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历史风貌街区保护与发展:劈柴院修复的启示

如何对待历史风貌街区是既关乎民生、又关乎老街区(建筑)保护和文化传承的复杂课题。市南区作为近代历史街区和优秀建筑最集中区域,近年在历史街区的保护和发展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2007年底,市南区选择具有百年历史的市井老院——劈柴院为试点,对其进行了搬迁、修复。今年4月复街的劈柴院街区,成为品味老青岛街里风情、体验青岛本土文化的最佳去处。劈柴院的搬迁、修复,既改善了民生,又保护了老街区、传承了历史文化,同时也拓展了产业发展空间,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受到了社会各界的肯定。$$    一、确定劈柴院为历史风貌街区修复试点的原因$$    市南区有八大关、中山路近现代建筑群等著名的历史风貌街区,以及为数不少的名人故居。由于历史原因,这些街区和建筑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维修保护。对这些街区和建筑进行必要保护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但修复改造涉及拆迁安置等问题,经费投入多,回报时间长,社会资本往往不愿介入。$$    为了推进这项工作,市南区经过认真调...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青岛日报2009-11-14
《山东画报》2016年15期
山东画报

青岛中山路的慢时光

这个时节,迎面吹来的海风带来阵阵凉爽。沿着这条古老的街道,缓慢行走。一个人,青岛。中山路。天气,晴。一台相机。一位市民走过天主教堂前的石板路。青岛天主教堂本名圣弥厄尔教堂,由德国设计师毕娄哈依据哥德式和罗马式建筑风格而设计游客在逛中山路劈柴院橱窗里的影像映衬着中山路的历史、现在和未来到青岛,不得不去中山路,去中山路自然先到劈柴院。历时百年,劈柴院的招牌布满了时光的刻痕,斑驳陆离。正值旅游季节,劈柴院的人头攒动,一看到游客,院里小商贩的吆喝声、叫卖声仍旧热情不减,此起彼伏。经久不衰的“国足臭豆腐”、传统的“劈柴院锅贴”、地道的“老青岛砂锅”、各色各样的小笼包、晶莹剔透的扇贝、巨大的鱿鱼烤串、热腾腾的香气扑鼻而来,刺激着游客的味蕾,让人忍不住大快朵颐。古色古香的“江宁会馆”经过重新修缮,搭了新戏台,摆好八仙桌和长条凳,等待游客满园,上演青岛当地戏剧“柳腔”“茂腔”等的真人演出。从劈柴院东门绕出,继续向南行走。道路两旁,工艺品、海产品...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走向世界》2016年07期
走向世界

浓缩青岛百年记忆的劈柴院

对于青岛人来说劈柴院并不单单是一个耳熟能详的地名,它是一个承载了许多欢乐记忆的市井大院。它在青岛人的心目中,就如同北京老天桥、上海大世界、南京夫子庙、济南大观园。都是热闹的,叫卖声' 吆喝声连成一nk署瞿;i|F^vj^BH|-》夏、JHI'.. '墨。'■■关]um ::::兴」:兮.IiiR" jWBI^■u|m f|yg HBVCWttL ?.t.1fllBI^'!lll |P只是那时的电影都还没有配音,台上有个剧情讲解员,片子放到哪,就讲到哪;小孩子可以拿着它直奔小人书租赁摊。中间饿了怎么办?没事,院里有叫饭服务,一会儿工夫保证给你热腾腾地送过来。这时,你可以一边喝着啤酒、吃着烤肉、啃着肉包子,一边接着听书、看电影、看小人书。回家时,还可以顺手买上1斤“劈柴院糖果”、“劈柴院甜点”。大院里集中了各式各样的小作坊,尽是自产自销的“劈柴院特产”……字里行间不难看出,当年的劈柴院就两个字“热闹”。而这"热闹”绝非单纯“吃”出来...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青岛文学》2014年09期
青岛文学

劈柴院的记忆(二题)

