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国民事证据开示制度之设想

民事诉讼中的证据开示,是指法院开庭审理之前,双方当事人在法院的监督指导下相互展示、提供各自所掌握的证据资料的制度。对当事人而言,证据开示同时包含了要求对方提供证据的权利和主动向对方出示证据的义务,因而是当事人在收集证据、提供证据方面权利义务的有机结合。$$证据开示的主体$$民事诉讼中的原、被告双方无疑应属证据开示的主体,第三人可否成为证据开示主体则值得探讨。笔者认为,无论有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都属于广义的当事人,因而也都会有一定的主张:或是对案件的诉讼标的独立主张权利,或是站在当事人一方支持其主张。既然如此,就需要收集相关证据进行证明,因而有权要求其他当事人提供相关证据,同时自己也应承担开示义务。可见,证据开示作为双方当事人互相提供、收集证据的诉讼活动,其主体是原、被告双方及第三人。$$法院作为审判机关,不应成为证据开示主体,但也应在证据开示程序中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在我国,当事人法律意识尚不均衡,法官应该告知其应有的诉讼权利,...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民事当事人证明权保障

证明权是指当事人所享有的为证明自己所主张的有争议的事实而收集、提出证据,在法定情形下请求法院调查收集证据,对证据证明力进行争辩,请求法院公正判断证据并公开判断过程和判断理由等一系列诉讼权利。在现代法治社会,证明权是当事人所享有的一项基本权利,并为诸多制度所保障。本文从证明权基础理论问题出发,运用辩证分析、比较研究、规范分析、实证分析以及价值判断等研究方法,从证明权的各个方面对证明权进行了深入论述,并且对比参照域外证明权保障的有关制度,分析我国目前证明权保障的不足之处,提出了有关证明权保障的若干建议。全文共分八章,其简要内容如下:第一章,证明权基础理论问题研究。认为证明权是诉权的有机组成部分,属于程序基本权。证明权的保障,是程序保障中最重要的部分,不仅是民事诉讼程序的基本原则,且具有宪法位阶。立法不得对当事人的证明权随意加以限制,对证明权的任何限制都需要有特别的理由。主张民事诉讼制度的主要目的应为保护合法的民事权益。这里的民事权益...  (本文共26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民事诉讼证据交换制度研究

民事证据交换制度源于英美法系的证据开示,是民事审前程序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证据交换制度的设置,来固定证据、整理争点和实现分流案件,是各国证据交换制度所共同追求的目标功能。我国通过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确立了我国的证据交换制度,但是制度本身还存在不少弊端。本文通过历史分析、价值分析和比较分析的方法,对我国现行证据交换制度进行审视,并提出了相关建议。本文除了引言和结论外共分四章。第一章对证据交换制度进行了总体介绍。首先对证据交换制度的概念进行了界定,并分析介绍了证据交换制度的特点。其后,运用历史分析的方法介绍了证据交换制度的起源和发展。通过与审前程序和诉讼机制的比较,发掘证据交换制度在证据固定、争点整理和案件分流方面的功能,体现了民事诉讼所所要求的公正、效率、参与的价值追求。第二章对域外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具有代表性的美国、英国、德国、日本和法国相关制度的运行进行了考查。从证据交换的范围、证据交换方式和违反的...  (本文共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湖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4期
湖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英美法系民事证据开示制度检视及其启示

引用格式:夏先华.英美法系民事证据开示制度检视及其启示[J].湖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24(4):118-124.民事诉讼是运用证据发现案件真实的过程,案件真实的发现应该依赖于诉讼双方在信息互通、证据清晰的前提下进行法庭质证与辩论,而非卖弄诉讼技巧,企图通过证据上的突袭等不正当手段,以获得有利的诉讼结果。美国著名大法官特雷勒(Traynor)也曾说过:“真实不可能在诉讼突袭中发现,而最可能发现于一方当事人合理了解另一方时。”[1]因而,在盛行对抗制文化的英美法系国家,为规避司法竞技模式所导致的举证突袭等弊病,其率先形成了证据开示制度。我国的诉讼模式与司法体制虽不同于英美法系国家,但在当事人程序主导角色不断强化的现实背景下,证据突袭问题同样严重,因而也形成了与证据开示制度类似的民事证据交换制度。本文以英美法系中民事证据开示制度为研究对象,在论述其基本法理、产生与发展、运作及现状的基础上,最终落脚于我国证据交换制度...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经济》2018年06期
法制与经济

