显而思想贫乏,“语言”新颖而不知所云——它似乎不怎么受人欢迎。说到底,中国的“当代艺术”并不是自主产生、形成和发展的,而是改革开放的产物,是一种舶来品。与其他本土固有的传统文化样式相比,它似乎更像是一种暴发户式的艺术,一夜之间全国各地的艺术界都像得了这样一种“流行病”,真乃“千树万树梨花开”。在这种“流行病”的感染下,艺术家们纷纷改旗易帜,期待在“革命”(或曰“革的。别怕嘛,这就是自卑。自卑的人老是藏着掖着,脸色不坦然。怕什么?咱们哪样不是学来的,能学,说明你聪明啊”。虽然一直以来,“当代艺术”总是与碎片、轻浮、盲目、虚无等等这样一些字眼纠缠不休,但中国式的“当代艺术”作为一种艺术现象和艺术潮流,我们无法否认它曾经发生并辉煌过,且至今仍在产生影响这样一个事实。这些年,中国式的“当代艺术”收敛了不少,一方面是大部分伪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赤子(下旬)》2017年01期
赤子(下旬)

富贵如浮云 收藏慰平生——记收藏家、瓷器研究鉴定专家朱海彬先生

中国美术馆原馆长范迪安称赞朱海彬先事。特殊的时刻,作为奖赏鼓励,爷爷偶尔生说:“在市场经济下,作为收藏大家的朱会让我摸一下这些‘宝贝疙瘩’,也都显得海彬看到的却是藏品的社会价值,情愿将藏非常小心谨慎。”品捐献出来,让更多的人能够欣赏,他是有家庭的熏陶、境教的魅力,海彬似乎不情怀的收藏家,是大家学习的榜样。”2013经意间就爱上了收藏。但与爷爷和父亲不同年5月20日,在中国美术馆隆重举行的“中的是,朱海彬的收藏是从古铜钱和邮票开始国现代美术之路:与时代同行——中国美术的。他上小学时,看到那些小小的铜钱上有馆建馆50周年藏品大展”的开幕式上,朱海各种不同的图案和文字,还听说这是古人使朱海彬彬受到了表扬,他是中国美术馆建馆50年以用的钱,就对铜钱产生了好奇之心,逐渐把来重要的捐赠者之一。收集铜钱当成了儿时的乐趣。“当时,我每当代瓷器鉴定专家、资深收藏家。天上学都在身上带个剪刀,看到谁家门前挂近几年来,他先后向中家庭熏陶让他爱上了收藏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短篇小说(原创版)》2016年10期
短篇小说(原创版)

离婚是钝刀

初春的天气还是有点冷的。朱海明搬进租房时,隔壁一个打扮新潮的姑娘来到门口探望。 朱海明礼貌地笑了笑,算是对这个邻居打招呼。 姑娘好像很悠闲,见朱海明友善,她索性走进屋来看他摆设物品。 朱海明看着一大堆凌乱的日用品,觉得一下子也理不出一个头绪,慢慢来,干脆掏出烟坐下来抽一会。 姑娘很老练,开口就说,听房东讲,你是离婚的。 朱海明虽然有点不高兴,心想租房时同房东讲了离婚的事,怎么一下子就传开了,但还是点点头。 姑娘接口道,离婚好,离婚自由。 朱海明一愣,有点哭笑不得,就反问,照你这么说,大家都去离婚了,或者说结婚也不要结了,省得离婚。 姑娘忙声辩,我是说双方没感情了,两个人都看不惯对方,与其整天横眉冷对或打打闹闹,只有离婚了,你说是不是? 朱海明想这话倒有道理。他本想告诉她, 他离婚是因为妻子婚前隐瞒了一件伤感情的大事,等他发觉了,妻子不但不认错,反而强词夺理。 于是,感情出现了裂痕,最后闹到了离婚。 可转念一想,毕竟刚接触,连她的...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文学自由谈》2002年01期
文学自由谈

以身殉网的朱海军

在世纪末英年早逝的文化人中,有两个人的死与众不同:这就是王小波和朱海军。他们不是死于对现实处境的绝望,而是死于热烈到近乎疯狂的劳作。他们都在自己的创世纪中发现了充溢着无限可能性的世界,投入到忘我的劳作中,在生机勃勃的冲创过程中猝然辞世。在死法的积极性上,他们属于同类。这种死可以称为文化殉职者的死,与那些因绝望而自杀者的死完全不同。朱海军的文字,我以前几乎没有读过,因为我基本上是个传统的文化人:在纸上写作,在纸上发表文字,作品被那些捧着纸张的人所阅读,作为回报和自我约束,我也忠于别人写在纸上的文字,不断用目光亲吻和接纳它们,觉得它们像石头、钢铁、桌子一样实在。在过去的我看来,网上的世界广阔而虚无缥缈,在其中活跃着虚幻的绿林好汉、真实的恶作剧爱好者,网上的交流不过是知识分子或准知识分子的捉迷藏游戏,网上的文字不是刻意编造的谎言,就是自慰者的自言自语和隐身狙击手的冷言冷语。但今天,当我成为一个阅历低浅的网上移民,当我在网上看到严肃得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人才瞭望》2001年04期
人才瞭望

另类人才朱海军

朱海军,男,河南洛阳人, 1967年出生, 1990年毕业于郑州大学中文系。自 1998年年底上网以来,在近两年的时间里,他以自己的真名实姓作为自己的 ID(有网友戏说他是带着户口簿和身份证在网上战斗 ),以西湖评论、千龙网、中青在线等网站为主要论战基地,写出了上百万字的文章 (贴子 ),在互联网上掀起了一个又一个论战,成为网迷们攻击的对象,他本人也成为中文互联网上知名度最高的创作者之一,不被认可的理论和出众的才华,使他成为互联网一道独特的风景。 2000年 9月 11日朱海军因心脏病突发在深圳寓所电脑前猝死,时年 33岁。   朱海军的死,不但在互联网这个虚拟空间上引进了强烈的震动,许多网站为他开了专题,过去攻击他的网友们写下了沉痛的悲悼之文,为他设了网上纪念馆,而且传统媒介也罕见地关注了这位为网络而死的第一人,《中国青年报》《南方周末》等报刊都以较大的篇幅发表了纪念性的文章,他的家乡报纸也刊发消息《洛阳才子朱海军辞世》。朱海...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