劈柴院店家的孩子们 我妈那一辈开饭店是家族式运作,比如她在柜台记账,二姨在门口卖烧鸡,小姨管着进货,舅舅们在灶间掌勺。最早先是在劈柴院门口摆个凉粉摊,后来在一楼的门头房卖水饺,再后来经营炒菜米饭,最后主营涮羊肉,店面从开始的一间门头房,发展到楼上楼下两层,后来小舅还包租了另外一个两层楼的店面。 我们表兄妹的童年都是在劈柴院度过的,大人们忙他们的,我们也跟着凑热闹,表妹四岁的时候就会说“楼上楼下价格一样”,见到有人买烧鸡,我就凑过去说,阿姨,这鸡可好吃了,我妈每天都买回家。那情形就像现在的托一祥。孩子们挺懂事,知道帮大人们多赚钱。年龄稍大一点,数学好的孩子就可以帮着记账了,算不清数的就屁颠屁颠地跟在大人后面端盘子洗碗。大人们叫我们“小蚱子”,有伙计的时候,用不上小蚱子,还觉得孩子们添乱,但逢人手不够的时候,小蚱子们也能应急,春节的时候最为明显,那段时间,店伙计们回家过年,孩子们就被临时征用,有的在厨房配菜,有的刷碗,有的记账,还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走向世界》2013年07期
走向世界

劈柴院 收藏百年老青岛

在青岛人眼里,劈柴院是一个地名,更是一个符号,如同老天桥之于北京,夫子庙之于南京,大观园之于济南。劈柴院承载着青岛百年的市井文化,依稀活在几代青岛人的心里。过年,那一定要逛劈柴院,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浓浓的年味儿。百年老街“劈柴院”,是青岛民间的俗称——它的“官方”路名叫“江宁路”。这条修建于1902年的“人”字形路,东端连着中山路、北边连着北京路、西边通河北路,在上个世纪20年代中期形成了步行街,而劈柴院也从其中一个院子的名字变成整条街的名字。解放前的劈柴院云集着元惠堂、李家饺子楼、增盛楼、天兴楼、协聚福、异美斋等饭肆酒楼,一些书场和游乐场则分布其间,其中以江宁路10号的娱乐大院最为闻名。相声演员马三立、评书演员葛兆洪、山东快书演员高元钧、曲艺世家刘泰清等都曾在此登台。新中国成立后,劈柴院中的艺人和摊贩相继离去,这里逐渐成了居民区。不过,直到上世纪90年代以前,这里依然还是青岛小吃云集之地。许多土生土长的80后,他们的童年记忆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时代文学(上半月)》2012年02期
时代文学(上半月)

探老劈柴院市井风情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青岛中山路,曾经呈现出这样一种中西文化并存的奇异风景:在有金融、娱乐、消费和时尚中心之称的中山路南段,银行、商店、咖啡馆、酒吧、电影院、舞厅等一应俱全。咖啡馆、舞厅里播放着西洋流行歌曲,大幅广告上画着与好莱坞同步上映的英文原版影片人物头像,衣着时尚的靓女富男、洋行买办、公司职员以及金发碧眼欧人或乘车或步行,来往于这条车水马龙的商业街上。当年德国人占领青岛之后,以中山路东侧的德县路为界,将中山路南段划为欧人居住区,中山路北段则为华人居住区。与洋味弥漫的中山路南段不同,中山路北段的劈柴院则是原汁原味的传统市井民俗,其娱乐方式也是地道的中国味儿:嘈杂的市声中间或传出西皮二黄、西河大鼓、肘鼓子的唱腔以及撂地卖艺人的吆喝声,穿长衫或短打扮的人们进进出出劈柴院,或忙于生计或来此购物消遣,南来北往的客商也常常慕名寻到此处,领略这座滨海商埠城市独特的市井民俗风情。寅庚年初春,为了深入研究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青岛劈柴院市井民俗文化,...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