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过度市场化与公众知情权

有需要就有市场,这是市场经济的特定逻辑。高考结束,急于获知考分的广大人群的存在,就对社会发出了激活市场运作的信号。于是,我们就知道了提供信息服务的电信公司与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就此展开的紧密合作事项。控制高考考分发放资源的省级教育主管部门,试图权威性地发布考分。而电信部门恰恰意识到自己提供信息服务及时、准确的优势。面对市场两个部门一拍即合,似乎在情理之中。以声讯查询考分的市场化服务项目就这样诞生了。初看起来,这完全是一个合理的举措和合情的安排:就教育主管部门来讲,它提供了考生急于获知重要信息的渠道;而声讯台获得了商机;与考试相关的人士则获得了自己急迫想知道的信息。这简直就是市场经济买方、卖方借助于有效的市场渠道建立而起的自觉自愿、天理当然的交易,付出方与获得方各有所得,成交完全合法、合情、合理。$$  但是,细究起来,情况可就有些不同。值得疑问的是,高考考分的查询是不是一个市场运作的项目?$$  诸如在电讯公司收费查询之列的高考、自...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南方周末2003/06/26
《安徽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12年02期
安徽警官职业学院学报

论新闻传播与公众知情权

一、公众知情权(一)知情权的内涵知情权,又称知晓权、获知权、了解权等,指公民拥有了解世界变动,尤其是政府所作所为的权利。①公众的知情权既有公法权利的属性,也有民事权利的属性。公众知情权有消极权利和积极权利两种形式。消极权利是指对于已经公开的信息,公众可以自由的寻求、获取,国家、社会、他人只是承担了(消极的)不予非法干预、妨碍的义务。积极权利是指有关信息本来是应当让公众知悉的,但是它被控制在特定单位或人士的手里,公众的知情权就必须借助特定单位或人士的积极行为才能实现,即特定单位或人士负有向公众公开信息的义务。②如同任何自由权利一样,公众的知情权是有边界的。例如,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公共信息不得公开。(二)我国公众知情权的权源我国《宪法》3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学术上,言论、出版自由被归结为表达自由的概念。知情权是公民的一项基本人权,理论上与言论自由共生。国际人权公约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当代广西》2008年13期
当代广西

切实保障公众知情权——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政府信息应当主动公开……今年5月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施行,这给政府在保障公众知情权、监督权方面带来深刻影响。明确信息公开主体《条例》规定,政府信息公开主体主要是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这两类主体是政府信息的拥有者,也是政府信息公开义务的承担者。此外,教育、供水、供电、供气、供热、环保、医疗卫生、计划生育、公共交通等与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公共企事业单位在提供社会公共服务过程中也制作、获取了大量的社会公共信息。公开这些与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社会公共信息,有利于更好地保障广大人民群众获取信息、利用信息的合法权益。为此,《条例》也将这部分公共企事业单位纳入了调整范围。主动公开与依申请公开政府信息公开范围是《条例》的核心内容。《条例》明确了行政机关对符合下列基本要求的政府信息应当主动公开:(一)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年记者》2007年Z1期
青年记者

公众知情权在突发公共事件中的满足与限制

当前,和谐社会的构建成为我国当前和今后的重要任务。影响构建和谐社会的因素有很多,突发公共事件就是其中影响力较大的一个。政府在处理此类事件时,如果稍有偏颇,则可能在民众中出现对政府巨大的信任危机,严重影响政府的公信力。2006年1月8日,国务院正式发布《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标志着政府处理此类事件的方式逐渐走向理性、成熟。关于突发公共事件和公众知情权的思考突发公共事件之所以能够让人高度关注,在于它自身所具有的两个特质:一是突发性,事发突然,完全出乎人们意料,给人以强烈的震撼;二是公共性,“公共”二字,既表明事件影响之大,又表明关注者之众。而关注者的多少是区分突发公共事件与一般突发事件的主要标准。在国务院颁布的《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中,对“突发公共事件”进行了解释,即“指突然发生,造成或可能造成重大人员伤亡,财产损失,生态环境破坏和严重社会危害,危及公共安全的紧急事件”。在面对纷繁复杂而又变幻莫测的社会时,我们作...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闻界》2005年05期
新闻界

关于公众知情权的深度分析

2005年9月,国家有关部门公布了灾害性事件伤亡的人数不再是国家机密,应及时通过媒体向社会公布,我国在扩大公众知情权的道路上又向前迈出一步。“知情权”是上个世纪60年代后世界上非常流行的概念,这不仅由于许多国家的人权受到重视,而且许多国家的政府要解决棘手的问题越来越需要大众的配合。公众不知情,政府不可能调动公众的积极性,共同解决社会问题。在一个国家,公民知情权的多少关系到政府执政的成败,也是政府同人民关系是否密切与和谐的标志。认识这一点,对于新闻媒体和新闻发言人尤其重要。(一)公众知情权的历史回顾由于历史原因,有些官员习惯自己说了算,关乎公共事件和公共政策不与群众商量,不在乎老百姓是否知情、是否赞成。在一些省市,新闻发布会制度虽然建立起来,但该发布的消息并没有发布,连新闻发布会也很少举行。极少数官员有时把手中掌握的一些信息当成特权,把信息的分配资格化、身份化,听取“情况通报”曾一度变成一种政治待遇。人们常常看到,民众急需知道的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4年S2期
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公众人物隐私权与公众知情权

近几年来,关于一些名人事件和突发事件的报道引起了广泛的争议。SARS事件中,媒体对SARS病人的报道,是否侵犯了其隐私权?刘晓庆涉嫌税收犯罪被逮捕,媒体能否就有关犯罪问题进行报道和评论?媒体跟踪高枫病情,透露高枫家庭情况,从艺轶事,是否构成侵犯其隐私权?公众有没有权利知道高枫的病因?亦对于高枫这样的公众人物,公众有没有“知情权”?这些都涉及到公众人物隐私权与公众知情权的冲突问题。一方面公众人物要维护自身的隐私权不受侵犯,另一方面又要满足公众知情权的需要,二者之间的冲突如何解决和协调,是必须正视的法律问题。一、公众人物及其隐私权概述公众人物一词来源于美国1964年沙利文诉《纽约日报》一案,该案确立了“沙利文规则”:政府官员在公务活动中受到公众批评时,批评者的权益应受到言论自由的保护。公众人物与新闻价值及公共利益相关,它一直是西方新闻界对抗隐私权的主要理由。公众人物是在一定范围内为人们所广泛知晓和瞩目关注,并与社会公共利益密切相关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