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南京市性别比接近“临界点”

有关资料显示,到2020年,我国处于婚龄的男性人数将比女性多出3000万到4000万,这意味着到时平均5个男性中将有一个找不到配偶。最近,市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城市建设)委员会召开出生人口性别比政情通报会,会上透露的信息表明,我市男女性别比也存在失衡趋势。 $$  我市性别比接近“临界点” $$  有资料表明,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世界各国出生婴儿性别比基本一致,一般在103—107范围内,即每出生100个女婴,男婴出生数为103至107个。人口学家把这个指标称为出生婴儿性别比的恒定值。然而,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6.9,比1990年“四普”上升了5.6个百分点,偏离了正常值近10个百分点。 $$  “南京性别比也接近‘临界点’,控制男女比例任务很重。”市计生委主任、市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城市建设)委员会副主任陈礼勤介绍,2004年,全市出生婴儿数41656人,其中女婴20197人,出生婴儿性别比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南京日报2005-05-31
《科学大观园》2019年04期
科学大观园

大龄剩女不是问题,农村剩男才是真正危机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7年各年龄段男女性别比数据显示,在1994年以后出生的人群中,我国男女性别比已经突破110。其中,20~24岁性别比为110.98;15~19岁性别比为117.7;10~14岁性别比为118.46;5~9岁的性别比为118.55;0~4岁的性别比为114.52。也就是说,中国的年龄失衡主要集中于正在进入婚姻的年轻人群中。在“90后”年龄段,性别比已经突破110,而到了“00后”则更加夸张,性别比最高达到118.55——大约18%的男生无法配对到同年龄阶段的女生。而且,在统计数字揭示的年龄结构性问题外,还有中国年轻人的性别失调,地域上的结构性问题。现在城市里高知识、高收入的大龄女青年的婚姻问题,是社交媒体的常见话题。这是因为城市女青年生活在城市中,得到的关注多,有更强的话题设置能力。相比之下,农村里面因为贫穷娶不上媳妇的年轻男性,却在社会视角之外。但他们造成社会问题的能力却未必小。很多人认为,男女性别比例悬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商》2016年16期

基于六普数据湖北省出生人口孩次性别比的空间计量分析

目前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升高态势严峻,亟需加以重视。此前进行的第四、五、六次人口普查表明中国的出生人口性别比分别为111.9、116.9和121.2。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等一系列严峻问题的形成原因有经济、文化和政策因素的影响。许多学者针对出生人口性别比的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1-5]。我国出生人库性别比的问题不仅仅是总体水平上出生男孩过多的问题,而且在不同地域间也存在显著差异,很多研究从空间角度和民族和地域角度进行了研究[6-7]。聂坚和孙克(2008)[6]利用第五次人口普查的数据进行研究,并研究出生人口性别比的的影响因素。目前关于我国省域内出生人口性别比空间研究较多,但是关于某个省内的出生人口性别比空间分析的研究较少,而涉及孩次性别比的研究也相对较少。为了探讨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在省内的情况,并研究影响省内出生人口性别比的相关的影响因素,本文将利用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对湖北省孩次出生人口孩次性别比的空间特征进行探析,并利用空间计量模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商》2016年16期
《中国卫生统计》2013年02期
中国卫生统计

中国婴儿死亡率性别比的地域差异

婴儿死亡水平通常是由生物医学、人口、社会经济、环境四类因素共同决定的(Mosley,1984)。由于在健康方面女婴较男婴具有生物学优势,因此在发达国家和大多数婴幼儿死亡性别模式正常的发展中国家,如果没有太多太严重的非生物因素干扰,女婴死亡率是低于男婴的,婴儿死亡率性别比(男婴死亡率与女婴死亡率的比值)一般在1.2~1.3之间(当婴儿死亡率性别比低于1时可以认为是“婴儿死亡率性别比失衡”)。婴儿死亡性别模式异常是中国人口发展中出现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死亡率性别比研究有利于揭示中国社会男孩偏好和性别不平等程度,并具有反映社会区域经济、文化发展状况的潜在意义。因此,了解婴儿死亡率性别比的现状及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纵向发展趋势,全面掌握其中存在的关键问题,尤其是对婴儿死亡率性别比的区域差异进行文献评析并探讨其影响因素和潜在发展趋向是非常必要的。到目前为止,已有很多研究分析了中国女婴死亡率偏高的程度、变化趋势、区域差异和原因,与其他人口、...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南方医科大学学报》2008年10期
南方医科大学学报

1996~2005年我国46县农村婴幼儿性别比分析

人口出生性别比(SRB)是指该人口某一时期(通常为一年)内出生的男婴总数与女婴总数的比值,用每100名出生女婴数相对应的出生男婴数表示[1]。人口SRB值下限不低于102,上限不超过107,这个值域一直被国际社会公认为通常理论值,其他值域则被视为异常[2]。1990年我国第四次人口普查的结果显示,1989年全国的人口SRB为111.27;2000年我国第五次人口普查的结果显示,2000全国的人口SRB为119.72[3]。毫无疑问,这已严重偏离正常值范围。在论述性别比问题时,人口学界一般认为存在四种性别比:即出生性别比、分年龄性别比、分孩次出生性别比和总人口性别比。在我国,婴幼儿性别比ISR)一般比SRB偏高,主要原因有选择性人工流产、女婴漏报和变相溺婴弃婴,它们对性别比异常的贡献率分别为70%、20%和10%左右[4,11]。以往关于中国人口性别比的研究多用全国人口普查的资料,研究全国或小范围内的人口SRB的变化趋势和影响因素...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人口与计划生育》2002年04期
人口与计划生育

性别比失调的危害与对策

对于性别比失调,计生部门早有觉察,报端亦偶有披露,但似未引起社会足够重视。对此,如不采取坚决措施,遏制失调,势必对国家、对民族以及对子孙后代造成严重的后果。 那么,性别比失调会带来哪些危害呢? 一、不利于构建稳固的家庭。性别比失调,直接导致多出的这部分人(男性)成年后无法婚配。而单身汉增多,势必冲击既成家庭,谋求与已婚育龄妇女重新组合,导致部分家庭解体,离婚率升高。 二、不利于社会主义道德建设。男多女少,将严重冲击我国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制度,偷情、嫖娼、共妻、乱伦等不道德行为将难以遏制。 三、不利于社会稳定。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不稳,社会不宁。单身族的壮大,必将导致性犯罪、拐卖妇女和儿童,情杀、仇杀案还会增多,严重破坏社会的发展和稳定。 四、不利于少年儿童的身心健康。离婚和拐卖儿童案的涌现,不仅伤害成人的心灵,更使很多少年儿童因失去父爱、母爱或屈居于一个不和睦的家庭,而变得冷漠、忧郁和偏执,极不利于儿童今后的健康成长。 五、不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