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田家镇便民工程惠及百姓

本报讯 (高华江 首席记者包枝彬) 大洼县田家镇从“行、医、学、乐”这四个群众热切关心的重点问题出发,事为民想,钱为民花,不断让发展成果惠及百姓。$$构建道路网络方便群众出行。镇党委政府加大道路基础设施投入力度,先后修建了昆仑大街、学府南路等5条主要街道,镇区内道路成了“五横五纵”的网状格局。在305国道、盘营公路镇区段沿线修建32个公交候车站点,一改过去群众候车站落后面貌。同时,与市公交公司协商增加了四路公交车班次,解决了上下班时间乘车难的问题;延长公交线路,将终点延伸至辽宁汇美建村交易中心,解决群众赶集难的问题。$$改善医疗条件方便群众就医。对镇卫生院实施改扩建、维修...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盘锦日报2009-12-02
《财经政法资讯》2012年05期
财经政法资讯

田家镇保卫战:守武汉而不战于武汉

在1938年的武汉会战中,拥有“楚江锁钥”之称的田家镇以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成为拱卫武汉的外围要域。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关于武汉会战的作战方针是,在武汉外围逐次抵抗日军,以空间换时间。蒋介石曾多次要求国军固守田家镇,以保卫大武汉。田家镇保卫战作为武汉会战的重要一役,在中国的抗日战争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虽然其结果失败,但其迟滞日军进攻武汉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守卫田家镇的国军将士共赴国难、视死如归的爱国精神仍然可歌可泣。1938年6月11日到10月25日的武汉会战,涉及到我国皖西、赣北、豫南、鄂东、鄂中、湘北等多个地区,国军第五和第九两个战区在此抵抗日军的侵略。以保卫大武汉为目的的武汉会战,战场主要分布于武汉周围的马垱、九江、黄梅、广济、田家镇、瑞昌、马头镇、星子、万家岭、富金山、信阳等地。正是武汉外围的要塞逐次抵抗日军,才迟滞了日军对武汉的进攻,为国民政府战略西迁争取了宝贵的时间。田家镇以其险要的地理位置,成为武汉会战中最重要的外...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党史纵横》2012年07期
党史纵横

田家镇基层党建工作的领头人——张百军

张百军,1959年8月出生,1981年8月参加工作,1988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现任田家镇党委书记、盘锦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张百军同志到田家镇工作以来,将自己的智慧和工作热情全部投入到工作中去,想现实、看长远,高起点谋划田家镇的未来。在他的带领下,田家镇呈现了经济快速增长、社会政治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的喜人局面。镇委、镇政府先后获得“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全国文明村镇”等荣誉称号。张百军本人也先后被评为辽宁省劳动模范、辽宁省“五一劳动奖章”等多项殊荣。这些成绩和荣誉凝结了他的智慧与汗水,更让我们看到了新时期一名党员干部的风采。讲政治,顾大局,民主决策带班子作为一个乡镇的党委书记,张百军从来不搞一言堂,凡事讲工作程序,重大事情全都拿到党委扩大会上讨论,经集体决定后再实施。班子会就象是民主生活会,对问题大家都可以发表自己的观点、看法,遇到不同意见时,大家一起分析找出最佳解决方法。全镇党员干部埋头苦干,做到了坚持一个符合区域特色的发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地理学报》2005年03期
地理学报

长江中游田家镇深槽的特征及其泄洪影响

1引言长江洪水、防洪抗灾及其对长江流域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一直受到学术界的关注[1-3]。过去,人们做了大量的科学研究以使人们更好的理解河流地质与地貌对洪水的作用,但河道形状、季风降水以及日益加剧的人类活动对洪水影响方面,仍有许多问题期待解决。长江中游武汉至九江间,河道为西北东南走向,在田家镇(N23o55',E115o25')附近,江面最狭处宽度仅650m,江底最深处低于黄海基准面以下-90m左右,这个最深处是由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地貌学家首先指出的,但缺乏具体研究[4]。宽狭深浅不均匀的卡口深槽段长8km,这样特殊的河道地形,出现于距长江口900km处,显得非常奇特。它的地质与水动力条件下形成原因及其对长江大洪水渲泄的影响值得研究。同时,值得注意的是,长江中游一直是长江流域洪灾异常严重的地区[5]。长江中游河道有诸多节点,这些节点的存在导致许多河道束窄段的形成,节点的存在一方面起到稳定河势的作用,但另一方面,这些河道束窄段使流...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共产党员》2013年18期
共产党员

解放田家镇的战斗

1947年秋,解放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打得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当时,属于今盘锦市辖区的田家镇,仍然还是国民党的占领区,但各路人马,不时在镇内的大车店交汇。有的是解放军的情报人员,有的是土匪线人,有的是败溃的国民党的地方武装,都在打探情报。镇里最有钱的人家,已经开始外逃。到了腊月,镇内更是一片混乱。国民党方面,有几个“清剿队”在镇里晃来晃去,惶惶不可终日。四周的土匪,也在拉帮结伙,打算趁机捞一把,不时又听到解放军要来的消息。这时,一伙被解放军打得溃逃的“清剿队”,从海城来到了田家镇。当时的村长李鹿鸣,对他们盛情款待。他认为,有了这股武装力量,就可以保住他在田家镇的统治地位:一是土匪不敢进来,二是对解放军也能抵抗一阵子。可是,他高兴得太早了。腊月十八这天晚上,李鹿鸣得到消息:有一股土匪要进攻田家镇。“清剿队”在田家镇四周设立了四个迎战的据点,都是镇里的中等户人家,有院墙可以防守,房屋宽敞,能吃能住。总指挥部设在大财主李春荣家,由当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海军》2005年10期
当代海军

田家镇炮台战斗

南京失守以后,国民政府退守武汉。 在武汉长江下游不远处的田家镇,也就成为了扼守武汉至关重要的一道防线。田家镇位于江西、湖北交界处的长江北岸,地势险要,水流湍急,是扼守长江的咽喉要地。 为了防止日本海军溯江而上,中国海军拆除了从九江到田家镇的所有航行标志,并在田家镇至半壁山、薪春至岚头矶、黄石至石灰窑、黄岗至鄂城,布设水雷1 000余具。设立田家镇炮台,在它山、象山安装舰炮8尊,对长江过往船只实施炮火封锁,保护雷区。炮队以彭赢为队长,共有海军官兵197人。 1938年8月,日军攻占九江后,开始派遣舰艇在二套口、新洲一带江面活动,企图进犯田家镇。9月18日,两艘日舰驶到晒山附近活动,田家镇炮台的海军官兵,奋起炮击,炮弹在日舰周围溅起了一个个水柱,不久两艘日舰先后中弹,仓皇逃走。 田家镇炮台像一把利剑横在长江岸边,严重威胁着日本海军逆江西进的计划。于是,日军决心:不稀一切代价拿下田家镇炮台。 9月20日清晨,天下着小雨,江面上雨雾迷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