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棕榈油套期保值实证研究

一、棕榈油期现货市场概述$$我国棕榈油主要靠进口,其价格的波动除了受国际市场棕榈油价格的影响以外,受运费的影响也很大。在目前油价高企运费高昂的情况下,贸易商和国内棕榈油加工及使用商,如何规避棕榈油价格大幅波动的风险,成为摆在我国棕榈油现货企业面前亟待解决的难题。在大连商品交易所推出棕榈油期货后,现货企业可以在期货市场上进行套期保值,这一难题也就迎刃而解了。$$现货市场上油料作物的波动较大,同时,在油料作物上涨的大背景下,2006年以来棕榈油也走出了一波大的上涨行情。如果油料进出口企业及加工商未能对此做出正确的预测并做好防范措施,很有可能在价格上涨的情况下,遭受亏损的厄运。$$[tpQHBR20080710003101][tpQHBR20080710003102]在期货市场上,棕榈油期货价格也经历了大幅上涨。我国棕榈油期货上市以来,从大连棕榈油期货价格与广州棕榈油现货均价的对比可以看出,现货价格和期货价格的基差尽管有正有负,但是它...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期货日报2008-07-10
《世界热带农业信息》2018年09期
世界热带农业信息

预计9月份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增长 库存继续上升

9月份马来西亚棕榈油仍处于增产周期当中,预计9月份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上升7%,至174万t。9月马来西亚棕榈油出口施行零关税政策,棕榈油出口预计增加,船运调查机构SGS和ITS发布的数据显示, 9月1-10日马来西亚棕榈油出口量环比大幅增加44.4%和63.1%,预计9月份棕榈油出口量环比增加18%,至130万t; 9月马来西亚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世界热带农业信息》2018年07期
世界热带农业信息

乌克兰棕榈油进口破纪录

乌克兰国家新闻社7月24日援引财税署消息,2018年1~6月,乌克兰进口棕榈油9.99万t。今年6月,乌克兰自印=度尼西亚进口8 700 t,自马来西亚进口3 000t,自瑞典进口71 t,其它国家97 t。今年上半年乌克兰出口棕榈油1 900 t。据悉,议会一读通过法案禁止在食品中添加棕榈油。议员谢尔盖·特里古宾科认为,这会导致最终产品涨价,但是这是合理的,因为棕榈油取代了动物奶油,这是绝对不应该的。关于禁止添加的法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环境经济》2019年11期
环境经济

巨额利润背后的环境之殇——《棕榈油的谎言与真相》译后记

《棕榈油的谎言与真相》是中国文联出版社绿色发展丛书中的一本,主要分析了棕榈油产业快速增长对环境和人类健康的影响以及可持续发展面临的挑战。在翻译这本书之前,我对棕榈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相信很多人也跟我一样,对大豆油、菜籽油、葵花油、花生油的熟悉程度远胜于棕榈油,更想不到棕榈油与环境保护有何关系。但是,事实上,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棕榈油几乎无处不在:饼干、薯片、罐头、麦片、婴儿奶粉、巧克力酱等大多食物都含有棕榈油,西式快餐也大量使用棕榈油。此外,化妆品和日常洗护用品中也有棕榈油。棕榈油不仅是全球消费量最高的植物油,也是引起争议最多的一种油类,尤其是在西方社会,进入21世纪以来,关于棕榈油对人类健康和环境影响的争议从未停止。非政府组织、专家学者、企业、政府都参与了争论,众说纷纭,那么到底真相如何?又有哪些谎言?应该如何看待棕榈油产业的发展?作者在这本书中给出了答案。《棕榈油的谎言与真相》一书的作者艾玛纽埃尔?格伦德曼(Emmanu...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理财》2018年03期
理财

棕榈油尝试探底

由于主产国库存走高,2018年以来大连棕榈油期货冲高回落。展望后市,外盘棕榈油减产不抵出口下降,库存有望继续攀升,而内盘需求依旧不旺,棕榈油期货或继续维持偏弱走势。近期因马来西亚棕榈油出口数据不佳及林吉特走强,BMD毛棕榈油期货弱势震荡,截至2月3日,BMD 4月毛棕榈油期货合约跌至低位2445马币。国内棕榈油表现更弱,主力合约破位下行,考验重要支撑点位。能否跌破2017年6月以来的低位?笔者研究认为,目前国内外油脂基本面仍不乐观,盘面压力较大,或将继续下跌。库存或仍居高不下国际市场,马来西亚棕榈油1月产量虽然预计下降,但关税取消后,出口数据不增反降,1月马棕库存或仍高企,施压油脂市场。具体来看,产量方面,据西马南方棕油协会(SPPOMA)发布的数据显示,1月前31天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下降12.69%。1月MPOB供需报告显示,马来西亚12月毛棕榈油产量为1834167吨。若按照SPPOMA的预估,马来西亚棕榈油1月产量将在16...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理财》2018年03期
《世界热带农业信息》2018年01期
世界热带农业信息

印尼、马来西亚、巴西等主要棕榈油出口国将持续面临较大的出口压力

受全球最大棕榈油进口国印度进口规模萎缩影响,印尼、马来西亚、巴西等主要棕榈油出口国将持续面临较大的出口压力。同时,在环保压力下,法德等国近期均表示将削减可再生能源中棕榈油的使用比例,欧洲议会决定对棕榈油进口实施限制。这一决定引发了印尼和马来西亚的强烈不满。因为,印尼2016年棕榈油出口额达到180亿美元;欧盟是全球第二大棕榈油进口方,年均进口规模在400亿美元左右,2016年从印尼的进口额约30亿美元。因此,印尼和马来西亚认为欧盟应将棕榈油从限制进口的产品中剔除,“因为这影响了成千上万棕榈种植者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