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洛川苹果 扎根黄土酿甘甜

深秋时节,在沟壑纵横、丘陵起伏的陕西渭北黄土高原,层林尽染,满目风光,特别是800万亩苹果产业带上的晚熟苹果,更是“红肥绿瘦”,构成了一道独特的景观。在这800多万亩苹果产业带中,有一个代表性的“符号”———洛川苹果。$$    洛川,以1937年召开的“洛川会议”而闻名,后以苹果产业而发展富裕。这个位于延安市南部的农业大县,20.4万总人口中农业人口占了16.1万。洛川地处渭北黄土高原苹果优生区,昼夜温差大,工业污染少,结出的无公害、绿色和有机苹果,吸引了八方客商的目光。$$    经销商的“困惑”$$    国庆、中秋前夕,农业部在洛川举行陕西苹果产销对接活动,组织北京、上海、江苏等6个主销省市的60多位经销商,与陕西30多个基地县进行产销对接,实现成交量63.4万吨,金额27亿元。与会代表还参观了洛川无公害苹果生产基地。$$    在距离洛川县城约30公里的旧县镇洛阳村的果园里,红彤彤的苹果挂满枝头。果园里铺着反光膜,可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农民日报2009-11-03
《果农之友》2009年12期
果农之友

洛川苹果扎根黄土酿甘甜

《农民日报》深秋时节,在沟壑纵横、丘陵起伏的陕西渭北黄土高原,层林尽染,满目风光,特别是53.3万公顷苹果产业带上的晚熟苹果,更是“红肥绿瘦”,构成了一道独特的景观。在这53.3万公顷苹果产业带中,有一个代表性的“符号”———洛川苹果。洛川,以1937年召开的“洛川会议”而闻名,后以苹果产业而发展富裕。这个位于延安市南部的农业大县,20.4万总人口中农业人口占了16.1万。洛川地处渭北黄土高原苹果优生区,昼夜温差大,工业污染少,结出的无公害、绿色和有机苹果,吸引了八方客商的目光。1经销商的“困惑”国庆、中秋前夕,农业部在洛川举行陕西苹果产销对接活动,组织北京、上海、江苏等6个主销省市的60多位经销商,与陕西30多个基地县进行产销对接,实现成交量63.4万吨,金额27亿元。与会代表还参观了洛川无公害苹果生产基地。在距离洛川县城约30公里的旧县镇洛阳村的果园里,红彤彤的苹果挂满枝头。果园里铺着反光膜,可将阳光反射到苹果上,让其着色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延安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8年04期
延安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陕北洛川蹩鼓的历史功能变迁与传承研究

当安塞腰鼓的光芒逐渐辐射世界的时候,同是首批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洛川蹩鼓略显低调,鲜为人知。在陕北有关鼓的舞蹈名目繁多,最具代表的有三种鼓安塞腰鼓、洛川蹩鼓、宜川胸鼓。其中安塞腰鼓知名度最高,与安塞腰鼓的风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洛川蹩鼓,同样被第一批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洛川蹩鼓却鲜为人知。正如保罗利科所言:“当我们发现存在着多种而不是一种文化,并且最终承认某种文化垄断时——不论这种文化垄断是虚幻的还是真实的,我们都会为自己的发现之幻灭而感到恐慌[1]。”为此,本文采用乡野调查法对洛川蹩鼓的发生、发展及其历史功能演化的过程进行阐述,进而试图探寻洛川蹩鼓历史功能的演化及其传承。1陕北洛川蹩鼓生存的文化生态环境1. 1自然生态环境决定了洛川蹩鼓的丰富性、稀有性陕北位于陕西的北部所以统称为陕北,是黄土高原的中心。洛川位于陕北黄土高原延安南部,地貌特征主要以地面沟壑纵横,支离破碎,倾斜度比较平缓,但受集水切割较为严重,沟深坡陡、川道狭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营销界(农资与市场)》2018年22期
营销界(农资与市场)

亲土“状元”凭实力“出道”

