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施米特的反帝檄文

与马克思一样,施米特不仅能针对现实历史的政治问题搞大学问(马克思的专业功夫是政治经济学,施米特的专业功夫是政治法学),也是写实际政论的高手。施米特生前自编过两部文集:《宪法法文集》和《论断与概念》,这两部文集都可以看作施米特的政论集。《宪法法文集》中的政论主要针对德国的民主宪政实践;《论断与概念》(含讲演、书评、法庭陈辞等)所论涉的范围要广泛得多,涉及公法(宪法和国际法)、政治思想史、国际和国内政治。$$施米特的政治斗争是从凡尔赛协约和魏玛宪法这两大事件开始的。正如《论断与概念》的副标题所示,施米特的政论立足于德国作为新兴民族国家的现代处境——在国际公法方面,德国受到凡尔赛协约和日内瓦协议等不平等国际条约的限制,在国内公法方面,则面临因魏玛宪政设计的脆弱导致的国家分裂危机。$$在俾斯麦新政时期,德国本来已经建立起有效的君主立宪政体,基本上实现了所谓“现代化转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南方周末2006/05/25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2017年02期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

论施米特大空间理论及其对中国政治法律的启示

近代以来,中国走上了充满坎坷、却又在坎坷中不断重拾荣光的历史进程:从“天朝上国”沦落为西方列强利益瓜分的对象,而后又在反思自身几千年文明并借鉴西方文明的路途上艰难前行———其间,时常遭到西方国家以“普世价值”为名的打压———今时今日终于在世界秩序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乃至随着“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的实施而大有引领时代风骚之势头。不过,政治实践上的振兴也离不开理论上的自觉建构与论证,后者反过来能为前者正名乃至促进前者的进一步发展。当我们思考当今世界秩序以及该秩序中中国的既有坐标与未来走向时,施米特的大空间理论无疑对此提供了丰富的理论资源,对我们极具启发意义。尽管施米特的大空间理论着眼于欧洲大空间,以捍卫与振兴欧洲文明为目的———大空间理论是欧盟思想的重要思想渊源之一———然而,该理论中所涉及的对世界局势的整体性观察和把握、对人类前景的预测与关怀,突破了特定地域的局限而具有普遍性的启示。本文将在论述施米特大空间理论的基础上,探索该理...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历史法学》2017年00期
历史法学

施米特论敌人

德国人施米特(Carl Schmitt,1888年7月11日~1985年4月7日)无疑已经获得了“二十世纪经典政治思想家”的地位,〔1〕而奠定其经典思想家的地位的经典著作就是《政治的概念》(简称BdP,1932)。〔2〕《政治的概念》本是1927年施米特在柏林政治学院的演讲,这一年有两本重要的经典著作问世,另一本就是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1932年《政治的概念》出了修订版的单行本,1963年又增加了一篇新序、三篇附论和一些补注,形成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定本。同一年里,施米特又发表了《游击队理论:“政治的概念”附识》(1963),充分阐述了“二战”后他所观察到的现象对“政治的概念”主题的冲击,显明“政治的概念”这一主题在施米特毕生思想中前后的连贯性。有的学者曾经将施米特的毕生思想粗略地划分为五个阶段:“第一个阶段,1910~1919年,国家法反实证主义和激进文化批判;第二个阶段,1919~1932年,决断论和国家主权论;第三个阶段...  (本文共65页) 阅读全文>>

《语数外学习(高中版中旬)》2017年01期
语数外学习(高中版中旬)

我的老师们

在深切怀念我的两个不在眼前的母亲的同时,在话:“教语言比如教游泳,把学生带到游泳池旁,把他往我眼前那一些德国老师们,就越发显得亲切可爱了。水里一推,不是学会游泳,就是淹死,后者的可能是微在德国老师中同我关系最密切的当然是我的乎其微的。”瓦尔德施米特采用的就是这种教学法。第Doktor-Vate(r博士父亲)瓦尔德施米特教授。我同他初一二两堂,念一念字母。从第三堂起,就读练习,语法次会面的情景,我在上面已经讲了一点。他给我的第要自己去钻。我最初非常不习惯,准备一堂课,往往要一个印象是,他非常年轻。他的年龄确实不算太大,同用一天的时间。但是,一个学期四十多堂课,就读完了我见面时,大概还不到四十岁吧。他穿一身厚厚的西德国梵文学家施腾茨勒(Stenzler)的教科书,学习了全装,面孔是孩子似的面孔。我个人认为,他待人还是彬部异常复杂的梵文文法,还念了大量的从梵文原典中彬有礼的。德国教授多半都有点教授架子,这是他们选出来的练习。这个方法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老年》2017年16期
中国老年

癌症是人体一种自然的现象

英国《每日邮报》近日报道,在丈夫去世仅仅两天后,90岁的鲍尔施米特被诊断出患有子宫癌,医生为她制定了严格的计划:子宫切除术、化疗、放疗和数月的康复计划。然而在目睹过44岁的女儿和与自己相伴67岁的丈夫在医院度过最后的日子后,这个安静的密歇根女人决定反抗:“我今年90岁,我要出发了。”促使鲍尔施米特不进行治疗的根据来自其生活经历,她的女儿和丈夫患病后在医院治疗的结果并不理想,而且作为病人在医院里已经失去了正常人所有的生活能力和愉快的心情,这样的生命不是活着,而是受罪和痛苦。与其如此,不如作为一个正常人好好生活。鲍尔施米特随儿子儿媳环游美国,到过许多一生中都不曾去过的地方,第一次骑马;第一次品尝了如金汤力酒;更完成了她一生中最冒险的探索——乘坐热气球。癌症是人体一种自然的现象。研究人员早就发现,对80岁前病故的人做检查,就会发现100%的人体内都有肿瘤(癌症)。也就是说,肿瘤与人的长寿结伴而行的。这意味着,人们在70岁以前长肿瘤是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书屋》2016年06期
书屋

施米特及其左翼盟友们的本质

近年来在中国大陆学术界出现的施米特(Carl Schmitt)热是一个很奇特的现象:西方思想文化理论界值得译介的人物和著作太多了,为什么施米特中选?译介者的选择和读者的反应一般都和本土的环境和需要有关,用鲁迅的话说,这叫“拿来主义”,与世界潮流未必一致。那么,为什么在二十一世纪初,一位有第三帝国“桂冠法学家”之称的德国律师会备受某些中国学者的青睐呢?这个问题并不简单,但有一点似乎是明确的:中国的新左派推崇施米特,主要是因为看中了他反自由主义的立场和观点,张旭东甚至在《施米特的挑战——读〈议会民主制的危机〉》一文中甚至称施米特为“整个二十世纪最重要、最精彩的自由主义批评家”。左、右两翼以自由主义为共同的敌人而携手作战,这又恰恰是名副其实的施米特式的政治景观。不管有意也好,无意也罢,新左派引介、推崇施米特时,既缺乏严肃的态度,更不见严谨的学风,只是择其所需,肆意发挥。他们不仅淡化了施米特与纳粹的关系,而且不愿追问施米特批评自由主义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书屋》2016年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