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议我国自认法律制度的建立

自认,是西方法学理论和法律制度中的术语,一般是指当事人及其代理人在法院的准备程序或审判过程中,承认对方所主张的事实为真实,对方即无需举证证明。这种自认,在英美法中有拘束当事人的效力,当事人不得再就自认的事实再行争执;在大陆法中,自认也使法院将待证事实视为确证,从而免除对方当事人的举证责任。$$自认在西方资本主义法律制度中有特殊的法律意义,并在民事诉讼中得到广泛的适用。一方当事人对对方当事人的事实予以认可,就免除了该当事人的举证责任;如果承认他方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即可导致法院直接判决该当事人胜诉的结果。法院不需审查其自认,也不能拒绝自认而不为判决。自认的法理基础是和民事诉讼中的自由处分原则和辩论原则相联系的,既然允许当事人在诉讼中有权进行和解,撤诉,变更、放弃诉讼请求,自然也应确认当事人承认的法律效力。另一方面,凡是有理智的人,如非自信其为真实,在作出理智的思考前一般不至于作出这种不利于自己的陈述。$$我国现行法律和司法解释虽然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8年15期
法制博览

论当事人陈述

一、当事人陈述概述当事人陈述指当事人在诉讼中为证明案件事实而向法院所作的事实陈述。狭义的当事人陈述指当事人向法院作出的有关案件事实的陈述。广义上的则还包括诉讼请求的陈述,证据采信意见的陈述以及对案件性质和适用法律意见的陈述。(一)当事人陈述的法律定位我国民诉将当事人陈述作为独立的证据形式,但有学者认为当事人陈述概括在直接言词原则、辩论原则之内,作为独立的证据种类或形式缺乏实际价值和实践基础。此种观点否认了当事人陈述客观存在的证明功能,将当事人陈述与当事人的诉讼主张或请求混同,将当事人陈述内容的真实性与当事人陈述的证据能力混同。当事人是纠纷实体法律关系的主体,对纠纷的产生、发展最为了解,其所处的地位决定他们陈述所反映的案件事实最为直接具体,当事人陈述较之其他证据具有最直观乃至决定性的价值,诉讼当事人往往希望获得胜诉的判决,所以会积极地向法院提供案件资料。当事人陈述的趋利性缺陷显然为人证所共有,如原告方提出的证人,其出庭必然怀着帮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学术探索》2018年06期
学术探索

反思与重构:当事人陈述分化的中国进路

(1)诉讼资料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的诉讼资料指判决基础之一切事实,包含当事人的事实主张和证据资料;狭义的诉讼资料则排除证据资料,其中最为重要且可以与证据资料进行对比的部分是诉讼当事人提出的事实主张,多被特指为辩论。(2)辩论主义作为形成裁判基础资料的一种机制,在内容上包含以下三个层次:(1)直接决定法律效果发生或消灭的必要事实(这被称为主要事实),只有在当事人的辩论中出现才能作为判决的基础;(2)法院应当将双方当事人无所争议的主要事实当然地作为判决的基础,就这一意义而言,法院也受其约束(自认);(3)法院能够实施调查的证据只限于当事人提出申请的证据(禁止职权证据调查)。参见:[日]高桥宏志:《民事诉讼法制度与理论的深层分析》,张卫平,许可译,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329~330页。引言当事人在民事诉讼程序中具有双重身份,一是作为辩论主体提出事实主张,所作陈述具有解明案情、提供诉讼资料(1)之功能;二是作为证明主体证明案件事...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法商研究》2018年04期
法商研究

我国当事人陈述制度的规则审视——以裁判文书为分析样本

近年来,学界对当事人陈述的探讨大多聚焦于当事人为诉讼主体或为证据方法之际的区分问题,包括性质、陈述内容、可否适用反诉等。(1)鲜有学者将当事人陈述限定于证据法领域,探讨其作为证据所应有的运作机理及程序架构,导致当事人陈述的证据价值长期被忽视。201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修改后,当事人陈述被列为首位证据,2015年出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民诉法解释》)第110条明确了该种证据的获取方式、具结规则、不予陈述的后果等,初步建构了当事人陈述制度。然而,在司法实践中当事人陈述在适用范围上不容乐观,在适用方式上多有差异,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当事人陈述制度在现有立法框架下仍不够科学无疑为根本症结。本文拟对此作初步探讨。一、我国当事人陈述规则之现状从字面意义上看,民事诉讼中的当事人陈述是指以当事人为陈述主体、以法院为听取主体,用言词表达的案件相关内容。因当...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大连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6期
大连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当事人陈述的异化困境与矫正路径

2013年1月1日,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在证据方面的变化有3个:一是增加了电子数据这一类证据;二是将鉴定结论改为鉴定意见;三则是将当事人陈述从证据种类的第(五)项调整为第(一)项。《民事诉讼法》增加了电子数据这类证据,将“鉴定结论”改为“鉴定意见”,丰富了法定的证据种类,使得法律体系更加完善,证据体系在整体上更加科学、意义重大[1]。理论界与司法界对于这两项法定证据有着较为深入的探讨和研究,对此变化交口称赞,但对于当事人陈述在证据种类顺序上的变化,理论界与司法界则并未达成共识。一般认为这种变化加强了“当事人陈述”的证据地位,但是当事人陈述依然不同于一般的法定证据,盖因其在民事诉讼中是一个不甚清晰的概念,尽管在民事诉讼中大量使用,但内涵与外延经常出现混乱甚至矛盾的情形。当事人陈述的法定证据地位存在着理论上的争议,而司法实践的适用也存在重重困境。一、沟壑:当事人陈述之法律属性与司法实践1.当...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6年19期
法制与社会

证据性当事人陈述制度的完善

证据性当事人陈述在我国法律上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1982年《民事诉讼法》首次规定了当事人陈述,1991年《民事诉讼法》第63条第五款将当事人陈述作为单独的证据种类加以规定,并在第71条中对如何认定当事人陈述加以规定,2001年《民诉证据规则》第67条规定了不予认定当事人陈述的情形。2012年《民事诉讼法》第63条把当事人陈述列为八大证据之首,2015年《民诉法司法解释》将诚实信用原则作为重点,特别在第110条规定了法院可以要求当事人签署保证书的制度,以防止虚假陈述情况的发生。但是作为一种法定证据形式,当事人陈述并没有在实践中得到充分的肯定和运用,需要借鉴域外经验,结合我国的司法实践进行完善,充分发挥证据性当事人制度的功效。一、证据性当事人陈述的含义及功能(一)证据性当事人陈述的含义我国民事诉讼法没有明确规定证据性当事人陈述的含义,学理上一般认为广义上的当事人陈述指的是当事人作出的关于案件事实的陈述、关于案件中的证据及其来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