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钦南海水养殖成为农民增收支柱

本报钦南讯 (记者 黄福兴 通讯员 黎东桂) 金秋季节,在钦南沿海,一个个虾蟹塘人声鼎沸,一车车对虾走南闯北,一篓篓螃蟹长途跋涉,畅销国内外…这就是钦南区在发展海水养殖生产时一个个可喜的镜头。经过多年的培育和发展,钦南区的海水养殖生产形成了以对虾、螃蟹、大耗、石斑鱼四大名产的生产格局,成为农民增产增收的支柱产业和致富路,前三季度,海水养殖达16亿多元,农民人均收入3951元。 $$基地示范,提高土地利用率 $$ 为切实提高咸酸田利用率和增加农民收入,该区积极“以科技为先导,以基地+示范发展海养”的思路,推广了岸上建塘养对虾、滩涂插养大蚝、深水港汊吊养大蚝和网箱养殖名贵鱼类等多项致富技术,大力发展海水养殖产业。据了解,该区海水养殖面积达25.5万亩,其中吊养大蚝6万多亩,网箱养鱼5000多箱,对虾养殖7万多亩,总产量29万多吨,产值达16亿多元。 $$ 该区积极进行产业规划和布局,凸现特色,着重培育优势、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钦州日报2008-10-16
《农村经济与科技》2018年07期
农村经济与科技

天气指数型海水养殖保险的优势及困境分析——基于海水养殖风险分析视角

1海水养殖业面临的风险海水养殖业是以海洋为生产经营场所,因而受到自然灾害的影响极大,如台风、海啸、风暴潮等往往可能造成海水养殖产品的灭顶之灾。此外,气候变化、冰川融化以及海洋酸化也会通过影响水质、盐度、海水溶氧度等造成海水养殖产品减产,气候变化甚至可能导致病原体的变异,细菌、病毒、虫以及藻类暴发进而威胁海水养殖业的发展。同时海水污染、海洋生物病害、传统的渔业生产方式等人为风险也往往给海水养殖生产带来巨大的损失。我国海水养殖业目前仍然以粗放型养殖方式为主,主要采用圈养、底播、吊笼、网箱等方式,风险暴露程度大,往往面临多重风险。既包括自然灾害、疾病、养殖设施损坏等风险造成海水养殖标的的死亡和流失。又包括由于海产品市场价格波动风险、海产品的储存及保鲜风险、运输风险等市场风险。海水养殖风险的基本风险有三个来源:时间、空间和海水养殖产品种类(见表1)。基于海水养殖业经营场所、养殖方式的特点使其具有投入高、风险大、流动性大且多重风险互相混合...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水运(下半月)》2017年08期
中国水运(下半月)

海水养殖水质在线监测技术浅析

我国是拥有捕捞渔船数量最多的国家,近年来,由于酷渔滥捕、陆源污染物未经严格处理就大量向海洋排放等因素影响,我国近海渔业资源衰竭严重,为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对水产品的需求,弥补渔业资源不足,水产增养殖业发展在我国方兴未艾,而集约化养殖、设施渔业又是增养殖产业中的主力军。作为集约化、设施化水产养殖生产的重要因素,水产养殖环境的实时监控、合理调控成为产业发展所必须面对的重要问题,”养鱼先养水”,水质环境的好坏,直接决定着水产品的质量,实现对海水养殖水体的温度、盐度、p H值、溶解氧等理化参数的实时在线监测,分析其变化趋势是十分必要的[1]。目前我国水产集约化养殖业通用的传统环境监测方式存在一定的问题,主要表现在:(1)对池塘、湖泊、水库、近海等养殖区的养殖环境监测多采用人工的方式,频次低,耗时费力;(2)使用在线实时监测设备,当养殖面积较大时,会面临监测点如何布置、在一些电源不够充足的边远山区如何提供稳定电压,设备造价高昂等问题。随着无线...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农家致富》2017年21期
农家致富

海水养殖保险五问

问:海水养殖保险对养殖条件有什么要求?答:除了与淡水养殖保险的承保条件比较相似的承保条件以外,海水养殖保险还要求养殖区内的水质良好无污染、最近2~3年没有发生赤潮,避风条件好,养殖管理正常。问:海水养殖的保险费率是怎么确定的?答:确定的海水养殖保险费率原则与淡水养殖保险基本一致,但是在海水养殖的过程中,可能出现保险费按总保险金额的一定比例收取,以及按投放鱼苗的尾数来收取。问:海水养殖的保险期限是多长?答:海水养殖保险一般以保险标的的一个养殖周期为限。保险期限因不同的保险标的而存在差异,即使同一保险标的,又因气候差异而有先后和长短的不同。但是在保险责任生效前都有10~15天的观察期,另外,有的海水养殖险种不宜以自然年度来确定保险期限。问:海水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渔业信息与战略》2015年04期
渔业信息与战略

保险助推“蓝色粮仓”建设——以海水养殖保险为例

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了“抓紧构建新形势下的国家粮食安全战略”,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进一步提出“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不断增强粮食生产能力”。我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粮食供给形势严峻的发展中国家,粮食生产体系始终存在着“地少水缺的资源环境约束”与“吃得好吃得安全”的突出矛盾。在耕地面积日益减少的情况下,仅依靠陆域系统解决国民食物供给问题并不现实。海洋水产品是人类动物蛋白的一大来源,还含有对人体健康非常有益的维生素和脂肪等物质,是陆地食品的有效补充和替代品,具有重要的食物替代价值。因此,广阔的海洋将成为我们未来的“新粮仓”,开发以海洋国土为载体的“蓝色粮仓”将是“构建新形势下国家粮食安全战略”的重要使命。在我国现有的海域环境、资金和技术水平下,有学者指出未来“蓝色粮仓”建设将更多依赖于海水养殖业。但海水养殖生产过程具有高风险、高投入的特点,这就亟需相应的海水养殖保险给予相应的风险保障和一定程度的融资支持。海水养殖保险是农业保险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农业经济问题》2016年03期
农业经济问题

我国海水养殖资源开发评价及其支持政策分析

面对人口众多、耕地和淡水资源匮乏的国情现实,积极利用海洋水域和生物资源,倾力建设“供应充足、生态安全、持续发展”的“蓝色粮仓”是新时期深化我国农业资源开发、增加食物供给总量的一项重要战略举措,对于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作为蓝色粮仓的主要支撑产业,海水养殖业担负主导经济体蓝色粮食产出数量增长的重要功能(卢昆,2015)。改革开放以来,海水养殖资源开发工作成为全国海洋渔业发展的主攻方向,1985年的中央文件正式确定了“以养为主,养捕加并举,因地制宜,各有侧重”的渔业发展方针,我国海水养殖业由此获得了快速发展。截至目前,我国海水养殖资源开发工作已为国家的粮食安全做出了重要贡献,然而从投入产出实践来看,其依然在资源、环境、技术与管理等方面存在诸多问题,严重制约了海水养殖资源开发工作在我国蓝色粮仓建设中功能作用的发挥。基于此,本文在总结我国海水养殖资源开发历程的基础上,重点分析我国海水养殖资源开发活动的投入产出特征及其面临的...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