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恐艾阴影下的“同志”

□广州艾滋“同志”情况更严峻。约有15万男同性恋人群,感染率已超过7%$$ □他们中至少1/4已与异性结婚,成艾滋病在两性间传播的“桥梁人群”$$ □“疾控拼命发套、同志拿来吹泡泡”,“同伴教育”效果并不明显$$ “如果我有HIV,我们可以拥抱吗?”$$ 穿着印有这句话的T恤,43岁的Robert微笑着张开双臂,在繁华的广州北京路步行街征集反歧视的“爱的拥抱”。与身边年轻的志愿者同伴不同的是,他真的是一个艾滋病感染者,还是一个“同志”。$$ 今天是第23个世界艾滋病日。在艾滋病日益受关注的中国,男同性恋已经浮出水面,成为了继吸毒人群、暗娼人群之后的第三个高危人群。卫生部最新公布的数字显示,全国1/3的新发艾滋感染者是男同性恋,该人群的感染率已迅速上升到5%。$$ 广州的情况更严峻。省疾控中心艾滋所专家何群告诉南方日报记者,广州约有15万男同性恋人群,感染率已经超过7%!而他们之中,至少有1/4...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南方日报2010-12-01
《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6年87期
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

男男同性恋常见精神健康问题及原因探析

0引言同性恋于1869年由德国学者提出,最初的描述是“对异性不会产生性需求,会被同性吸引”。我国的性学家李银河认为:同性恋者是对同性有性爱需求的个人,王全意认为:男男同性恋指的是以前与男性有过性行为的男性,其范围要比男同性恋者广。在全部人口数量中同性恋者占极少数,但是绝对数量不算小,2004年调查显示我国有500-1000万的男同性恋者。男男同性恋极易传播艾滋病,有报告显示在所有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患者中,有大约85%的患者是性传播,在性传播患者里面有21%的患者是男男同性恋。现在同性恋特别是男男同性恋的人数越来越多,是艾滋病的高危感染人群。男同性恋者有不同于常人的精神状况和心理变化,所以必须研究男男同性恋的成因,要通过研究让男男同性恋树立正确的性恋观念,并制定有效的预防措施。本文介绍了男男同性恋同性恋的概念以及我国男同性恋者的基本情况,同时介绍了男男同性恋的精神卫生现状以及造成心理精神问题的原因,希望社会可以更多的关注男男同性恋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学校卫生》2016年02期
中国学校卫生

某医科大学学生对男男同性恋态度及其相关因素分析

近年来,男男同性恋这一特殊的群体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男男同性恋能否正常生活,不仅取决于他们自身,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会公众对同性恋的认可程度[1]。而医学生对于同性恋的认知和态度不仅代表着未来医务工作者的认知和态度,也一定程度上影响社会整体认知和态度的发展方向。因此,对医学院校大学生群体进行调查,探索医学生对男男同性恋态度的影响因素,不仅有利于创建健康的校园文化,也是消除偏见、构建良好医患关系的重要一步。1对象与方法1.1对象抽取天津医科大学的在校大学生,涵盖各个专业的本科生、研究生。调查时间为2015年3—4月,采用分层整群抽样的方法,以现场调查的形式发放问卷,当场回收。共发放问卷1 075份,回收1 075份,有效问卷1 010份,有效率为93.95%。其中男生296名,女生714名,男、女比例为1∶2.42;本科生691名,硕士生319名;年龄为20~49岁,中位年龄为26.7岁。1.2调查工具本研究中调查工具为自行编...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性科学》2013年09期
中国性科学

男男同性恋常见精神健康问题及成因探析

同性恋一词最早起源于1869年的德国,该词是由医生Benkert创造的,当时对同性恋描述为对异性不能做出性反应,却被同性的人所吸引[1]。我国著名性社会学家李银河认为“同性恋是指以同性为对象的性爱倾向与行为;同性恋者则是以同性为性爱对象的个人(男人或女人)”[2]。王全意等人认为“男男性接触者(MSM)是指曾与男性发生过性行为的男性,包括男同性恋者、男双性恋者和部分男异性恋者,MSM范围要比男同性恋者广泛得多”[3]。同性恋者虽然在整个人口中占少数,但是绝对数量却不少,我国卫生部2004年调查表明,中国有500万~1000万男同性恋者[4]。男男同性恋已经成为艾滋病的重要传播途径,男男同性性传播比例上升明显。据卫生部的报告,截止到2012年10月新报告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经性途径传播所占比例为84.9%,其中经男男同性恋者性传播所占比例为21.1%,同年哨点监测发现,男男同性恋性行为人群艾滋病病毒感染率为6.7%[5]。以上报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开放时代》2012年08期
开放时代

亲密的陌生人:中国三个城市的男同性恋交友格局

一、问题之提出既陌生又亲密的关系原本不该放入朋友关系之内加以考虑。当人们承认相互之间存有朋友关系之际,那种关系就不应该是陌生人的关系。如果彼此间还有亲密的接触,那就更不应该是陌生人的关系。但这种通常适用于一般人的判断无助于我们对中国城市男同性恋人群的认识。中国城市男同性恋刻意寻找陌生男性交友且发展出性伙伴关系的倾向至少在上世纪80年代末期就已经比较普遍。这一倾向在过去20年变得更为突显。针对这一现象的探讨不但能够说明中国的社会变迁对男同性恋人群的巨大影响,而且有助于中国社会学及人类学研究者将各自的社会群体研究或社会网络研究放在社会变迁的视角下加以审视。在中国的社会学及人类学界,同性恋研究至今仍然数量较少。同性恋话题的敏感性当然是阻碍更多相关研究出现的主要原因,但另一原因是相应的社会调查起步较晚。民国期间,社会调查虽然一度蔚然成风,而且很多调查者关注了中国社会的性存在□108问题,但当时并没有出现专门针对同性恋的社会调查。①新中国...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02期
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西方男同性恋文学书写和述评

“同性恋”和“异性恋”是人类社会的客观现象,但是“同性恋”和“异性恋”两词是在19世纪中后期才出现的。在1868年5月6号给乌尔里克斯(Karl HeinrichUlrichs)的一封信中,原籍匈牙利的德国作家和翻译家科特贝利首先使用了“homo-sexual(同性恋)”和“heterosexual(异性恋)”两词。科特贝利使用“homosexual(同性恋)”的目的是为了替代当时使用的带有贬义色彩的“鸡奸者(pederast)”一词,因为在19世纪中后期,德意志帝国开始镇压同性恋(当时的同性恋主要指男同性恋),并且颁布了新宪法第175条,规定有男同性性行为者可判处1~4年的监禁。科特贝利认为,许多男同性恋者不是犯罪,不同于异性强奸犯等,但该法款仍于1871年通过并施行,而且在半个多世纪后,成为纳粹政府虐待甚至屠杀同性恋的法律依据。在1869年,科特贝利在柏林匿名出版的两本小册子中正式使用了“homosexuality(同性恋)...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