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浦东新区法院适用《消法》予以部分支持

本报讯 日前,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对一起客运合同纠纷案适用《消法》条款,判决部分支持原告赵女士提出的精神赔偿请求。2001年2月12日,上海金球出租车有限公司的一辆出租车载赵女士行驶,未料,与一辆大货车不期而遇。撞车后,受伤的赵女士被急送入医院救治。经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法医鉴定中心伤残检验,赵女士部分牙根断落,牙槽骨缺损,伤情已构成十级伤残。为治病,赵女士用去了医疗费5800余元,并支付了800元的鉴定费。同年2月21日,市公安局浦东分局交巡警支队对该起事故出具了责任认定书,金球出租公司不负责任。$$ 去年12月,赵女士以乘坐金球出租公司的出租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消费者报道》2013年09期
消费者报道

司法不应再扯新《消法》后腿

这20年来的关于《消法》的司法实践证明,在具体的司法者者尤其是法院在司法案例具体适用中,我们的司法表现的并不那么尽如人意,甚至有些令人沮丧。对中国的消费者而言,新通过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修正案》大大加强了消费者权益保护的力度,然而“徒法不足以自行“,法律的实施更多依赖于司法机关的具体实践,也因此,新《消法》通过后,我们寄希望于具体的司法者能够有所作为。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20年前产生的那一天起就蕴含这样一种期待:通过为消费者这一弱势群体注入国家强制的保护力量,提供一种倾斜性保护以真正维护其合法权益,打破“生产者主权”的失衡局面,这是中国消法对弱势群体进行倾斜性保护的立法期待。此次《消法》修正案更强化了这一立场。不过,这20年来的司法实践证明,在具体的司法者尤其是法院在司法案例具体适用中,我们的司法表现得并不那么尽如人意,甚至有些令人沮丧。最高人民法院自《消法》颁布20年来没有出台过《消法》司法解释,根据笔者检索,2005年最高...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农村新技术》2018年05期
农村新技术

农资有问题 《消法》也能管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下称《消法》)保护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时的合法权益,一般的生产资料消费不在《消法》的调整范围之列。假如农民买到质量不合格的农业生产资料,《消法》是否保护农民权益呢?2017年年底,安徽省来安县张山乡长山村农民石某夫妇向来安县消保委(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反映,他们委托朋友李某从个体工商户张某那里购买了近8000元农膜用于蔬菜大棚,不到一年全部损坏。天气渐冷,眼看种植的20多亩莴笋因没有农膜将被冻死,他们多次与张某协商,希望对方赔偿损失,但每次都遭拒绝。经了解,张某承认石某通过李某在其店内购买农膜的事实,也知道农膜现已损坏。但他认为销售的是普通农膜,没有明确的使用期限规定,否认农膜质量有问题,拒绝赔偿,但愿意补偿1000元。石某对此不能接受,认为当初购买的是蔬菜大棚农膜,不是普通农膜,现在农膜损坏,责任完全在经营者,要求赔偿购买农膜的全部损失。消保委工作人员多次组织各方调解,反复宣讲...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营销界(农资与市场)》2018年16期
营销界(农资与市场)

《消法》照样管农资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下称《消法》)保护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时的合法权益,一般的生产资料消费不在《消法》的调整范围之列。假如农民买到质量不合格的农业生产资料,《消法》是否保护农民权益呢?2017年年底,来安县张山乡长山村农民石某夫妇向来安县消保委反映,他们委托朋友李某从个体工商户张某那里购买了近8000元农膜用于蔬菜大棚,不到一年全部损坏。天气渐冷,眼看种植的20多亩莴笋因没有农膜将被冻死,他们多次与张某协商,希望对方赔偿损失,但每次都遭拒绝。经了解,张某承认石某通过李某在其店内购买农膜的事实,也知道农膜现已损坏。但他认为销售的是普通农膜,没有明确的使用期限规定,否认农膜质量有问题,拒绝赔偿,但愿意补偿1000元。石某对此不能接受,认为当初购买的是蔬菜大棚农膜,不是普通农膜,现在农膜损坏,责任完全在经营者,要求赔偿购买农膜的全部损失。消保委工作人员多次组织各方调解,反复宣讲法律规定,促使双方达成协议,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庭内外》2017年04期
法庭内外

如何理解和适用《消法》第二条“生活消费需要”

典型案例王某在某超市购买木筷5 0包,每包40元。未来几日内,王某接连购买上述木筷1000余包。上述木筷每包内含木筷10双,标注保质期为2年。王某主张该木筷标注的材质属于红木,但经鉴定材质与标注不符,认为超市存在虚假宣传,构成欺诈,要求超市退货退款并支付货款3倍的赔偿。超市主张王某并非为“生活消费目的”购买商品,该案不适用《消法》。王某称其购买木筷的原因系收藏和送人。观点区消费者有关“生活消费需要”的举证责任以及以索赔为目的购买商品是否受《消法》保护?维权主体的“职业化”突出表现为,原告集中于某一群体、某些自然人,分工明确、专注不同领域,主要关注显而易见的标签瑕疵、宣传用语,有时对产品专业知识的掌握更胜商家,索赔出现规模化、专业化态势,被告集中于大型网站经营者、商场、超市或者知名品牌生产商。上述维权主体常针对某一瑕疵产品提起群体性诉讼,呈现出类案多发的显著特征。一种观点认为,消法系保护以生活消费为目的的消费者,如果为生产经营或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庭内外》2017年04期
法庭内外

如何认定《消法》中经营者“欺诈行为”及法律责任

典型案例2016年3月,胡某在某商场购买了女式衬衫,吊牌标明面料为90%桑蚕丝、10%氨纶,单价3760元。两周后,胡某将衬衫送至测试中心检测,检测结果为面料100%桑蚕丝,胡某支出鉴定费2000元。胡某认为商场销售的衬衫标注成分与实际不符,属于欺诈消费者的行为,依据新《消法》第55条的规定,要求商场退款、赔偿鉴定费损失、支付商品价款3倍的惩罚性赔偿金。商场同意退货退款,但不同意进行惩罚性赔偿,并抗辩称:1.1 0 0%桑蚕丝的面料价值明显高于含有10%氨纶的面料,此种误标不会使商场获利,商场主观上并不存在恶意;2.商品并无质量问题,损害赔偿应以损失为前提,胡某未因商场的误标行为产生损失,不应获得惩罚性赔偿;3.如认定商场应进行惩罚性赔偿,不同意支付鉴定费,因为惩罚性赔偿的数额已经足以弥补胡某的鉴定费损失。胡某称其并非想购买含有100%桑蚕丝的衣服,而是想购买含有部分氨纶成分的服装,主要是考虑到服装不易抽丝、褶皱的问题。观点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