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烟囱戴“口罩” 清除“二恶英”

本报讯(记者 张希 通讯员 朱柏林 董良平)环保滤料——普通百姓对这种产品一定感到很陌生,但是把它比喻成“为垃圾焚烧烟囱戴口罩”,理解起来就容易多了。近日好消息传来,在际华3521公司,国内自主研发的“自催化、耐高温、耐腐蚀滤料”已经问世,它能像过滤器一样,去除垃圾焚烧时产生的剧毒物质二恶英。这是继美国某公司之后,世界上第二家拥有该项先进技术的企业,填补了国内空白。$$ 用最少的能耗,有效清除二恶英$$ 世界上什么物质毒性最大?二恶英算一个。它的毒性是氰化物的130倍、砒霜的900倍,而且在常态下永不消除,易在生物体内积累,有“世纪之毒”之称。大气环境中的二恶英90%来源于城市和工业垃圾焚烧。如何清除二恶英,一直是世界性难题。$$ 过去,我国去除二恶英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水洗除尘法:首先把温度提高到800—1000℃,分解二恶英,由于二恶英分解物在600℃左右又会重新组合,因此之后必须采取“急冷”法,让温度在1秒...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南京日报2008-06-07
《室内设计与装修》2019年10期
室内设计与装修

烟囱 丹麦烟囱住宅

01丹麦建筑师David Thulstrup新近完成了一栋水泵站的改建项目,项目以烟囱住宅的形式回归人们视野。为VIPP酒店集团设计的这栋烟囱住宅融合了大胆的建筑手法,在纪念原有被列为历史遗产的水泵站建筑的同时,增添了最具现代感的内容。从新增加的楼层,到引人注目的钢楼梯,再到定制的门把手,内部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专门设计的。烟囱住宅名字源于其独特的35 m高的尖塔形烟囱。建筑建于1902年,烟囱则是1928年增建的,在此次为期一年的项目中对其进行了修复。David Thulstrup说:“于我而言,这是一个梦寐以求的建筑项目。因为我的掌控范围极大:从强有力的建筑形式到最精细的室内细节。虽然任务要求我全力打造一种前卫的设计,但宜居性仍是设计的指导原则。我希望住宅拥有私人家庭的个性、功能和美学。”结构上最主要的变化是建筑师在顶部新增加了一层钢结构的空间,空间沿着原有砖结构的山墙屋顶线设置,并与旧元素产生对比。现存拱形窗户延伸到首层,改...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金山》2018年12期
金山

无烟的结局

朗读:江苏季旭萍第一天到幼儿园时,婷婷抱着爸爸不肯放。爸爸就指着离幼儿园不远的一根烟囱说:“瞧,爸爸就在那儿工作,婷婷如果想爸爸了,看见那儿冒出的烟就知道爸爸在工作,爸爸有了工资就可以给婷婷买想要的东西。”进了幼儿园,婷婷很自豪地告诉过小朋友:“我爸爸就在那边工作。”有时还指着烟囱冒出来的烟说:“看,那是我爸爸在工作。”可是,不久,婷婷就不开心了。因为烟囱除了冒黑烟外,有时还带有黄色的雾,很是呛人。遇上不好的天气,烟尘直往下扑,使幼儿园遭殃,不仅不敢开窗,老师晾的白被单也常黏上黑黄色的星星点点的脏斑。婷婷和小朋友们也不敢到院子里玩。小朋友们对婷婷说:“都怪你爸爸。”婷婷哭了。婷婷也怪爸爸。婷婷说:“能不能不冒烟,不带怪味呢?”爸爸笑了,说:“傻婷婷,爸爸是个小工人,不管这些事。”有一天,幼儿园的小朋友突然发现烟囱不冒烟了。第二天、第三天,都没冒烟。婷婷问爸爸:“你怎么不工作了?”爸爸告诉她,咱们这座城市在评文明城市,这几天有检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金山》2018年12期
《现代妇女》2019年06期
现代妇女

幽默

为什么孩子:“爸爸,这冒烟的是什么?”爸爸:“记住,冒烟的是烟囱。”孩子:“噢,知道啦!那爸爸的鼻子为什么不叫‘烟囱’呢?”特别的菜女主人对女佣说:“今晚有客人来家里吃饭,你能做些什么特别的菜?”女佣说:“好的,太太。您是要客人们吃了还想再来,还是永远不想再来?”奇怪的笑容妇人甲:“哎,我说你丈夫今天怎么总在笑,而且笑得难看死了。” 妇人乙:“你误会了,他昨天去换了副假牙,但假牙的规格太大了。”买鞋记一天,老婆叫老公帮她买鞋。老公说:“别开玩笑了,店员怎么知道你穿几号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少年》2017年11期
新少年

烟囱城的普佩尔

在4000米高的悬崖之下,有一座不为世人所知的城市。这座城市遍布烟囱,头顶总是烟雾蒙蒙。在烟囱城里生活的人,从来不知道蓝色的天空,也不知道闪闪发光的星星。这一天,一位在夜空中飞行的邮递员路过烟囱城上空,吸入了烟雾,咳嗽起来,不小心把箱子里一枚心脏掉了出来。心脏落到了烟囱城的垃圾堆里,吸附了一件件垃圾,竟然形成了一个垃圾人。这座城市唯一的渔夫是鲁比奇故去的爸爸。去年冬天,他被大浪吞噬。更遗憾的是,前不久,鲁比奇不小心把装有父亲照片的银项链掉进了污水河,那是爸爸留下的唯一遗物。“我爸爸说他去过遥远的海域,头顶上没有烟雾,在那上方就有很多闪闪发光的星星。除了我和妈妈,没有人相信他。”鲁比奇仰望着黑色的烟雾,喃喃地说。“我每天都去垃圾堆里找,可是怎么找都找不到。在你说‘我身上有种熟悉的气息’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普佩尔打开头上的一把破伞,伞里面,吊着一个银色的项链坠,“你的项链,就在这里,是我的大脑,你熟悉的气息正是来自于它。”说着,普...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小学生导读》2018年04期
小学生导读

曲突徙薪

?客人说烟囱要改弯曲,木材须移去,否则将来会有火...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