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石漠化地区将大力推进种草养畜产业化扶贫

本报讯(记者刘久锋)9月13日至14日,石漠化地区种草养畜产业化扶贫贵州试点工作会议在贵阳召开。会议指出,种草养畜,产业扶贫,是探索石漠化地区反贫困的希望之路,也是农民增收致富的新路子。我国将在石漠化地区大力推进种草养畜产业化扶贫。国务院扶贫办主任范小建出席会议。 $$  西南喀斯特石漠化地区是我国最贫困的区域之一,也是全国扶贫开发的重点区域。这一区域内有乡村人口1400多万人,农民人均收入远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在石漠化地区开展扶贫攻坚,啃下这块硬骨头,是未来10年必须完成的一项重要任务。 $$  通过几年探索,贵州种草养畜产业化扶贫试点取得明显成效,不仅大幅度增加了农民收入,使贫困山区迅速摆脱了贫困,而且较好地保护了生态,探索了双赢的路子。 $$  贵州省副省长禄智明在会上指出,贵州是全国石漠化面积最大、等级最齐、程度最深、危害最重的省份,喀斯特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农民日报2010-09-15
《农村经济与科技》2016年23期
农村经济与科技

滇桂黔石漠化地区社会—生态系统脆弱性及其治理问题研究

1滇桂黔石漠化地区社会——生态系统脆弱性概况1.1社会——生态系统脆弱性概述脆弱性概念,始于自然灾害研究当中,认为脆弱性是一种面临风险或灾害时发生损失的可能性。如,Timmerman认为,脆弱性是系统在灾害事件发生时产生不利响应的程度,系统不利响应的质和量受控于系统的弹性,该弹性标志系统继承受灾事件并从中恢复的能力。脆弱性研究发展至今,其概念不仅广泛应用于多个领域,如自然灾害、土地管理、经济学等,还逐渐从单一的自然系统、社会系统的脆弱性研究延伸至社会——生态系统脆弱性(人地耦合系统)研究等,更加重视在脆弱性研究中的人为因素、社会经济因素。正是由于脆弱性概念广泛的运用,使得各个领域对脆弱性的定义以及内涵的描述不尽相同。但,总的来说,对脆弱性的定义描述中,逐渐形成关于脆弱性属性的共识,包括系统的暴露性、敏感性、适应力、恢复力等等。近年来,脆弱性研究逐步成为全球环境变化和可持续发展研究的热点和前沿领域。而特殊地区的社会——生态系统脆弱...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现代经济信息》2017年19期
现代经济信息

贵州石漠化地区农业产业发展对策研究

一、贵州石漠化地区农业内部结构贵州处于云贵高原的东部,山地面积占全省土地面积的绝大多数,贵州又是全国荒漠化面积较大的省份之一,农业用地和可用耕地极少,农业土地精华主要集中在各种类型的山间盆地,石漠化严重地区甚至在有少许土壤的石缝中种植。贵州农业是以种植为主的农业经济,对自然环境的依耐性很强,是一种资源约束性产业石漠化地区生态环境的脆弱性,对农业的负面效应尤为巨大。(一)贵州省耕地概况贵州省耕地面积仅占土地面积的17%,人均耕地0.68亩,制约着生产量的增长。同时,土壤土层质量贫瘠,土地自然生产率低;旱涝灾害频繁,自然控制力低又使得土地生产力不高;石漠化地区垦地的喀斯特山地,易于水土流失,生态环境易遭破坏,治理难度大,时间长,不利于土地可持续利用。贵州国土面积为176167k㎡,碳酸盐岩的总厚度为17000m,占沉淀岩总厚度的70%以上,其中纯碳酸盐岩厚度占碳酸盐岩总厚度的62%。到了建国初期,95%的人口从事农业生产活动,农业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安徽农业科学》2016年13期
安徽农业科学

基于教育移民的石漠化地区生态可持续恢复研究

石漠化是“石质荒漠化”的简称,指在喀斯特脆弱生态环境下,由于人类不合理的社会经济活动而造成人地矛盾突出,植被破坏,水土流失,土地生产能力衰退或丧失,地表呈现类似荒漠景观的岩石逐渐裸露的演变过程。石漠化产生的根本原因在于石漠地区的人口数量超过了石漠化地区的土地承载力。相关研究表明,峰丛深洼地区人口容量为50人/km2,高山盆地为50~100人/km2,峰林平原地为100~200人/km2。要治理石漠化,就必须先解决人口过剩的问题。教育是提高人力资本的重要途径,是实现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积累的重要因素,尤其对未成年人未来成长作用最大。生态教育指通过生态型的技术教育,使农民掌握高效的利用生态资源的方法,最大限度地提高经济效益。教育补助有利于提高石漠化地区人群的素质和就业技能,保障他们在城市就业中做得下,留得住,能发展,实现永久性的移民。生态教育能提高石漠化留守群体的技能,提高对石漠化资源的利用效率,共同推动石漠化地区生态治理。笔者基于广...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现代园艺》2014年10期
现代园艺

石漠化地区造林技术

岩溶地区石漠化与水土严重流失已形成恶性循环,造成的山穷、水枯、林衰、土瘦,制约了当地的经济发展,给当地人们的生存敲响了警钟。加大植树造林,恢复森林植被,势在必行。1石漠化的概念、成因及特点1.1石漠化的概念在喀斯特脆弱生态环境下,由于自然灾害、人类不合理的社会经济活动而造成的植被破坏,水土流失,土地生产能力衰退或丧失,地表呈现类似荒漠景观的岩石逐渐裸露的演变过程。1.2石漠化成因石漠化成因多样,包括自然因素和人为因素,自然因素主要是岩溶地区碳酸盐岩系的抗风蚀能力强,成土过程缓慢,土层浅薄,易形成石漠化,其次是岩溶山区年均降雨量大,多在900~1800 mm,且春、夏季多暴雨,对土壤的冲刷力大,加之岩溶山区地表崎岖破碎,山多坡陡的地表结构加剧了斜坡体上水、土、肥的流失;人为因素体现在过度樵采、耕种方式落后、乱砍滥伐、滥垦滥耕、过度放牧、无序开矿等,人为因素是形成石漠化的主要原因。1.3石漠化地区特点植被盖度小,岩石裸露率高,土层瘠...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学通报》2012年10期
中国农学通报

云南石漠化地区土壤性质分析

0引言石漠化是在脆弱的生态环境背景下,由于自然和人为因素的双重影响,造成地表植被遭破坏,严重的土壤侵蚀导致基岩大面积裸露,砾岩堆积,土壤生产力严重下降,地表呈现类似荒漠化景观的土地退化乃至消失的现象[1]。石漠化地区土壤瘠薄、水土流失、岩石裸露、植被稀少[2-3]。云南省有岩溶面积10.7万km2,占全国国土总面积的27.1%,石漠化面积为8.15万km2,占云南省总面积(39.0万km2)的20%。据“岩溶地貌发展战略研究”,云南省16个地州(市)均有岩溶分布。岩溶面积达30%以上的县有63个,其中30%~50%的县有32个,50%~70%的县有21个,超过70%的县有10个,在这63个县(市、区)中石漠总面积达8.15万km2[4-5]。云南是中国石漠化治理的重点省份之一,通过封山育林、退耕还林及小流域综合治理等方法对区域内的石漠化问题进行治理,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刘旭辉等[6]就不同植被对广西石漠化地区土壤有机质的影响进行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