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深化乡镇管理体制改革 促进乡镇大变革大发展

进一步提升小城镇发展能力$$  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宋洪远$$  在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精神,建立促进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制度的时候,我们选择这样一个主题,开这个研讨会很有意义。下面,我主要以钱清发展面临的一些问题来谈以下四点思考和看法。我想,这些问题可能不仅仅是钱清自己的问题,也会是同类发展水平、发展阶段的小城镇面临的问题。$$    第一要深化认识。就是要逐步深化对小城镇发展地位和作用的认识。最早的提法是“小城镇大问题”,这是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提出来的,那时还只是学界的看法。把小城镇发展问题写进中央文件是在党的十五届三中全会,会议通过的《决定》指出,“小城镇是推动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大战略”。党的十五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十五计划”建议,提出发展小城镇是推进城镇化的重要途径。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十一五规划”建议,将小城镇建设和新农村建设并重。去年召开的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提出,坚持走中国特色的城镇化道路,形...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农民日报2009-01-21
《绍兴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1987年04期
绍兴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

戴琥《绍兴府境全图记》碑考释

戴珑,明江西饶州府浮梁县人,字廷节。以景泰庚午举人授南京监察御史,成化九年知绍兴府,后摧广西右参政,乞归而卒。 戴玻守越十年,最大的建树是水利建设,堪称是后汉马臻以来的又一位水利功巨。他组织人民“筑堤数十万丈,捍海得田四万余亩,民称戴公堤。又筑横塘坝而斥卤地多可田,①。 浦阳江和钱清江是戴唬最为关注,耗费心血最多的地方。这是因为宋代以来,破堰经常堵塞,原先北注钱塘江的浦阳江经常借道山会平原河道,经钱清东流入海,扰乱了整个鉴湖·水系。戴琉一方面加固原有江堤,一方面审察地势,在江堤南北建新灶、拓林、扁佗、夹篷四闸以得泄洪和灌溉之功。还建新河、坎山、长山三闸分泄湘湖麻溪之水。他主持修筑麻溪石坝,截断了西小江与浦阳江的关系,从而使浦阳江复归故道,由债堰入海。西小江三百来年水患基本得到控制。他通过周密的调查研究和实践积累,放成化十二年在府治后面的佑圣观前河中设立了一座测量水位的水则,并在观内立水则石碑一块,从农事要求出发,兼顾航行交通,作...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纺织信息周刊》2004年25期
纺织信息周刊

钱清市场:涤丝行情有望上攻

近期,平静盘整运行两个月之久的钱清市场涤纶长丝行情开始出现躁动,一种涤丝价格可能要涨的预期在市场占了上风,多数商家心态转变促使资金逐步介入涤丝领域,且介入程度日渐加大,而致使商家心态转变的根本原因是涤丝厂家宁愿停产也不降价销售,企业和市场库存都降至低点,诸种因素综合起来,正酝酿着涤丝新一轮上攻行情的出现。现试分析如下:1、市场库存量为近三年来最低。按往年惯例,市场商家一般要在传统织造淡季6月做好建仓囤积工作,为下半年织造传统旺季来临作准备,以获取较高利润,而今年行情有些特殊,主要表现在上半年涤丝市场行情呈现上升后长期盘整态势,也就是说今年上半年涤丝价格在传统旺淡季间并无多大差异,并未出现往年淡季或淡季来临前价...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观察与思考》2009年02期
观察与思考

再造一个新钱清——看一个乡镇社会建设与政府职能转变

历经30年的发展,钱清镇已经站在了一个新起点上。在这个人均G D P超过15000美元的工业强镇里,经济社会面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08年,预计全镇财政收入可达到9亿元,人均收入可达到16000-17000元。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发展,使政府的服务内容变了,服务对象变了,而服务对象对政府服务的范围和质量也提出了新的要求。这对一个按管理农业社会设置职能的镇政府来说,确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以“亩产”论英雄提高亩产即单位面积产量一直是农业上的一个重要任务。近几年,钱清镇提出了“以亩产论英雄”的口号,但这个“亩产”却是一个重要经济指标,即亩工业用地产出率。在钱清镇采访期间,记者正巧赶上镇里召开“工业科学发展暨奥林匹克竞赛表彰大会”,会上,镇政府按照亩工业用地产出率为全镇的企业重新排了座次。面对全镇的企业负责人,镇党委书记、镇长谢兴长说:“近30年来,我们主要靠土地的扩张发展,现在全镇可利用的土地只剩下区区500亩,我们赖以发展的条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观察与思考》2009年02期
观察与思考

钱清大越位——看一个乡镇怎样越来越不像乡镇

在长三角南翼、宁绍平原西部,有一个古镇名为“钱清”。相传东汉年间,会稽郡太守刘宠因政绩显著而受褒奖,在奉调离任时,当地父老持钱相赠至西小江边,刘宠示意只取一枚投入江中,江水顿时清澈见底,“钱清”始而得名。这个从北宋就闻名吴越,商贾穿梭的渡口集镇,根本性的变化发生在改革开放年代。30年前,钱清还是一个典型的农业社会,在“以粮为纲”宗旨的指导下,人们只能依靠2万多亩农田“讨生活”,而今,这里已成为我国最大的轻纺原料市场所在地,开设了1600多家轻纺企业,吸纳了近十万来自全国各地的农民工;30年前这里人均年收入只有100多元,而今,这个镇的人均年收入已经达到了13000元;30年前这里行政机构职能和别的乡镇一样,催种催收、征粮征税,而今,这个“中心镇”正在进行一场“扩权强镇”的改革,开始拥有部分县市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是乡村,还是城市?驶离杭州萧山机场,往东不到半个小时的车程就来到了钱清,江南水乡的妩媚阳光下,比肩而立的厂房一家挨一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农村》2009年02期
新农村

一个小城镇的崛起

从2008年春季起,记者几赴浙江省绍兴县钱清镇,对该镇经济发展和社会建设进行了深入的采访、考察。记者看到,历经30年打拼,30年积聚,30年不间断的探索和实践,钱清镇已经从封闭的农耕社会走进了充满挑战的工业化时代,这个昔日普通的江南水乡已经变成了参与国际竞争的大市场。与钱清发展相同步,来自全国各地的近10万名打工者也来到钱清谋生、发展,他们的到来,为钱清发展注入了活力。在宁绍平原西部,有一个古镇名为“钱清”。相传东汉年间,会稽郡太守刘宠因政绩显著而受褒奖,在奉调离任时,当地父老持钱相赠至西小江边,刘宠示意只取一枚投入江中,江水顿时清澈见底,“钱清”始而得名。这个从北宋就闻名吴越,商贾穿梭的渡口集镇,根本性的变化发生在改革开放年代。30年前,钱清还是一个典型的农业社会,在“以粮为纲”宗旨指导下,人们只能依靠2万多亩(1亩=667平方米,下同)农田“讨生活”,而今,这里已成为我国最大的轻纺原料市场所在地,开设了1600多家轻纺企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