世界苹果看中国,中国苹果看陕西,陕西苹果看洛川。作为公认的世界最佳苹果优生区和中国苹果优生区的核心地带,洛川苹果一直是高品质的代名词。即使今年大部分苹果产区遭受严重冻害,在这个减产严重的灾难之年,洛川的苹果依旧品质在线。“这个苹果不错”、“这个苹果能达到95了吧”、“这个苹果糖度达到16.6了”,“这个更甜,糖度有18.6了,真厉害”……10月20日中国首届亲土状元选拔大赛洛川赛区活动现场的阵阵惊叹声,正是洛川苹果高品质的最佳体现。亲土状元选拔大赛洛川活动现场洛川苹果高品质的秘密高品质的背后,是洛川苹果多年来对于“绿色安全”种植理念的坚持和对“亲土种植”理念的实践。2015年,洛川50万亩苹果全部通过国家绿色食品原料生产基地认证,成为国内最大的绿色苹果连片种植基地,也是全国唯一的整县通过认证的绿色食品(苹果)原料生产基地。洛川县果业局办公室主任屈军涛表示,绿色安全是洛川苹果一直以来的种植理念,这种理念与亲土种植的理念不谋而合,相...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延河》2018年11期
延河

洛川大脑娃

1假设当年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执行得更坚决更彻底一点的话,那么这篇小说就不用写了,因为我就没有弟弟了,当然也不会有我媳妇的弟弟了。所有的废话也就不用多说了。我的弟弟天生聪明,我媳妇说她的弟弟也是超级聪明的。后来才知道我们两个人的弟弟相同的地方太多了。我弟弟和我一起长大,我当然了解。她弟弟我俩快结婚时我才见面,之前他在西安当保安。先说我弟弟的聪明吧。从小到大,我家的农活都是我比我弟弟干得多。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年放寒假,我妈派我和我弟弟去玉米地里干活,把玉米秆子从地里砍下来。然后我妈给我和弟弟分工,大概5亩多地,我砍多一半,弟弟砍少一半。然后我妈妈回去了。我两人开始干活,然后我弟弟就不见了。几天下来,等到我把我的多一半都砍完了,我弟弟的少一半还没砍几棵。于是,我妈又给我分了我弟弟的多一半。最终,我几乎干了所有的活而我弟弟却没干多少。从这件事上可以看出我弟弟他比我聪明多了。日常的各类诸如打扫卫生、抬水、拉水、向地里拉粪等等的农家活,...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延河》2018年11期
《延河》2019年05期
延河

洛川散记

清明的前一天,入山。这几个字,包含着一种企图:渴望读懂这一片沉默的山。在洛川,这大山,先于我到来之前而存在。我们倒像一个个偷盗者,企图从大山里偷一些神谕。生于中原,知道大地上不藏匿神秘,一眼便知前方有什么路,村庄有什么格局。在陕北却不同,一进山,车在盘山路上,犹如一条蛇一般前行,弯弯曲曲。路随山势,一会上坡,人越来越接近于山里的雾气,这时候,人会看低万山和草木。一会儿,车下坡,一望,这山路犹如垂下去的腰带,摆了几摆,便不见了。这路,在山里的黄土中穿行,一抬头,壁立千仞,一条路,挂在峭壁上。车走动,贴着山崖,便看不见前面了,剩下一面崖,前面是什么,谁也不知道。或许是平地,或许是峭壁,一个转弯,万山顿时开阔起来,草木和房子都在下方。在这面山的背后,或许是空旷的山,或许是被时光掩埋的历史。下坡时,这山曲里拐弯,几乎看不见众多车站里的一个,站台不大,上车的人,直行的路,这车,忽闪一下子就消隐于大有时有一两个,有时候一个也没有,我进山深处...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延河》2019年05期
《北京民俗论丛》2019年00期
北京民俗论丛

陕北洛川农村年文化变迁与社会治理困境

春节,俗称过年,是中国的传统佳节,也是中国最重要的节日,所以中国的年文化非常有特色。年文化是中国文化的一个特写,它不仅可以反映出中国人对来年生活的期望,同时也能看出中国人有自己的精神生活境界,无论过去一年怎么样,毕竟都过去了,过去了就让它过去,重要的是应该做好来年的事情,这体现了中国人的豁达与乐观。因此,过年对中国人来讲,有着非常特殊的意义,它不仅仅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说笑,更重要的是可以总结过去,加强人际交流,为来年做更好的规划,希望在新的一年里能少走弯路,过上更好的生活。然而,随着社会的快速变迁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年文化被冲击了。现在无论大家怎么重视过年,都不得不承认年味越来越淡。“没有年意了!没有年味了!恐怕是当代中国人一种深的失落,一种文化的失落。”?不过,受传统习惯影响,逢年又不能不过,年的时间节点迫使年文化在这个特殊的时点上必须登上表演舞台。过年之所以越来越没有意思,年味越来越淡,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中国社会发展,人民生...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