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生代民工:是孩子让我去留难定

春节过后,珠三角的“民工荒”再次爆发,厂家纷纷表示招不到工人,是这些打工地城市对农民工失去了吸引力吗?记者经过调查发现,很多三四十岁的“中生代”农民工表示,实际上他们已经习惯了城市生活,很想留在这里。但孩子的教育问题一直无法解决,让他们在是去是留的选择上无奈挣扎。$$   ■社会观察$$   孩子抱着我流泪$$   张馨16岁时就从湖南农村来广东打工,她进过工厂、商店,最终将职业定位在美容院,而今30岁的她是广州一家美容院的美容师。张馨的丈夫和她是同乡,一直在广东做泥水工。$$   夫妻俩育有一子,今年8岁。儿子3岁时便随他们到广州一家私立幼稚园上学,6岁时又进了一间民办私立学校。学校每学期各种收费4000多元,但教学质量并不令人满意,张馨还要在周末让儿子上英语、数学补习班,儿子一年总的教育花费要一万多元,儿子的外婆认为太不划算,花钱又多,而教育质量还不如老家,说服张馨夫妻将儿子留在湖南读书。$$   ...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南方日报2011-02-26
《南方文坛》2007年05期
南方文坛

中生代诗人的群体焦虑与诗性自觉

小引:概念的意义“中生代诗人”的概念,对于每一个试图提出乃至运用这个概念的论者而言,都很难给出其恰当的内涵与外延,由此引起的学术探讨与论争很可能会杂乱无章且旷日持久。但即便如此,也并不表示这一概念的提出和运用全无必要,因为它所包含的超越已有群体界定,超越既成流派框架的学术努力对于当代汉语诗歌历史与现实的研究而言并非可有可无,而其中寓涵的这一代诗人超越于流派甚至超越于历史的群体焦虑和诗性自觉更值得深长思之。今天所谓的“中生代诗人”应是指处在前有前驱先进、后有新生一代,在世代序列中处于中间状态的中年诗人,大致主要出生于二十世纪的五六十年代,成熟并称雄于二十世纪的八九十年代。无论在内地还是在台港澳,抑或是在其他华文文化圈中,这批诗人现今一方面已成为各路诗坛的祭酒式人物或中坚力量;另一方面也是各路新生力量试图急切地抛离和超越的对象,某种意义上的众矢之的。将这样一个诗人群体以一个客观的世代统称起来,其意义在于最大限度地弥合刚刚过去了的时代...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体育世界(扣篮)》2006年02期
体育世界(扣篮)

精光 中生代

?灯,一喊精光 中生代曾经,1996的"黄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足球世界》2004年16期
足球世界

浮生中生代

“头牌”的力量 提起绿菌大腕,自有一长串名字不绝于耳,其中罗纳尔多、亨利、托蒂、劳尔、贝克汉姆、舍甫琴科、范尼等一干能震破你耳膜的名字构成了中生代的强势群体,经过一番打拼,已经跻身“头牌”行列的他们,风头正劲,风光正好。 杀手的故事总是最吸弓}人,在这个火爆的新赛季,杀手们的传奇将继续演绎。罗纳尔多,一个贪吃、好色外加一身肥膘可还是泪尔觉得可亲、可爱、可敬的神奇动物,将继续施展他外星人的脚法扮演皇马前锋线上最锐利的武器。更加令人欣慰的是,这个因为身材日益臃肿而让喜爱他的球迷忧心如焚的家伙终于肯正确面对他身上的肥肉,在刚刚度过的假期,罗尼咬紧牙关硬是没吃一口让他口水横流的巴西烤肉,明显“清瘦”了很多的他回到皇马的训}练场上居然还在大声叫嚣:“减得不够,目标88公斤!”成熟的罗尼,将更加可期。 亨利、范尼,这对总是被人相提并论的两支英超豪门的头牌射手,当然还会在射手榜上一较高低。但两人最近际遇的不同多少让这种竞争蒙上了一层阴影。红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家庭教育》1997年12期
家庭教育

给孩子绿色的爱——关于环境的话题

恐龙为什么会从地球上消失? 孩子们都喜欢恐龙,但现在除了在画片上,玩具上看到恐龙的样子外,只能到博物馆去看它们的化石了。恐龙作为地球上曾有过的“居民”,生活在距今约3.5亿年前的中生代时期,当时恐龙极为繁盛,是地球上最强霸的动物。到了中生代末期,也就是7000万年前,恐龙却神梦地从地球上消失了。科学家们研究认为,恐龙的灭绝是因为地球环境变化所致。环境变迁最终使得恐龙无法生存,可见生物的命运是与其所处的环境息息相关的。 人类与各种动植物已在地球上共同进化、生息繁衍了几十亿年,相互依存、相互制约,形成了一条平衡的生物链。可是,近100年来,由于人类的行为,如滥伐森林滥垦草场,过度使用土地,向自然界排放废物,以及猎杀捕捞等,地球物种灭绝的速度已超出其自然灭绝率的IOOD倍。80年代以来,全球的物种正以每天近10种的速度在灭绝,如果照这个速度下去,到下个世纪末,大约有50万一2100万种生物不复存在,最终人类也将从地球上消失。联合国环境...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诗探索》2008年01期
诗探索

“中生代”:命名的可能及其写作

随着“世纪初文学”己经成为一种共识,文学史崭新格局的形成使很多分支概念处于明显的调整状态之中。作为一次目的性较为明显的努力,《江汉大学学报》2005年5期曾集中推出“关于‘中生代’诗人”专号,“这个我们命名为‘中生代’的诗人群体,以1960年代出生的诗人为主,他们的写作大多开始于1986诗歌大展前后,1 990年代中期引起关注。相对于朦胧诗、第三代诗歌运动的横空出世,这代诗人的理论主张与诗歌文本更内在、驳杂,缺乏鲜明、易于概括的特点,是当代新诗潮‘后革命’期的产物:其精神背景是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初的社会转型,与朦胧诗的文革背景,第三代的改革开放背景迥然有别。”①“中生代”的提出,与重新清理一代“诗人”及其历史发展脉络有关。不过,鉴于历史沉积的“厚度”,以及妄图陷入“表象化”命名的圈套,“中生代”的提法从一开始就存有“本质化”的理论构想,而“具有‘非代性’这种悖论性特征”的“再解读”②,又使其极容易从比照的路径中开拓自己...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