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科学立法与民主立法的平衡

6月27日至30日;我在北京列席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4天时间,3次全体会议,5场分组审议,完成了13项议程。其中,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审议过程可谓一波三折。$$今年4月,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初次提交常委会审议,拟将起征点从2000元提高至3000元。4月25日,草案一审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向社会征求意见。36天内,共收集到来自82707位网民的237684条意见。经过梳理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原汁原味”地向公众进行反馈。“仅15%网友赞成起征点3000元!”这一意见汇总结果见诸各大报端。在如此低的民意支持率下,公众期待二审稿能够吸纳民意作出修改,将起征点进一步提高。然而,6月27日再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的个税法修正案二审稿,仍旧维持3000元起征点。“23万条意见,依旧置之不顾”,“人民被忽悠了”。闻此消息,网友难抑失望之情。实际上,不仅是网友,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在分组审议二审稿时,争论也是十分激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立法理由说明研究

通过民主立法科学地分配社会资源,让社会各群体从中分享改革成果、获得发展机会,重塑社会的公平正义格局,构成当代中国立法的时代担当。为实现这一时代担当,民主立法、科学立法、依法立法成为立法的核心意义导向。民主立法、科学立法、依法立法,三者是彼此联接的功能融贯体。实现立法的功能期待,需要将民主立法、科学立法、依法立法的价值融贯性地安排在立法程序之中,不能够被切割开来当作立法改革可以着力的一个单向目标。就此而言,立法的法定程序,并非按部就班的机械式流水作业,而是一种功能体系。在这一功能体系中,立法据以展开的每一个环节都被赋予特定的功能,再经由整体程序设计中的环节相互承接,并通过各环节功能性的耦合对整个立法程序的运转产生结构性的作用。由此可见,在立法程序中,不同环节分别承担着民主性或科学性的使命,整体的结构逻辑彰显了民主性和科学性的耦合。据此,立法程序就是立法民主性和科学性结构耦合的载体。在此意义上,依法立法就是实现立法民主性和科学性这一...  (本文共1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辽宁大学
辽宁大学

我国开门立法问题研究

所谓“开门立法”,是民主立法的一种实现方式。它要求在立法过程中坚持群众路线,通过各种有效途径促进公众参与,反映民众对法律的诉求,以实现立法对民意的充分尊重和体现。具体来说,开门立法就是在立法过程中公开立法信息,采取多种有效方式拓宽公众参与立法的渠道,从立法规划,到立法审议,使公众的意愿在立法的最初阶段就能得到体现,以提高立法的合理性和透明性,促进立法工作民主化和科学化。根据我国《立法法》的相关规定,立法应当体现人民意志并应保障人民通过多种途径参与立法活动。这为开门立法这一方式在我国的立法工作中有效实施,提供了法律依据和原则性规定。实现正义,正是立法的最高价值追求。民主立法的过程,就是追求正义,通过制度设计、设定权利义务、合理配置权力、规范社会行为、调整社会关系等方式来分配正义的过程。而科学立法则要求在立法过程中使创制的法律与其规制的事项最大程度的契合,协调平衡各种利益关系,最终的目的依然是追求正义。从理论和逻辑说,参与立法的公众...  (本文共3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立法协商制度研究

立法协商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在立法领域的具体体现,是保障科学立法、民主立法的重要制度创造。为了推动立法协商的发展,中国共产党十八届四中全会特别提出要“健全立法机关和社会公众沟通机制,开展立法协商”。作为多层次协商体系的重要组成内容,立法协商对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和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但是,目前对于立法协商的基本概念,无论在学术研究还是在立法实践领域,都未能达成基本共识。有鉴于此,本文试图对立法协商基本概念与制度建构进行梳理,为立法协商理论研究提供基本支撑,为开展立法协商实践与完善我国立法协商制度提供理论准备。最终,通过对立法协商问题的研究,为深化立法协商理论,推进完善立法协商制度,发挥立法协商的重要功能,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提供“良法”,进而实现“善治”提供学理贡献。除引论、结论外,本文主体部分包括以下五章:第一章论述立法协商基本概念。作为20世纪民主理论新发展的“协商民主”理论,为构建当代中国立法协商制度提...  (本文共16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立法表达权研究

立法是法治社会的头等大事。立法结果为法治社会提供治理规则;立法过程保证立法结果的正当性、合宪性,保证法律质量,提高法律实效。立法观念、思想、制度、机制、行为等任何一个方面、一个环节一旦偏离了民主、科学和宪政,即使立法者怀揣制定“良法”的美好愿望、为民请命般地追求立法质量,也难以保证立法的人民性和科学性,也很有可能“创造”出“恶法”或“劣法”。没有“良法”的社会,必将是一时有序而积存隐患的社会,必将是损害人民民主制度和公民利益的社会。公民是社会的主人,当然拥有立法权力。在人民民主国家,无论是从政治主张上,还是从国家基本制度上、宪法规定上,公民不仅仅是整体意义上的国家主人和立法主体,更是个体意义上的国家主人和立法主体,公民绝对不是抽象意义上的国家主人和立法主体。没有公民立法,法律既没有正当性可言,又违背民主制度要求,还造成法律脱离社会生活、远离公民利益、背离具体的立法目的,成为完全由立法机关掌控的国家行为。公民是立法权力的所有者,但...  (本文共19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贵州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5年03期
贵州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推进科学立法、民主立法

2004年“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被载入宪法,成为治国的基本方略。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需要加强科学立法、民主立法。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加强重点领域立法,需要拓展人民有序参与立法的途径。”同时提出的核心价值观中同样也强调了“法治”的重要地位。要贯彻法治,必须要有法律做行动依据。立法权的归属,怎么运用立法权都是需要严谨考虑的问题。立法便是最根本、最重要的。立法既是一个动词也是一个名词。它可以指法律从规划、起草、表决等制定到实施法律的这一动态过程,也可以指这一动态过程所得的结果,也就是一部完整可行的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三条规定:“立法应当遵循宪法的基本原则,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坚持改革开放。”同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规定:“贯彻依法治国的基本方略,推进...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