论证据开示制度

在现代诉讼制度中,由于证据裁判主义的需要,对民刑事的事实认定必须依靠证据的真实情况。在此意义上,诉讼证明的证据实质上就是认定案件合法的唯一依据,如果要想做到证据的合理应用,又必须符合证据制度规则,不能盲目适用任何想当然的证据,使其可以回溯到案件本身。做到证据的合法应用,就需要证据开示制度得以实现,然而证据开示制度的建立,并非一日之功,在我国也仅建立了最基本的证据保全制度。证据开示制度很难在现实的司法实践中找到相应的适用。证据开示制度,就是一种审判前的程序和机制,让一方当事人及其代理人向另一方当事人要求获得与案件有关的事实情况和其他信息的情况,从而为审判做准备。近年来,随着民事、刑事诉讼证据制度的改革推进,证据开示制度已经日益受到我国法学界专家的广泛关注。本文主要针对我国证据开示现状,介绍英美国家证据开示制度的历史发展和改革动向,从而探索评价我的证据开示制度,并提出一些建议。一、证据开示制度的基本理论(一)证据开示制度的概述证据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8年31期
法制博览

论刑事诉讼中的证据开示制度

一、证据开示制度的概念和理论背景证据开示制度就是一种在审判前诉讼的控辩双方从对方获得与案件有关的证据和信息,以实现双方的平等武装。在平等武装的基础上双方积极进行攻击、防御,发现对方证据的漏洞,进而还事实的本来面目制度。随着司法理论的逐渐发展,无论是当事人主义还是职权主义追求目标都趋于一致,就是确保正当程序和实体真实统一。而证据开示制度是当事人主义由“竞技性司法理论”向公正程序下追求真实理论转变的关键制度。虽说证据开示制度是以当事人主义为背景的,但其本身还具有独立的价值和意义。一是实现程序正义,保障人权。公平不仅要实现,而且应该是公开的,必须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实现。证据开示使控辩双方获得了对方所掌握的证据,实现了控辩双方的武装平等,保障了辩护方和被告人的充分参与权,某种程度实现了程序正义和人权保障。二是保障了诉讼公正,提高了诉讼效率。证据开示就是对对方提供的证据进行充分的调查和认真的审查思考的过程,就是对那些貌似真实的证据进行提问...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发明与专利》2017年01期
中国发明与专利

专利侵权诉讼证据开示制度研究

证据开示(discovery)又称证据披露、发现程序,根据《元照英美法词典》的定义,其是民事诉讼中的一种审前程序,一方当事人可以通过该程序从对方当事人处获得与案件有关的事实与信息,以助于准备庭审。1证据开示制度起源于早期英国衡平法实践,至19世纪普通法和衡平法合并时开始形成,并于1938年美国《联邦民事诉讼规则》吸纳后得以发展。[1]其主要功能在于防止当事人在庭审中“证据突袭”,让法官在开庭审理前充分了解案情、明确争点,力争审前和解、减轻庭审负担。我国现行法中还没有证据开示的规定,但是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证据规定》)第三部分首次规定了证据交换制度。根据《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的相关条文,我国证据交换制度承载的功能与英美国家的证据开示制度有异曲同工之意。但是,证据开示制度是一套庞大的程序规则,我国目前的证据交换制度只触及其区区一角,无论在制度本身的设计上,还是在相关配套制度的构建上,都...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