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李汉国痴心绿荒山

两年前,在河北省赤城县东卯镇,李汉国绝对算得上一个富人。他靠卖煤挣下了百万家财,北京城内有他的煤场,回乡他坐的是自己的小汽车。可是,自从他承包了家乡的15000亩荒山,他的财富就源源不断地流向了山上,化作了条条堤坝和漫山遍野的油松。巨额的造林支出,再加上在北京经营的煤场今年也不那么景气。如今,他已不那么富有了,但依然信心十足,他说,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一定要把绿化荒山这个事业坚持到底。$$一$$李汉国所在的沟门村距离北京的延庆县只有不到20公里,坐车到北京的天安门也不过四五个小时的路程。但因为地处山区,人均只有几分耕地,所以,无论是在北京人还是在赤城县城人的眼里,东卯镇都称得上穷乡僻壤。和镇里其他富裕户一样,李汉国也是靠贩煤起家的。他当过木匠,开过冰棍厂、砖场、搞过运输,但都没有赚到钱。后来他从亲戚那里借了6万元钱买了两辆东风牌挂斗车搞起了贩煤生意。创业的阶段充满艰辛,现在李汉国还时常回忆起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他从山西和河北的宣化市...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农民日报2005/07/21
《语数外学习(高中版上旬)》2016年08期
语数外学习(高中版上旬)

胡笳十八拍

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汉祚衰。天不仁兮降乱离,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干戈日寻兮道路危,民卒流亡兮共哀悲。烟尘蔽野兮胡虏盛,志意乖兮节义亏。对殊俗兮非我宜,遭忍辱兮当告谁?笳一会兮琴一拍,心愤怨兮无人知。戎羯逼我兮为室家,将我行兮向天涯。云山万重兮归路遐,疾风千里兮扬尘沙。人多暴猛兮如虺蛇,控弦被甲兮为骄奢。两拍张弦兮弦欲绝,志摧心折兮自悲嗟。越汉国兮入胡城,亡家失身兮不如无生。毡裘为裳兮骨肉震惊,羯羶为味兮枉遏我情。鼙鼓喧兮从夜达明,胡风浩浩兮暗塞营。伤今感晋兮三拍成,衔悲畜恨兮何时平。无日无夜兮不思我乡土,禀气合生兮莫过我最苦。天灾国乱兮人无主,唯我薄命兮没戎虏。殊俗心异兮身难处,嗜欲不同兮谁可与语!寻思涉历兮多艰阻,四拍成兮益凄楚。雁南征兮欲寄边声,雁北归兮为得汉青。雁飞高兮邈难寻,空断肠兮思愔愔。攒眉向月兮抚雅琴,五拍泠泠兮意弥深。冰霜凛凛兮身苦寒,饥对肉酪兮不能餐。夜间陇水兮声呜咽,朝见长城兮路杳漫。追思往日兮行李难,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房地产导刊》2008年09期
房地产导刊

汉国置业:低调布局广佛

提起汉国置业,广州人或许还觉得较陌生,但若说到已投入使用多年、经营效绩喜人的新光商务大厦,却是再熟悉不过了—新光商务大厦正是汉国置业旗下物业。据悉,目前汉国置业在中国大陆拥有八个发展中项目,并在加拿大拥有一个发展项目,上述项目合共拥有约125万平方米的总楼面面积,足够该集团未来三年发展之用。其中,广州作为重点战略布局,约有总楼面面积达75. 3万平方米的土地储备。包括两幢经营中的物业及四个在开发项目一一北京路5号公馆、宝翠园、龙津路项目及东莞庄大型住宅区。汉国置业(中国)有限公司项目发展总监洪小文表示:,’2 008年将是汉国置业在广州房地产市场正式亮相的一年,多个项目将相继销售、落成,新项目开始动工,同时物色新的投资项目。”据悉,北京路5号公馆及宝翠园第一期已完成了地上主体工程,或将于年内面世。5号公馆:享城市江景之美北京路5号公馆与新光商务大厦同属“港汇华庭”系列项目—“港汇华庭”系列项目位于北京路的南段,由ABCO四块相连...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农家致富》2005年22期
农家致富

李汉国——痴心绿荒山

两年前,在河北省赤城县东卯镇,李汉国绝对算得上一个富人。他靠卖煤挣下了百万家财,北京城内有他的煤场,回乡他坐的是自己的小汽车。可是,自从他承包了家乡的15侧X】亩荒山,他的财富就源源不断地流向了山上,化作了条条堤坝和漫山遍野的油松。巨额的造林支出,再加上在北京经营的煤场今年也不那么景气。如今,他已不那么富有了,但依然信心十足,他说,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一定要把绿化荒山这个事业坚持到底。 李汉国所在的沟门村距离北京的延庆县只有不到20公里,坐车到北京的天安门也不过四五个小时的路程。但因为地处山区,人均只有几分耕地,所以,无论是在北京人还是在赤城县城人的眼里,东卯镇都称得上穷乡僻壤。和镇里其他富裕户一样,李汉国也是靠贩煤起家的。他当过木匠,开过冰棍厂、砖场、搞过运输,但都没有赚到钱。后来他从亲戚那里借了6万元钱买了两辆东风牌挂斗车搞起了贩煤生意。创业的阶段充满艰辛,现在李汉国还时常回忆起十几年前他从山西和河北的宣化市往北京跟车拉煤的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学教与学》2001年02期
中学教与学

致读者

本刊2000年第11期发表的《假设法在解物理题中的运用》一文的作者张建存、刘汉国来信指出,由于疏忽,在例1的解答中; Fi=F#-Fr一 pVg-炒。r‘ 一(V-。rtopg, 故 ...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05年05期
江苏行政学院学报

中国历史上的汉国号

对于中国的历史、中国的主体民族汉族来说,“汉”是最鲜明的历史记忆,是最突出的文化符号。这种记忆与符号,最初是以国号的形式表现出来的。道理明摆着:没有汉国号,何来汉族称?而没有刘邦,又何来汉国号?故中国历史上的汉国号,可谓非常有趣而且十分重要的话题。无疑,这一话题最为关键者是明确刘邦始建的汉国号。关于刘邦封王、国号为汉、汉国号的来源取义,笔者曾撰《刘邦汉国号考原》一文①,得出了如下认识:其一,项羽、范增定刘邦王国之号为汉,直接原因是因为该王国的都城在南郑,而南郑是秦汉中郡的治所。其二,在古代巴人的语言中,“汉中”是“汉水流经的地方”,而并非“汉水中游”。其三,在战国文字及秦小篆中,“汉”是形寓美义的字眼。其四,因天上的银河与地上的汉水相似,故银河被称为“汉”、“天汉”;而反过来,地上的“汉”既然与天联系在了一起,也就由此带上了美义。其五,萧何的谏词“语曰天汉,其称甚美”,不仅使刘邦接受了“汉”的封号,而且在得天下后定国号为汉。诚然...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