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民事诉讼证明标准应趋于灵活化

证明标准是指由法律规定的运用证据证明案件事实所要达到的程度。$$我国民事诉讼理论界一般认为,人民法院在认定案件事实时,均须达到“客观真实”的程度,即一元制的证明标准。这种一元制证明标准主要是由我国的立法规定使然。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的审查,核实证据”,第一百五十三条规定,“原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或者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但实际上,任何案件的认定都要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只是一个理想,或者说是一种期待值。正因为这一点,我国修正后的刑事诉讼法明确确立了“疑罪从无”的证据规则,算是作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这一标准的辅助和补充。笔者认为,民事诉讼的目的主要是调整民事关系,保护公民合法权益。通常,法院根据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以及必要时自行收集的证据,查明事实真相,依据法律作出裁判。但如果出现案件事实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淮北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8年02期
淮北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关于我国民事诉讼证明标准问题的思考

民事活动是社会公民之间最常见的活动,也是离我们日常生活最近的活动,在广泛的民商事经济活动中,社会财富和利益的不断流动不仅会给我们的物质生活带来极大的丰富和便利,同时,也会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矛盾和纠纷。民事诉讼活动,作为国家司法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解决公民之间、公民和社会组织之间的矛盾和纠纷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在公民之间、公民和社会组织之间的矛盾和纠纷的审理和裁判中,证据的认定是一个十分关键的要素,而法院在运用证据对案件事实进行审理时,法官所运用的证明标准起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作用。可以说,民事诉讼中的证明标准是我国民事诉讼司法活动中,法官在裁判案件时运用的最为广泛的证明手段,在及时解决公民之间、公民和社会组织之间的矛盾和纠纷,妥善处理案件等方面发挥了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一、民事诉讼证明标准的含义及实践意义民事诉讼中的证明标准,存在于民事诉讼证明活动中,是法官或审判人员依照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和法庭审理中法官主动收集的证据,依据一定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人民司法(应用)》2016年31期
人民司法(应用)

对我国民事诉讼证明标准的再审视

作为司法裁判者自由心证的尺度,证明标准在裁判活动中的重要作用毋须多言。尽管证明标准本质上是对人内心活动的一种描述或指引,具有极强的主观性,但是作为法治对于诉讼活动的基本期待,法定证明标准的存在以及证明标准制度的构建必然会成为规范司法裁量权的内在要求。长期以来,我国民事诉讼证明标准的相关规范在立法技术上存在矛盾和模糊之处,导致证明标准在实践中成为困扰司法裁判者事实认定的最主要的问题。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解释),首次采取“高度可能性”的表述,确立了我国民事诉讼的证明标准,试图澄清长期以来我国民事诉讼证明标准的模糊定位。该解释亦尝试通过民事诉讼证明标准多元化规定的方式,构建我国民事诉讼证明标准体系,以满足实务中不同证明对象和待证事实不同程度的盖然性要求。民事诉讼法解释虽然遵循着修正的进路,填补了过往规则的若干空白,但是鉴于证明标准的相关概念在我国长期被误读,该解...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6年01期
法制与社会

完善我国民事诉讼证明标准的思考

一、民事诉讼证明标准的基本概念“证明标准也称证明度,是指证明案件事实要达到的法定程度,又称‘证明程度’”。当然,学界对于证明标准的理解往往是从两个方面来看的,从证明主体来看,证明标准是当事人所提供的证据能证明该事实所能达到的水平;而从审判者的角度即法官的角度来看,证明标准是指被证明的案件事实在法官的内心所要达到的一种“心证”程度。我们不难看出,证明标准的确立在司法实践中是相当重要的。当事人在诉讼过程中必然会为自己所主张的事实努力举证,而在此我们也很有必要阐述一下关于证明责任这一概念。相对于证明标准而言证明责任是证明过程中的另一面。证明标准强调的是证明所要达到的某种程度,是一个量的问题;而证明责任则是关于举证责任的分配,其更多关注的是由谁举证。法官在判定事实的过程中必然也会考量这两方面的因素进而在内心形成确信。所以证明标准的确立是法官作出判决的重要依据,故此在司法实践中也显得尤为重要。二、两大法系民事诉讼证明标准的比较由于历史、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周口师范学院学报》2015年01期
周口师范学院学报

论民事诉讼证明标准的完善

证明标准,是指在诉讼中认定案件事实所要达到的证明程度。对于当事人而言,如果了解了证明标准,就不会对诉讼进行不恰当的估计,而贸然提起诉讼或者迟迟不敢起诉;对于法官而言,只有明确了证明标准,才能正确把握认定案件事实需要具备何种程度的证据[1]。基于上述考量,本文将研究重点置于分析我国民事诉讼证明标准适用现状及存在的问题,从而提出我国民事诉讼证明标准的完善建议,为我国民事诉讼证明标准的进一步发展和完善构设宏观取向。一、民事诉讼证明标准的概念、特征及其不足(一)民事诉讼证明标准的概念民事诉讼的证明标准为“或然性占优势或优势证据标准”。证明标准,是指法官在民事诉讼中认定案件事实所要达到的证明程度,或负担证明责任的人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所要达到的程度。当一方当事人在举证效果上处于优势地位,相对的另一方当事人的举证效果处于劣势地位,显然,这种明显悬殊的力量对比所形成的证明标准模式就是优势证据证明标准[2]。莫菲认为:“在民事案件中,事实审理者认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现代商贸工业》2015年11期
现代商贸工业

论我国民事诉讼证明妨碍制度完善

1问题的提出(1)对“拒不提供”的规定存在违背诉讼原理及缺失情形。根据相关原理,“拒不提供”只有在负有提出证据义务的当事人拒绝提供证据,造成证明对象不能被证明的时候,才能作相应推定,而不是第75条规定的情形。”另外,该条对要求提出证据的主体未作出设定。(2)未区分“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的不同情况。从审判实务发现,不同的证据材料或者证明方式对查明待证事实的影响明显不同。比如在目前科技水平条件下,亲子鉴定对于认定血缘关系的作用尚不可替代,而一笔争议钱款的流转则可能存在可替代性的证据材料,如银行转账凭证、借据、收据等。在民事诉讼中,在案件事实可以被其他证据证实的情况下,仍然应当认定其他证据所佐证的事实。但第75条对此没有作区分。(3)未明确界定“正当理由”。在何种程度上以及在何种范围内所出现的情事可作为免于构成证明妨碍的例外事由,则正是对国家干预有限性与适度性的准确表达。因此,有必要将“正当理由”进一步具体化。因此有必要对证明妨碍进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