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科普读物闪耀理性之光 灾难文学拷问文明困境

■核心提示$$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自20世纪以来,《哈姆雷特》中的这句经典独白,似乎越来越频繁地应用于一切有关人类繁衍与文明进程的话题上。理所当然的,也包括3月11日,日本9级地震带来的自然灾害与核泄漏危机。$$   此次危机诱发“抢购碘盐风波”,第一次让中国公众切身感受到“核危机”阴影导致的心理重压。尽管国内外多名核安全专家都表示,日本的核泄漏暂时不会波及国内,但此次事件还是暴露出中国公众对核问题认知上的空白。日前,聚焦“核危机”和探讨“核安全”的图书相继出版,在危机叩门之时,它们为广大读者普及“核”常识打开了一扇“希望之门”。$$   与此同时,与灾难相关的各国文学作品,如日本作家小松左京代表作《日本沉没》、以核战为背景的2007年普利策小说奖得主《路》,成为中国读者争相阅读的热门书籍。这批灾难文学作品以艺术化的形式深刻地揭示了人类普遍性的精神恐慌和心灵创伤。尽管在这些虚构的作品中无...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南方日报2011-04-03
《传播与版权》2018年07期
传播与版权

打造科普读物精品,提升科普读物质量

[作者]青兆娟,广西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基础教育编辑部副主任。关于“科普”,《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动词,科学普及。科普读物包括普及科学技术的书刊、报纸等,一般用自然语言,也就是通俗的话来表达科学内容,而尽可能少地使用数学符号,公式等。科普读物是以传播科学与技术知识为主要特征,具有趣味性、可读性是科普读物的基本特点。“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进入21世纪,在高新技术迅猛发展的态势下,科学普及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不言而喻。目前,科学普及的使命已经由传播科学知识、介绍实用技术扩展为弘扬科学精神、传播科学思想、倡导科学方法、提升科学理念和普及科学知识的大科普。而作为大科普的读物必须要有七个特性:科学性、通俗性、趣味性、可读性、独创性、思想性、文学性。有益的科普读物,应当巧妙地把科学知识、科学方法、科学思想、科学精神蕴含在里面,应当有助于提升读者的科学素质。好的科普读物要告诉读者,现在的科学理论没有一项是终极真理;现在世界上的所有事物没有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教师》2014年07期
中国教师

谈儿童科普读物在科学教育中的作用

科普读物作为科学内容的重要载体,是开展科学教育与培养儿童科学素养的重要资源。儿童科普读物的读者主要是儿童,具有科学性、阅读性与悦读性等多重特性,既能满足儿童对科学知识、方法、态度的多重渴求,又能给儿童带来丰富的阅读体验与审美享受。本文主要结合一些儿童科普读物分析它们在科学教育中的作用。一、儿童科普读物儿童科普读物隐含众多开展科学教育的有利因素。从功能上来说,儿童科普图书最重要的作用是能够给科学概念的学习提供一个有意义的情景。科学概念通常比较抽象,而儿童科普图书通过将抽象的科学概念与生动的故事情节结合起来,增加科学的可理解性与可阅读性,把科学融于一定的故事内容中更好地吸引孩子们的注意力,从而激发他们的好奇心与求知欲。《奇妙的数王国》将许多数字,如分数、小数等拟人化、形象化,数与数之间的关系多采用引人入胜的故事说明,这些特殊的处理方式会减少儿童对科学的畏惧,增加他们进一步了解数学的可能性。从形式上来说,儿童科普图书通常都是图文并茂,...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生物学教学》2016年09期
生物学教学

浅论青少年生物学科普读物的创作

青少年是社会发展的生力军,提高青少年的综合素质,尤其是科学素养,是当今社会关注的热点难点问题,在青少年的科普教育中显得尤为重要。创作青少年生物学科普读物是用通俗的语言,普及生物学知识与技术的写作实践活动。1青少年生物学科普读物的特性1.1科学性青少年科普读物的科学性是指其内容必须严密、准确,所采用的资料必须确切、可靠和权威,不臆造、不似是而非。科学性是科普读物的生命和灵魂,如果离开了科学性,读物会误导青少年读者,甚至变成传播伪科学。例如,我国著名的植物学马炜梁教授的科普著作《植物的智慧——一个植物学家的探索手记》,整书创作表述严谨、科学。其中,书中描述瓶子草的形态特征:“瓶子草原产于美国北部和南部,它的花有苞片3枚,萼片5,花瓣5,雄蕊多数,雌蕊1枚,中轴胎座,子房5室,胚珠多数,蒴果。”科学性比较强。1.2通俗性通俗性是指科普创作者对专业内容理解透彻,从读者的知识水平和接受能力出发,用读者所喜爱的形式表达出来。青少年生物学科普...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学园》2017年19期
学园

高中生数学融合自然科普读物阅读学习的探究

一研究的意义和目的当前教育教学体制的不断改革,新课程标准的不断实施,新的课程改革逐渐重视学生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的掌握,注重学生学习方法的学习和培养,对于科学课程的学习主要是培养学生的科学素养。在高中数学学习中,将数学的学习与自然科普知识的学习进行有机的结合,可以有效地提升学生的学习兴趣,帮助学生掌握基本的学习方法和技能,养成一种良好的科学学习方法。新的课程标准中指出:“在义务教育阶段,要以培养学生的科学素养为宗旨。”在传统的教学中,学生的科学素养普遍较低。根据相关的调查显示,高中的学生具备一定的科技阅读能力,但是阅读能力的发展不平衡,对于获取一些显性信息的能力比较强,获取一些隐含信息的能力比较差,在进行学习的过程中,运用科学知识和方法解决数学问题的能力还存在一定缺陷,对于科学探究方法掌握得还不够,要充分提高学生的科学素养,才能更好地进行数学的学习,掌握有效的数学解题方式。随着当前社会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教材内容已经不能满足学生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学园》2017年19期
《科普研究》2017年04期
科普研究

儿童科普读物写作之我见

开宗明义,本文所说的“儿童”(1),是指小四至小六学童。幼儿园至小学三年级,一般称“低幼”,不在本文讨论范围。至于“少儿”(或儿少),原为大陆用语,涵盖中国台湾地区小学至国中(初中)。中国台湾地区国中生升学压力沉重,家长和老师并不鼓励国中学生阅读课外读物,因而,坊间的少儿读物,虽名为“少儿”,其实诉求对象仍以小四至小六学童为主。台湾的科普界以《科学月刊》和《科学发展月刊》为中心,已有一批写作成人科普读物的作家,彼等或为好之者,或为乐之者,水平已相当可观。相对来说,尚缺乏一批学有专长的儿童科普读物作家。坊间的各种儿童刊物,科普虽为其重要内涵,但主事者往往认为创作儿童读物不需要专业背景,任何题目都可交给“写手”处理,难以写出水平。笔者曾为《联合报》《中国时报》《新生报》《民生报》儿童版及《国语日报》写过科普专栏,曾参与《少年科学》《儿童21》《新世纪儿童周刊》《小大地》《地球公民365》《小达文西》《爱地球》等儿童刊物编务,曾为多家...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