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机构养老,到哪儿“找床”?

走在街头巷尾,你也许会发现,身边的老人越来越多,城市人口老龄化日益走近。数据显示,去年底南京60岁以上户籍老人116.18万人,剔除部队、大学生等因素,实际老龄化率高于20%。也就是说,南京平均5个人中就有一位是老人。$$ 昨天,市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分组审议了关于我市养老设施规划建设工作情况的报告。“如何满足日益增长的机构养老需求”,成为大家关注的话题。$$ 问题剖析$$ 两年来,全市减少养老床位2105张$$ 在江心洲智慧岛建设中,建邺区将有6家养老机构、649张床位被拆,占到全区机构养老床位的46%,但新的养老设施规划目前还没有落地。$$ 建邺区社会福利院是6家养老机构中唯一一家公办养老院,现有170位老人入住。这家养老院面积大、设施齐备,再加上江心洲的自然生态优势,老人们大多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要拆迁的消息,大部分老人也听说了,对于离开现在的家,他们感到不舍。福利院负责人说,一旦确定拆迁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南京日报2013-10-24
《新西部》2017年25期
新西部

浅论我国机构养老及发展对策

一、发展机构养老的必要性近年来,我国的空巢老人比例持续上升。“空巢老人”,一般是指子女离家后的中老年人。随着社会老龄化程度的加深,空巢老人越来越多,已经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当子女由于工作、学习、结婚等原因而离家后,独守“空巢”的中老年夫妇因此而产生的心理失调症状,称为家庭“空巢”综合症。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老龄化问题日益突出。2012年10月29日,首届全国智能化养老战略研讨会介绍,空巢老人比例很大,到2050年,我国临终无子女的老年人将达到7900万左右,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占54%以上。[1]很显然,对于这部分空巢老人,居家养老的方式既不能有效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也不能满足他们的精神生活,如果他们不能得到有效的照顾,也会给年轻人带来不少困扰,比如无法安心工作,不能全心顾家等等,这会严重影响社会经济的发展并加重社会负担。因此,我们需要居家养老以外的方式来进行适当补充,以满足空巢老人群体的养老需求。本人的解决方案是在我国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农村经济与科技》2017年17期
农村经济与科技

关于农村老年人机构养老服务问题的研究综述

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公报,我国老年人口规模在2015年已达2.3亿人,占总人口比重为16.7%,是世界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其中,农村老龄化问题更为突出,据2013年国务院政策研究办公室发布的《中国人口老龄化发展趋势预测研究报告》显示,我国农村老年人口约1.67亿,占我国老年人口总量的65.82%。与此同时,受城镇化、计划生育等影响,农村家庭空巢化、核心化、小型化使得传统家庭养老功能严重弱化,机构养老服务的需求日渐增长,机构养老成为越来越多农村老年人的养老选择,同时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农村老年人的机构养老尽管需求旺盛,但由于兴起时间短,还处于萌芽阶段,在服务标准、人员护理、管理水平等的规范化方面存在许多问题。虽然近些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规章条例,但由于相关政策之间缺乏有效联系,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与作用,养老机构的服务与农村老年人需求存在一定差距,远远不能满足“积极老龄化”的要求。为此,理论工作者对农村老年人机构养老服务进行了深入、系...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小康》2014年12期
小康

深圳农地入市改革困难重重

农地入市让深圳“土改”进入快车道,但至今为止,仅有一宗土地通过该方式运作成功。深圳若要推进其有序进行,还需面对很多现实难题深圳土改又迈出关键性一步。8月初,深圳市规划国土委员会公布《关于促进安居型商品房用地供应的暂行规定》(下称规定)及《深圳市机构养老设施用地供应暂行办法》(下称办法)征求意见稿,允许原农村集体用地以招拍挂方式入市,用于兴建安居房和机构养老设施,并划定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政府的土地出让收益按6:4的比例进行分配。事实上,深圳早在一年前便在探索政府与农民个人通过合法公开透明的“共享收益”方式引导大量“沉睡”的农地进入经济市场。深圳试水农地入市,在业界也颇受争议,有学者称之为政府是“空手套白狼”获取农民利益,也有学者评价其为“中国土地第二次革命”。但至今为止,仅有一宗土地通过该方式运作成功,《小康》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深圳要推进此项土改,目前看来,或为官方一厢情愿,在村集体以及村民的推进过程中,阻力重重。被称为“收益共...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小康》2014年12期
《调研世界》2017年10期
调研世界

北京市老年人机构养老意愿及影响因素研究

一、引言和文献综述随着人口老龄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养老问题日渐成为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焦点问题。在“4-2-1”的家庭结构模式日益显现的背景下,空巢化、高龄化的加剧,传统的家庭养老功能逐步弱化。在这种情况下,由机构养老提供养老照料的养老模式成为不少老年人养老的替代性选择之一。近年来,为缓解巨大的养老压力,各级政府也开始重视养老机构的建设,2008年国家10部委联合下发《关于全面推进居家养老服务的意见》,提出“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的基本思路与方针,并于2011年《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进一步将“机构为补充”的表述调整为“机构为支撑”,表明政府对机构养老模式在中国养老服务体系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视。然而,老年人对机构养老这一模式的需求意愿到底如何?又有哪些因素影响到老年人机构养老的需求意愿?这些问题的研究,既关系到养老机构的建设规模,也有利于针对目标人群的特征建设适宜的养老机构,以更好地满足老年人的养...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国老年》2017年15期
中国老年

机构养老:社工相伴欢乐多

兴吗?”郑伦鸳说。“养老社工”一枝独秀曾晓晨是福建师范大学社工专业在读研究生。因为福州市社会福利院向海风社住进福利院、老年公寓、护理院等养会工作服务中心购买岗位,半年多前,他老机构后,老人们不必再为家务事操心,和同学秦小花走进了老人们的生活。什么但“闲得慌”的感觉却悄然而生。“每天是社工?曾晓晨说,许多人把社工和义工醒来等饭吃,吃完饭等到点后上床睡觉,(志愿者)相混淆,其实它们是不同的角色。最后走不动了就等着走向人生终点站”,任何人只要愿意利用业余时间为老人等社于是有老人用“三等”公民来调侃自己在会特殊群体提供无偿服务,都可以成为义养老机构里的生活。工、志愿者,而社工特指以助人为职业的“帮助老人摆脱负面情绪,让他们以专门从事社会工作的人,它需要具备专业更加积极的心态面对生活,重拾‘年轻’素质,提供的是长期、有偿劳动。的心,便是我们的主要职责。”福州市社在养老机构,专业社工的出现是最近会福利院社工曾晓晨这样诠释自己的工作。几年的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